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埋在他怀里无声泣泪,他抱着她,低低道:“你总是不信我。”
    她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楚楚望着他。
    这竟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这般暴露真实情绪,哭得这般伤心。从前她总是对他笑脸相迎,仿佛戴着一层面具,除了开心与顺从,旁的心思都小心翼翼藏起,生怕被他察觉。
    殊不知,对于一个真心爱你的人,这一切举动不过徒劳。
    魂牵梦萦的人儿终于近在眼前,望着他的眼神缠绵眷恋,令他心中一荡,低头去亲吻那双欲语还休的水眸。
    她凄切道:“臣妾只是不相信时间。”(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容颜终有老去时。皇上此时爱重臣妾,宠溺臣妾,将臣妾都宠坏了,而生出许多非分之想。”
    她难过无比,终是肯吐露真心话:“若有朝一日……皇上有了别的宠妃,臣妾不知该如何自处。”
    皇帝道:“我怎会有别人?我只有你,咱们要过一辈子的!”
    她撇开眼:“一辈子那么长,谁能破开时空去看看未来到底会如何?”
    皇帝张口欲辩,却一时不知辩些什么才好,想掏心掏肺地指天为誓,又恐她不信。
    “您是皇上,而我什么都不是……臣妾原想着,能与皇上有一时两情相悦之欢愉便能知足,一生也可无憾了……”
    皇帝气急,握住她单薄双肩,强令她回望他。
    “一辈子那么长,娇娇怎么能一切还未开始便判我死刑?这世间薄情郎固然数不胜数,可专一痴情之人又怎会没有?我贺文骁昱自问不是那等贪色之人,这后宫满园春色,只有你林意芙能入我眼,入我心。”
    “你只怕情深不寿,怕恩情不久,说撩开手便撩开手,那我呢?”
    他眸中疼痛之色令她心中一恸,怔怔听他道:“你便这样狠心,留我一人在这无人之巅?我平生第一次心悦一女子,把一颗心捧到你面前,你却弃如敝帚。”
    “你又何曾知道,这三个月来,我夜夜孤枕难眠,一想到你不要我便心如刀绞,只能……唔……”
    鼻尖香风掠过,薄唇上猝然传来柔软触感,他猝不及防一愣——
    “修然。”
    “嗯?”他下意识乖乖应,还在愣神。
    她抿唇腼腆而笑,(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小声道:“往后……人后我便这般唤你,悄悄地,不叫人知道,如何?”
    从方才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她知道她一直都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她的一颗心早就完完全全给了他,只是她不想承认,还固执以为理智能凌驾于情感之上,企图收回——其实早已覆水难收。
    他这一番愤然控诉悄然融化了她最后的犹豫与不甘。
    索性她早已“债台高筑”,怎么还他也还不够了,无若“破罐子破摔”,任性妄为一把。
    亦或是不忍再见他伤心,一心只想尽快回应,抚平他深锁的眉间。
    左右他不自称“朕”,那她也不自称“臣妾”罢!
    他震惊看着眼前人,慢了半拍,而后狂喜狂涌而至!
    他一把将玉人紧紧搂住,力道大得她发痛,呼吸滞阻。
    “你再叫一次!”
    她蛾眉微蹙,却忍俊不禁,道:“你方才分明听见了!”
    皇帝道:“我没听清!”
    她微微挣扎,娇嗔道:“你勒疼我了……”
    她不说敬语,他才终于有了夫妻闺房嬉戏的亲昵之感,从前再如何肌肤相亲也总隐隐有层隔阂似的,令他略感遗憾。
    此番她的变化他看在眼里,心神激荡,情难自已,低头深吻那两片久违的樱唇。
    “唔……”她主动张开檀口迎接他,热情回应。
    这一热吻,心火瞬间燎起来,几乎将她的香舌吞吃入腹。他伸手扯掉束腰,冬裙散开,大手探进衣料中,摩挲细腰。
    他澎湃的爱意深深感染她,(作者微博:@客至kz)令她亦是身热情动,以前所未有之热情紧贴着他,双手搂紧他宽厚的x背,只觉一颗心终于有了停泊依附的港湾。
    想要他……这样的想法前所未有的强烈。
    他分神去脱她衣裳,两人的唇依依不舍地暂时分离,中间有细细银丝拉出,缠绵而色情。
    “修然。”她低喃。
    “嗯?”他与她额头相抵,鼻尖相触,一下一下啄吻她微微红肿的樱唇,手上动作不停,将她剥得只剩浅粉色寝衣,而他自己还衣着完整。
    青葱玉指抚上他的胸膛,美眸深深望进的他眼中,迷离,魅惑,让他着了魔。
    “我想要你。”
    简简单单四个字,却摧枯拉朽一般粉碎掉他的理智小手一层层脱掉他的衣裳,而后抚过他赤裸的胸膛,指尖不经意轻轻拨过他的乳尖。
    “嘶……”
    他喘息,浑身汗毛倒竖,头皮炸裂,一把抱住她翻身压在身下。
    “嗞——”
    裂帛声起,(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是他激动之下撕烂了她的寝衣,手探至腿心,果然触手湿润黏腻。
    两人皆旷了许久,此时情意缠绵,情欲激荡,肉体紧紧相贴,互相磨蹭,都有些控制不住,等不及也无需再多前戏。
    他扶着勃发的龙根,对准春水泛滥的牝户入将进去。
    “呃!”
    “呃!”
    太紧了!
    暌违已久的极品玉x,入口浅处的肉钩热情似火地大力吮吸龟头铃口处。前精立时不保,渗出许多。
    “宝贝儿,太紧了……嗯……”他在她耳畔粗喘,低吟,脸与她的粉颊相贴。
    而后掌住jiaot,悍然挺进。
    “呃……啊……”她呻吟,g魂摄魄,“修然!”
    他早已大汗淋漓,死死咬紧牙关往深处挺进。
    不知是旷了太久的缘故,还是心意相通之后的甜头,她那处蜜液b以往还要多,简直洪水泛滥,每一下蠕动都能要了他的命。
    “啊!”他终于尽根而入,时隔三月余,龟头啃咬花心,甬道内的媚肉争先恐后的吸咬柱身。
    两人俱是通t舒爽,齐齐仰头大叫一声。他再也忍不住,摆动劲腰,艰难却强势地来回入捣。
    “修然,修然!”她陶醉,美目微翕,抱紧他,“修然……我好……欢喜!呃!”
    她真是吸人精气的妖精,娇滴滴叫得他才刚开始便s意强烈。(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下死力忍,然而她里面吸力之恐怖,咬着他的分身片刻不曾放松。那声声娇啼又是最浓烈的催情药……
    他面目狰狞,坚持狠命捣了百来下,最终极不甘心的低吼一声,精关一松,浓稠精华喷射而出。
    ps:χyμzんαíωμ.cしμЬ(xyuzhaiwu.club)
    我更了!我不是大屁眼子!也不是大猪蹄子!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