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勤政殿回到毓秀宫,淑妃神色淡淡,不辨悲喜,身边的宫侍们猜不透主子心思,都不敢说话。(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从小伺候淑妃的婢女胭脂胆子大些,也更了解淑妃,恭谨端了一盏茉莉香片与她,一边试探问道:“主子方才在勤政殿中一切可顺利?”
    淑妃优雅揭开茶盏,(作者微博@客至kz)慢条斯理喝了一口,才道:“谈不上顺利。”
    胭脂讶然,她家主子的人品才g,她是最清楚不过的。淑妃还在闺中时,在京中名媛之间便是一等一的出色。
    出身高贵,才高八斗,且人情世故八面玲珑,自小便得家族精心栽培,寄予厚望的。即使是从前英国公府与梅府的小姐在,她也丝毫不输。求亲之人不知凡几,简直踏破了廖国公府的门槛。(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但胭脂知道,她家主子是奔着后位去的。寻常富贵人家她家主子看不上,家族长辈更看不上。
    可惜,三年前选秀时,淑妃还未及笄。越明年,宫中剧变。之后,今上一改往日奢靡昏庸作风,励精图治,无心选妃,(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身边只留一个宸修容日夜相随,独承雨露。专宠之盛,令人心惊。
    眼见着她家主子再无机会,恐怕只能死心,廖国公使尽浑身解数,竟硬生生还是把人送进宫来。
    她家主子心高气傲,自然不会甘心“守活寡”。能忍下初夜之辱已是极其不易,现在费心去勤政殿巴结讨好,竟也不顺?(作者微博@客至kz)
    胭脂心中忐忑,小心打量淑妃的神色,恐怕她已在极怒边缘,濒临爆发。
    淑妃却出乎意料的平静。脸色算不上多好,但很是冷静理智。
    皇上有多爱护这个宸修容,她今儿才算是见识了。
    宸修容明明也在里面,皇上却不让她出来与她见礼。这其实大大有违尊卑之礼,更不合宫规。
    当你与对手的差距大得太离谱时,你反倒不会那么容易愤怒与心有不甘了。虽然这是她记事以来,首次惨败至如斯地步。
    奇怪,她并未觉得怒不可遏,也许是因为这与初夜那日的奇耻大辱相b,已相当易于忍耐了……但这可并不意味着她会永远忍耐!(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她何玫瑾可是天之骄女,堂堂廖国公府的嫡小姐,怎么可能容忍一个b她卑贱万倍的罪臣之女永远骑在她头上?
    她眯起眼,努力回忆着与这位宸修容极其有限的相处经历,思考着她到底有何过人之处,竟能将帝王之心牢牢攥在手中,不费吹灰之力便叫旁人觊觎不得,连抢的机会都没有!
    眼下看来,她与她的差距,可不止因为晚了三年入宫而已。
    “永清郡主可是下个月廿五出嫁?”
    淑妃忽然开口,胭脂忙答:“回娘娘,正是。(作者微博@客至kz)皇上特地下旨,恩准永清郡主从宫中出嫁,这些日子秋阑宫上下都在欢欢喜喜忙着备嫁妆呢!”
    淑妃嘴角一g,“听闻永清郡主一向与欣妃曹氏、宸修容林氏最亲密要好,这些日子,此二人也常去秋阑宫帮忙罢?”
    “是,娘娘的意思是……?”
    “备好贺礼,明日咱们也去。这个热闹可不能不凑!”
    “是,奴婢即刻就去准备!”
    ……
    皇帝被胡凌“拽着后腿”,在勤政殿听他故意拖得冗长的报告,错过了哄人的最佳时机。等他跑到重华宫,才得知意芙已去了秋阑宫,和宁书音、曹月娥待在一块儿。
    他又赶到秋阑宫,找到人的时候,意芙正和书音一起教月娥女红。
    曹月娥从小就和寻常闺秀不同,只好舞枪弄棒,今日不知脑中哪根弦儿动了,竟起了心思学绣工!(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照往日,皇帝定会逗她问是不是给胡凌绣的;今时则不同,他自己得意忘形惹出的“祸端”还未解决,什么旁的心思都没了。
    三人见他进来,齐齐起身行礼。
    他笑着说平身,视线却只往那抹鹅h色的身影上飘。(作者微博@客至kz)
    “皇上今日怎么会有空过来?可是也要来帮宁姐姐准备嫁妆?”月娥俏皮道,说着嗤嗤笑起来。
    书音与意芙也忍俊不禁。书音嗔道:“月娥这妮子愈发猖狂了,竟连皇上也敢打趣起来。”
    月娥道:“这又有何不敢?若惹皇上恼了,我只管往意芙妹妹身后一躲,便可保无虞!这么好用的法子,姐姐b我聪慧,肯定也知道!”
    书音无奈笑着摇头,拿她没办法。
    皇帝对她二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心只想把他的心肝儿哄回去。但她垂着眼帘,瞧也不瞧他;这里还杵着两个外人,他一时难以启齿。
    于是只好……
    “咳,那个,宸修容,你随朕过来一下,朕有要事与你商量。”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