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重华宫往央华宫御书房的路上,皇帝将意芙搂在怀中,让她坐在他腿上,胯下y邦邦一根一路抵着jiaot。
    她湿漉漉的双眸嗔怪地望着他,看得皇帝下腹始终紧绷,宽袖掩盖之下,他蠢蠢欲动地揉捏着她的腰与t,简直想在软轿上就把她办了。
    待软轿停在央华宫前,皇帝率先下轿,回身将一路被肉得腰颤腿软的美人抱起,直奔御书房。
    宫侍们都低着头不敢乱看,可意芙还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扯了扯他胸前衣料,小声道:“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你走得太慢了。”他毫不犹豫地说。
    意芙满面通红,偷偷捶他一下,力道刚刚好,小猫挠似的,让他愈发心痒。
    快步进得房中,王集与同福紧跟其后,关上房门。(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皇帝将她放在龙椅上,先弄了一回。
    皇帝怕闪到她的腰,取来引枕垫于她腰下,而后放肆操弄起来。剧烈颠簸中,美人衣衫凌乱,满面潮红,喘息不止,发髻松散。
    皇帝顺势将她衣裙除尽,只觉这个姿势极妙,爽得大叹。
    弄过一回,解了那阵馋,终于能缓下来,玩些花样。
    屋内地龙烧得旺,暖烘烘的。
    皇帝大喇喇光着颀长精壮的健躯在书房内走来走去,在一方书格中找出了那本春宫,走回来抱起烂泥一般瘫软的小美人狠亲一口,说:“就这个,胡凌说还是孤本,我看着画工确实不错,还附有诗词呢!你瞧瞧?”说着翻开。
    意芙这会儿没力气瞧,(作者微博:客至kz)抱着他腰身,闭眼靠在他胸前说:“我好渴。”
    皇帝忙用自己的外衫掩住赤裸娇躯,再扬声让王集送茶来。
    王集早在外头候着了,一听声儿就赶紧让人端热茶来,亲自送进去,并迅速退出来,生怕扰了
    皇帝端起热茶,先抿一口试了试温,才喂给她。
    待她解了口渴,缓了劲儿,皇帝拿着春宫册翻给她看,意芙咬唇别开脸。
    她从前在林府,此类图册自然看过不少,只是与爱人同阅艳图,她终是羞赧。
    皇帝对她这害羞的娇颜爱不释手,搂在怀中亲亲摸摸,低声提议:“娇娇既害羞,那我用笔写,娇娇来猜,如何?”
    意芙还疑惑:如何写,如何猜?
    皇帝但笑不语,哄她躺到御案上。意芙困惑不已,又隐隐猜测必是他又想出的什么淫荡花样儿,咬唇强忍羞意而顺从。(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她躺到御案上,黑沉桌面衬得她更加肤白胜雪,三千青丝如瀑散开,水眸盈盈,红唇皓齿,双乳高耸挺翘,纤腰不盈一握,平坦小腹触之腻手。
    笔直细长的双腿乖乖打开,腿心光滑白皙的肉缝,羞掩其中的玉门色泽粉嫩,还在在滴滴答答地淌着水,正是她泌出的蜜露,混着他刚刚射进去的东西。
    皇帝自笔架上取下一支软毫,意芙眼睁睁看着他将柔软笔尖送至她下体,而后在玉户搔弄打转……
    “啊……不要!”
    那可是他每日批阅奏折所用的笔啊!
    她双颊爆红,羞耻得脸快滴出血来。伸手去阻止,被他执住,轻吻,舔一舔手心,嗓音魅惑:“乖,别动。”
    勾人的桃花眼看着她,眼尾淡淡泛起情欲的红。
    他的容颜平时看起来清俊英朗;床笫间,则总是透着一股妖冶魅惑,像是在g她堕落的暗夜之妖,再无平日里面对朝臣与后妃的清朗威严。
    “我来写,娇娇不许看,而后告诉我方才写的是什么。”他缓缓道。
    “猜对了,我便给娇娇奖励;猜错了……”他g唇一笑,风情尽现,不怀好意,“便有惩罚。”
    ps:χyμzんαíωμ.cしμЬ(xyuzhaiwu.club)
    今天也是副本地图开启失败的一天呢~
    另:高利贷我拿命还t﹏t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