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散雨歇,意芙昏昏欲睡。
    皇帝抱她至侧间东窗边的炕上。她在他怀中,被他用毛毯子裹住,在他温言低语与啄吻中,昏睡过去。
    皇帝却精神头极好。
    静默的死水愿意为他掀起波澜,清澈荡漾。这般剔透的人儿终于愿意敞开心扉,开始全身心依赖他。
    他吻了又吻,永无满足似的。(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望着她的姣好睡颜,突然想起什么,轻轻将熟睡的她挪出怀中,起身。
    待意芙睡了不知多久,迷迷糊糊肉着眼醒来,见他穿着月白寝衣,只是上身衣裳敞开,露出精壮胸膛,正坐在炕桌的另一边,趴在桌上执笔写着什么。
    她好奇,拥着毛毯坐起身,发现他竟是在作画,画上那个正闭目酣睡的美人不正是自己吗?
    “咦?”她还是第一次见他作画。
    皇帝微笑道:“醒了,正好,我已画成。”
    意芙赧然道:“我睡了很久么?你都作完了一幅画……还画的是……”
    还画的是这般细致精美的工笔人物画。
    画中人青丝在脑后铺开,黛眉如烟,睫毛浓密纤长,鼻尖挺翘小巧,安然闭目,朱唇玉面惹人怜。颈项纤白如蝤蛴,肩胛单薄,裹着一条深褐毛毯,神态娇慵舒柔。(作者微博:@客至kz)
    观者可轻易猜出,那毛毯中的娇躯必然未着寸缕,这般私密香艳,方才必是经历了一场情事。
    她原想责怪他怎能画她这般情态,轻浮不端,甚是欠妥,若是叫旁人看见成什么样?
    可再仔细一看,这画中之意隐隐透着温柔爱怜,观之可感作画者之缠绵情意。必是深爱之人才会画得这般细致柔情。
    “芙儿睡颜太美,我情不自禁便想记录下来。”
    他眼神灼灼,令她不禁脸红,嘟嘴嗔他:“好色之徒!”(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他欣然接受指控,起身换坐到她身边,点头道:“确实如此,只是,这得都怪你。”
    她不满地戳一戳他胸前,道:“堂堂大兴朝皇帝陛下,还是明君呢!敢做不敢当!你自己好色,与我一小女子何g?说得像是我勾引你似的。”
    他大言不惭:“你是未曾蓄意勾引我。可圣人曰:‘食色,x也。’我乃一正值壮年的血x男儿,有你美色当前,(作者微博:@客至kz)把持不住也是人l常理。况且……”
    他压低声音,暧昧轻佻道:“你我鱼水和谐,可是多少夫妻求也求不来的,旁人还要羡慕我们呢!”
    她憋不住笑出来,(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打他道:“你就没个正形!哪日你也在朝臣们面前这般原形毕露,我便瞧着你的笑话儿!”
    他不躲,任她打,嘴里浮夸地一个劲儿“哎哟、哎哟”地喊疼,一边嚷道:“芙儿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手里偷偷使坏,伸手轻挠她腰际,她最是抵不住痒,瞬间便落了下风,在他怀里扭着身子,娇笑着迭声讨饶。
    (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两人笑闹了一阵,她又折腾出一身香汗微微。在他怀里歇息片刻,两人同赏那幅画。
    他将下巴放在她肩上,贴着粉颊,问:“喜不喜欢?”
    她羞涩一笑,道:“喜欢。可是,我哪有你画得这么美?”
    “芙儿总是这般自谦。任是何种妙手丹青,亦画不出芙儿美貌的十之一二。”
    “花言巧语!”她笑他。他急表真心,道:“肺腑之言,不曾诓你!”
    她并不计较,道:“我还不知,你画工竟这般精妙,必是师承大家罢?唔……章浔子?”
    章浔子乃本朝工笔第一大家,花鸟人物无一不精,一支画笔仿佛马良再世,出神入化,令人叹为观止。章浔子至今健在,算起来应是古稀老人了,早已隐居山林,不问世事。
    皇帝摇头,道:“章老是母后的老师,我的画工是母后教的。”
    意芙微讶,俄而又恍然。听闻冯太后才貌兼备,待字闺中时便才名远扬,琴棋书画无一不通,不然也不会为家族选中,入宫接替孝惠皇后,延续家族荣耀。
    有她这样一位娘亲,皇帝才会在险恶皇宫中长得这么好。
    “不如芙儿来为此画题诗一首?”(作者微博:@客至kz)
    题诗?
    她躲着不肯执笔。要她题何诗?难道要夸这画中美人容颜绝色么?她还未厚颜至如此地步罢!
    “你自己写,何苦赖上我?”
    他偏要赖她,“芙儿于诗词上的造诣,我多有领教。好芙儿,今日便赏我一首罢!”
    这人就是这般恶劣,故意戏耍于她,她才不要让他得逞。(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两人便这般你来我往,腻腻歪歪,你侬我侬,尽享闺房狎昵之乐,真正是亲密无间,再无隔阂。
    至此,宫中众人方知,林修仪还是皇上无可取代的“心头好”,地位从不曾被撼动过。前些日子,只是两人闹了个小别扭罢了,别不识相去犯贱招惹!
    瞅瞅除夕宫宴那夜,那几个因几句口舌之快便直接被降级禁足的;还有去年那个不知死活大张旗鼓下毒的唐氏,与在背后递刀子的梅氏,皇上可是亲自下令凌迟处死啊!
    想想便不寒而栗,林氏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众人终于明白了形势,然而不久便到了正月初十这天。
    正月初十,正是淑妃何氏入宫的日子。
    何氏入宫前一天,皇上下旨,晋林修仪为修容,赐封号“宸”。
    ps:χyμzんαíωμ.cしμЬ(xyuzhaiwu.club)
    题诗那里我找不到合用的诗,害!还是读书少了!
    我本来想要不整首原创,但是高了半天,为了押韵快把我整疯了,淦!
    算了,不折腾了,就酱8~
    还有一更,短小的辣种,嘿嘿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