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意芙拉着皇帝自秋阑宫快步而出,而后立刻甩开手要回自己宫里,被皇帝拦腰抱起,欺负她身娇体软,毫无反抗之力,一路把她抱回勤政殿。
    “不行,不行!你快放我下来!这成何体统?会落人话柄的!”
    她在他怀里急得快哭了。
    这可是勤政殿,在殿内如何都好,只是在外头众目睽睽之下,让皇帝抱着她进去,便是亵渎朝堂政事,无视理政臣工,“红颜祸水”的罪名就要坐实了。
    “我不生气了还不行么?方才就是逗你玩儿来着,(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你快放我下来!”她小声急道,捶着他的穴口。
    “不行,放你自个儿走进去,万一把你累着了,你又怪我怎么办?新仇旧醋一起算账,我可吃不消。”
    这会儿反倒是他来装起傻来。意芙扶额。
    被b无奈之下,她只好凑近他耳畔,小声说了句什么,皇帝如遭雷击,生生顿住。
    “当真?!”他紧盯着她。
    她双手搂着他的脖颈,咬唇,强忍羞意道:“自然当真。”(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心火噌地烧起来,他立刻依言放下她,在她耳边低语:“那我先进去准备好等你。”捏捏她的小手,而后率先大步走进去。
    ……
    水汽氤氲的琉璎池畔,皇帝只披一件外袍,里头光裸着,大喇喇坐在池畔软榻上,敞着腿,任腿间一柱擎天,(作者微博@客至kz)高高支起。
    意芙也只穿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裙。纱裙包裹着娇躯,却曲线毕露,丰r翘t在一层朦胧遮掩下更显诱人。
    她跪在他身前,一双洁嫩柔荑握住那粗硕一根紫黑肉棒,不甚熟练地套弄着,来回抚过棒身表面凸起的经脉。
    “呃……”那双小手太过轻柔缠绵,虽然动作微微涩然,却已然让他心火燎原。
    意芙是看过不少房中术书籍与图册的,sh0uy1ng、吮艳之技自然早有研习过。在林府时,曼姬曾用玉势训练她吮艳术。那玉势形状b真,中空,两颗玉卵中蓄满水或米浆,她每次练习须将水或米浆吸吮干净才行。(作者微博@客至kz)
    今次是她首次将所学付诸实践,有些紧张。她学的时候并不用心,远不像林玥儿那样积极主动。因为那时觉得这是极淫荡下流之事,若非林国焘威b,她是绝对唾弃此等y技的。
    可是现在,她心甘情愿,享受与他的性事,甚至庆幸她有所准备,知道如何让他快乐。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端详他的这根东西,粗大且y,可怖地上翘着,底部黑森林郁郁葱葱,狰狞吓人。
    “好大……”
    难以置信,她那里竟能一次吞下这么大根东西,而且次次被这东西操得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这自然是男人最喜欢从爱侣口中听到的称赞。他以前于情事冷淡,无动于衷,(作者微博@客至kz)现在却得意又满足,庆幸自己这根东西生得好,所以才能与她鱼水和谐。
    “乖,先亲亲它。”
    他抚摸她的发顶,哄道。见她青涩,脸颊熏红,他忍不住出言引导,尽管主动提出为他口交的人是她。
    她看着他努力克制的俊颜,忽地嫣然一笑,他毫无防备,霎时被夺走了呼吸,而后只觉整个龟头被湿热口腔暖暖包裹住,舒爽直升天灵盖!
    “嘶,啊!”他仰头大叫一声。
    他太大,她竭力张嘴,小心收好牙齿,却只能包含四分之一。于是她上下亲吻、舔舐,口津混着前液将肉棒沾湿,亮晶晶泛着水光。双手不停歇,来回撸动剩余棒身,并抚摸底下两颗巨大精卵,粗阴毛发有些扎手。
    咸的,还有淡淡的腥膻味,可是很干净,他特意在琉璎池中细致清洗过。更何况是他,她不可能讨厌,甚至还会痴迷,舔弄得啧啧有声,下面跟着痒起来。她不自觉并起腿,扭着身子夹磨腿心。
    (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她的头开始起起伏伏,舌头不断舔过马眼与铃口。那双小手不仅抚摸阳根、精卵,还总是摸他两gu内侧。
    简直要命!
    他从未体验过这等致命的刺激与快感,爽得浑身发抖。低头的瞬间对上她如丝媚眼,脑海中陷入一片空白,s意来得又快又猛,根本来不及遏制!
    他面部微扭曲,低吼着,失控之下,只来得及拔出肉棒,白精却无法避免地射了她满脸。
    ——
    昱哥哥秒射了,咋办(摊手)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