这几日,意芙往秋阑宫去得愈发勤了。兴许以往只是隔三差五去与书音、月娥作伴,而现在倒几乎日日都去“点卯”。
    碧云纳闷:“主子不是不喜淑妃么?更何况她司马昭之心,宫内谁人不知?明摆着她就是要对主子您不利!”
    确实如此。趋利避害,明哲保身,才是理所应当。她这样反而是自投罗网,给她以可乘之机……
    素蕊道:“主子是想正面迎敌,看看她到底要玩什么花样,对吧?故意给那淑妃卖些破绽,这叫引蛇出洞!”
    意芙笑起来,道:“你倒b我有主意。”
    素蕊也腼腆一笑:“奴婢再如何,自然都b不上主子您有主意。不过说起来,奴婢这儿倒还有一事正经要主子您拿主意呢!”
    “怎么,你们姐妹俩有何难处?”
    素蕊讶然眨眨眼,似是在惊讶意芙竟然会这么觉得,道:“奴婢与妹妹在宫中有主子照拂,自然无碍。甭提难处,那些个势利眼还得上赶着来巴结我们呢!”
    瞧给她神气的!
    “那是何事?”
    素蕊道:“是荣安侯府托人递来的消息,说是大小姐终于说上了人家,若诸事顺利,四月初十即可出嫁,只是……”
    意芙皱眉:“只是什么?”
    素蕊无奈道:“荣安侯道,大小姐姓林,并非他冯家人。如今他们好心收留夫人与大小姐、二少爷,早已是仁至义尽。作者微博@客至kz如今大小姐出嫁,万万没有他们给嫁妆的道理。况且,他们说林家也并非无人,有主子您在宫中,这五万嫁妆说什么肯定也只能是您来出。”
    原来是来跟她要银子。
    意芙挑眉,倒并未生气恼怒,只问道:“可知道说的是什么人家?”
    “据说是江淮一位有名的富商,姓彭,是荣安侯夫人托人给找的亲事。那彭老爷快五十了,身染……霉疮已久,卧病在床下不得地,一应事宜都是彭家长子入京c办的。”
    长子?
    “是去做填房?”
    素蕊点头,道:“虽未曾明说,旁人都知道是作冲喜用的。”说着她也忍不住叹气。
    霉疮,也称花柳病。
    曾经林家最尊贵的嫡小姐,作者微博@客至kz预备着进宫为妃成为人上人的,如今竟沦落到给一个得了脏病、半截入土的老头子做填房。
    而当时低微卑贱的庶女反而成了宠冠后宫的第一宠妃,在今上心目中地位超然,旁人无出其右者。
    世事难料,令人唏嘘。
    “这大小姐虽然不是他林家人,到底也是他们的外孙女罢?既是侯夫人给说的亲,怎么就随便给说了个冲喜用的填房?”碧云疑惑发问。
    素蕊还未答什么,一直以来寡言少语、只门头做事的素枝忽然出声道:“大小姐在侯府,淫乱侯府上下,侯夫人屡制不止,早已怀恨多时。想来也是顾不得那么多,只想赶紧把人送走了事呢!再说,大小姐那个样子,寻常人家也不肯要啊!”
    意芙不禁多看了她两眼。素枝以为自己多嘴惹主子生气了,慌忙跪地告罪。
    意芙安慰地笑道:“无妨,你说的是实情,何错之有?”
    素枝观察了这么久,早知这主子心x不同常人,待下人都是极宽厚的,故方才才敢大胆出声。现下果然未受罚,她觉得自己终是脱离苦海,跟了个好主子,心里高兴。
    “谢主子宽宥!”她脆声道。
    意芙颔首,对素蕊道:“罢了,既然他们要五万银子,就给罢。不够的用首饰凑,好歹林家也算生养了我,我能入宫也多亏林家安排。作者微博@客至kz现在这点忙,我帮一把也是应当。”
    素蕊道:“是,那奴婢这就去办。”
    素蕊前脚出了门,吉英后脚就进来,禀道:“娘娘,淑妃娘娘邀您至毓秀宫小聚。”
    意芙道:“只有我?永清郡主与欣妃娘娘可去?”
    吉英面露难色:“奴婢不知。”
    “知道了,你去罢。”
    吉英却道:“只是皇上也召您去央华宫同进午膳……”
    意芙闻言一愣,继而道:“那你去回毓秀宫,我午后才得空过去,若淑妃娘娘等得,我便那时再去叨扰。”
    “是。”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