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通明的重华宫寝殿,西窗边的炕上,被剥了个精光的娇美人双手被自己的肚兜绑住,高举于头顶,跪趴在炕上,jiaot被迫翘起,纤细的腰肢弯出不可思议的弧度。
    皇帝两手分抓住两边颤抖的硕r,下身紫黑巨物经络暴涨,凶狠蛮横地在汁水横流的小穴里横冲直撞。(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娇美人被入得身软骨散,y声连连,气息断断续续,失神失言。
    他上身与她后背相贴,操得她往前一耸一耸,贴在她耳边,喘息道:“娇娇一点即通,长进得快,不过几日也会恃宠而骄,我很喜欢。”
    她呜咽着,任他咬自己肉粉可爱的耳垂,(作者微博:@客至kz)下身凶悍动作不停,一边道:“不过骗人终是不对……娇娇说,你该赏还是该罚?”
    她眼角泌出泪,被入得说不出话,只一声声娇吟。
    他偏还要b她回答:“娇娇快说,该赏还是该罚?”
    他骤然减小力道,故意缓慢轻浅地抽插,穴口娇娇腻腻裹缠着棒身,(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仿佛一张贪吃的小嘴含咬着硕大的龟头,通红媚肉随着他一抽一插外翻,又内陷。
    快感骤减,龟头搔弄着敏感穴口。烧心的情欲折磨着她,双手被缚住,不得活动,她嘤咛着撅t往后迎合粗大肉棒,馋猫似的无声求他入得更深更重,这一点点远远无法满足她。
    他恶劣地往后抽,偏不如她的意。
    “嗯……修然,求你……”
    “要赏还是要罚?”他再问。
    她轻泣,不知他这赏与罚有何区别,反正究竟都是入她。他今日被她惹火,现下亢奋不已。从前哪次不是尽力满足她,生怕操得不够重不够深,巴不得两颗精袋都c进去。现在这般绑住她双手,故意磨她已是前所未有之事。(作者微博:@客至kz)
    这不已经是在罚了么?
    她快被b疯,不管不顾喊道:“都要!修然给的,芙儿都想要!修然快入进来罢,芙儿求你……”
    此刻什么礼义廉耻、妇容妇德都顾不得了,她一心只求与他交欢。(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皇帝最受不了她主动,原还想磨她一磨,现在根本忍不住,抱紧娇躯倏地跪立起来,巨龙迅猛狠厉地撞进去。
    “啊!”她引颈尖叫。
    他健t收缩着,疯狂顶撞,额头青筋暴起,咬牙道:“我的宝贝,怎么舍得罚?娇娇有此长进,自然该重赏……嗯……赏你什么呢?”
    她说不出话,任他说什么是什么。(作者微博:@客至kz)
    他瞥见她腕间娇嫩肌肤竟已被布料微微磨红,立刻解开束缚,迅速将她转过来,面对面相拥,将她扑倒压在炕上,巨龙再次入洞。
    他紧盯她迷离双眼,道:“赏你今夜含着龙根一整夜,s给你的龙精一滴也不许露出来,好不好?”
    他啄吻她的红唇,再问:“喜不喜欢?”
    “唔……喜欢……”
    “真乖!”
    ……
    射过两回,两人躺在炕上稍歇。她枕着他的手臂,昏昏欲睡,穴里依旧插着他半软的龙根。
    他缠绵吻着她鬓角,似不经意地问她:“我送了你这么多,你就没些回礼?”
    她娇慵无力,迷蒙问:“什么?”(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见她一脸迷糊,他不甘狠亲一口,提高声音道:“回礼!”
    刚刚经历一场筋疲力尽的欢爱,她脑子迟钝,还在困惑着他送了自己什么,又想着她能送什么回礼。
    他忍不住出言提醒道:“你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嘛……”
    她眨眨眼,方才恍然。见他双眼亮晶晶看着自己,眼里写满期待,忍俊不禁,又想逗他了,故意道:“你明儿走的时候带走不就是了。”
    这次他自然不会轻易让她得逞,他眯眼,手摸到她腰间和咯吱窝,闹得她在他怀里笑得乱扭,喘着气连连求饶。
    两人性器尚且相连,(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这般一闹,她扭得穴内半软的龙根又抬起头,她自己也心痒起来。
    他一翻身压住她,她亦自发抬起双腿g住他腰身,伸出小舌,与他的舌头互相g舔。
    “何时做的?我瞧着绣工繁复,极费工夫,怕是绣了很久罢?”
    她双眼湿漉漉的,(作者微博:@客至kz)盈盈望着他,“我原以为,再没机会送给你穿了……怕你厌恶我,所以也不愿穿我做的衣裳。”
    他挺动腰身,温柔顶弄,两人俱是舒适喘息,互相迎合得趣。
    “傻娇娇,我怎么可能厌恶你?你做的衣裳,我又怎可能不穿?”
    他低喃:“敢有这等大逆不道的心思,该罚!”
    她瞪大双眼,听他恶狠狠道:“……便罚你在我身边,给我做一辈子的衣裳!”
    她望着他深情款款的双眼,笑了,心甘情愿地点头。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