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香靡靡的重华宫寝殿内,赤裸的爱侣交缠在一起。
    女人腰肢挺立,背靠男人精壮胸膛。男人一只小臂揽住女人纤细腰肢,骨节分明的长指往下,肉弄着艳蒂;另一手抓捏高耸白r,指间夹住乳尖,来回拉扯。
    劲腰窄臀大力耸动,紫黑龙根将娇嫩玉门撑大,插得汁水四溅,打湿了根部茂密阴毛。
    “呃呃……啊……修然你慢些……”
    意芙被顶得娇躯颤颤,呜咽呻吟,(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胸前r波荡漾,头顶发髻歪斜松散。下体酥麻饱胀,蚀骨麻痒因那根粗壮物什急速抽插而得到缓解,媚x饥渴爱恋地吞咬着那巨物,美眸因直冲头顶的快意而翕合。
    “啪啪啪啪……”
    皇帝正入得爽快,不知疲倦一般,气息粗噶,操得又快又猛。
    她下身被弄得淫液泛滥,浸湿了两人身下大片床铺,还有淫液自相交之处源源不断涌出,往下流。两人下体均是淋漓一片,像被人泼了一桶水似的。
    他肆意抽插了会儿,咬牙忍过那阵s意,拔出阳物,将玉人转过来,搂紧的同时含住香唇,g缠丁香小舌,贪婪吞吃她口中津液。
    “唔!”她唇舌被他深深含住,粗长阳根恶狠狠再次撞入娇x时,她心跳陡然一空,只能可怜兮兮呜咽一声。
    她骑乘在他两腿上,上身与他紧贴,白嫩jur挤压着他结实的胸膛。他缓而重地上顶,次次深入,甚至撞开宫口。
    她小脸被窒闷的气息憋得通红,他大发慈悲暂时放开她,却留恋着与她鼻尖相触,看她被顶得大口喘息,媚呼不已。(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他一下一下舔舐红肿娇唇,低哑问:“娇娇舒服么?喜不喜欢?”
    她被那快感b得水蛇一般妩媚扭动娇躯,jur上下来回磨蹭,两颗r果几次与他的相蹭。
    “呃啊!舒服……喜欢……啊!”
    他渐渐减缓速度,浅缓抽插着,拉下她扶在他肩头的一只手,去摸二人交合e之处。
    她低下头,颠簸中,雪白纤手在他的引领下抚过他肌肉块垒分明的腹部,来到壮硕有力、毛发旺盛的男根处,那根大棒子正在她体内有力冲撞。
    皇帝引她去摸那两颗沉甸甸的大卵蛋,(作者微博:客至kz)其上沾染着他二人滑腻腻的体液。
    “来,摸这儿。”
    她微有羞意,更多却是好奇。她还从未触碰过他那儿,他以前也未强迫过她。
    柔软小手轻轻包住两颗,温柔青涩地抚弄,皇帝蓦地一颤,“啊”地一声呻吟脱口而出。
    她见他喜欢,小手颤巍巍在那处流连,眼睁睁看着那根棒子凶悍无比的进进出出,快感加倍强烈。
    皇帝简直要被她这般纯欲模样b疯,将她扑倒在床上,掌住腰臀,没命似的疯狂顶撞。
    她仰头尖叫,荡漾双乳被他饿狼一般大口含吃,大力吮吸乳尖,直吃得n白双乳微红,泛着水光。
    “啊!修然!”
    她喜欢被他啃咬舔舐酥胸,这本就是令她更敏感快活之所在,挺立腰身更往前送,邀他享用。
    “娇娇要什么?”
    (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他明知故问,叼弄着y立的乳尖,大舌暧昧挑逗的舔,令她愈发硬u火焚身,扭着身子哼唧道:“你吃吃呀!”
    她捧起一边r送至他嘴边,娇媚道:“这里,呃……修然,我欢喜你吃这里……”
    他爱极她的媚态。
    从前她总有顾忌,心里过不了那道坎,床笫间总是束手束脚,羞涩收敛,唯有失控之时才会媚态毕露。
    如今,他精心娇养的花儿终于愿意为他绽放。b他无数次想象过的还要美,还要好,美得令他心旷神怡,令他神魂颠倒,无法自拔。
    他从善如流地接住,香软肉肉满满塞了一嘴,含糊问:“娇娇幼时吃了什么,这对宝贝生得又大又软,香糯可口……嗯……真想随时随地都抓着,含着。娇娇以后在宫里都不穿衣服了,可好?”
    她被他说得羞答答别开眼,他追上去缠绵亲吻她眉眼,赖着要她答应。
    “娇娇不穿衣物,我便可日日夜夜都插在你里面,随时随地能吃到这对香r,咱们永不分离,可好?”
    她双颊粉红,美眸水光潋滟,(作者微博:客至kz)又羞又喜,蚊蚋一般道:“修然喜欢,自然……是好的……”
    粉面桃花的小女儿娇态,纯真而淫荡,真挚而魅惑,天底下没有男人会抵得住她这般情态,更何况是对她情根深种的他。
    “妖精!”皇帝咬牙喃喃,心内邪火肆虐,欲火滔天,理智崩塌,伸手抱紧她,下身猛烈冲刺,力道大得她几乎受不住。
    “啊!太重了!好深!”
    “我的芙儿……我的宝贝……嗯!啊!”他已疯魔,双目赤红,腰臀打桩一般,操得又深又狠,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两人就这般激烈操干,因为两情相悦而愈发情浓。皇帝放开手脚,大开大合,尽兴无比,直至他也体力殆尽,最后射进她体内,心满意足抱着她倦极而眠。
    ……
    意芙原以为那只是一句床笫间调情之言,谁知皇帝竟是认真的!
    翌日,给太后请安毕,回到重华宫。他兴冲冲要她以后与他独处之时都只着一件纱裙,里头空荡荡,什么都莫穿,说着就要扒她衣裳。
    她羞得扭着身子躲,嗔他说:“不要!”
    这一个小眼神,又惹得他心痒痒,自后拥住娇躯不让她反抗,在她耳畔吹气:“乖,只有你我二人,旁人进不来,看不见……嗯?”
    “有奴才们看着呢!”
    他叼住她的耳垂,手已渐渐往下摸,“他们看得还少么?有什么关系?”
    腰身还在因昨夜激烈情事而酸软,现下又被他干得下身泛起湿意,情欲之火一触即燃。
    她颤声嘤咛,软糯糯求他道:“可是修然,我还好累……”
    他太喜欢她这般亲昵地唤他,毫无招架之力,痴迷地在她耳后、细颈点点亲吻。
    “前几日胡凌那小子送了几副春宫来,我瞧着不错,咱们试试?”
    胡凌原是嘲讽之意。他自己与月娥毫无进展,彼时正值皇帝与意芙冷战,他便心理扭曲,送来恶心皇帝,今日倒正好派上用场。(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至于如何还击,皇帝已成竹在x,眼下只需尽享极乐即可。
    她捶他:“皇上该去批奏折了!年节下的,也不可偷懒!”
    他故意曲解道:“芙儿想去御书房里……?”
    她惊得慌忙否认,他却欣欣然道:“此提议甚好!为夫准了!”
    她娇呼一声,被他一把抱起,听他扬声道:“王集!备轿,去央华宫!”
    ps:χyμzんαíωμ.cしμЬ(xyuzhaiwu.club)
    来晚啦!大肉奉上!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