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在一个又一个的啄吻中苏醒,发现自己浑身赤裸,裹着锦被,被那人温柔拥在怀中,枕着坚实胸膛——他也未着衣物。
    宿醉,头疼又头晕,她嘤咛一声。
    皇帝贴紧她的粉颊,低低问:“难受么?”
    “唔……”她蹭蹭他舒服的怀抱,闭着眼,皱起蛾眉。
    “醒酒汤呢?”
    床帘外,王集早命宫侍端盘子候着了,听皇帝唤人便立刻送上来。
    她从未如此酩酊大醉,也从不知宿醉之后竟会这般难受,依偎在他怀里,由他亲自耐心将醒酒汤一点点喂进嘴里。
    她隐隐犯恶心,强忍着把一碗醒酒汤喝完,皇帝又拿起丝帕为她拭净嘴角,伺候得周到至极。
    王集等一众宫人默然低头,无人敢多话。从来在林修仪这儿,不合宫规的事数不胜数,又有人敢说一个“不”字呢?
    “都下去罢。”
    “是。”
    意芙闭目靠在他怀里,双手环抱他劲瘦的腰身。皇帝感受到她的依赖与眷恋,心里高兴,说话便愈发温柔。
    “还想睡么?我再陪你睡一会儿?”
    她轻轻摇头,此时抬眼环视周遭,才发现这是在央华宫。()她欲从他怀中起身,“皇上还有政事要处理,不可因臣妾而耽搁。”
    他把她搂紧,不让她脱离,“无妨,左右现在无急事,我想多陪陪你。”
    扪心自问,她也不想放他走的。可是现在宫中流言纷纷,若他果真因她而罢理朝事,引起众臣不满,她只怕会被那些恨不能食她骨,啖她肉的人们“分食殆尽”。
    他在她耳畔低语:“你再叫我一声。”
    “什么?”
    “我的名字,你之前叫我的名字了。”
    她懵懂看着他,脑子里某个画面一闪,恍然想起她确实……却垂首,咬唇不语。
    “你再叫一声,可好?”(作者微博:@客至kz)
    他哄了半天,那双能轻易令女人脸红心跳的桃花眼巴巴望着她,其间闪烁之熠熠光芒令她动容。
    “直呼天子名讳,大逆不道。”她干涩道。
    “我准你叫的,这里没有别人,只有你我,好不好?”他握着她的柔荑,摩挲着,鼓励她。
    她忍俊不禁,道:“为何非要臣妾唤您的名字?”
    “因为你叫我的名字就好听,b旁人唤的都好听!何况,从来都只是我叫你的名字,你却不曾叫过我的。”
    “您是皇上……”
    “也是你的夫君。”
    她心跳骤停,猛然抬头,震惊地看向他,而那张俊脸上只有令人心醉的温柔笑意,温和而坚定,让她找不出戏耍的痕迹。
    夫君……么?
    “贺文……骁昱……”她声如蚊蚋。
    他故意歪过耳朵,道:“什么?听不清。”
    她咬唇,一狠心,附到他耳边清晰无比却也暧昧无比地轻唤道:“贺文骁昱!”
    她呵气如兰,暖sh气息喷到耳朵里,带着娇嗔唤他的名字,仿佛催情迷雾兜头笼下,令他下身瞬间抬头,粗大一根,坚y如铁。
    她见他脸色瞬间一变,还以为他恼了,心下一慌,结果jiaot忽地被一淫物顶住,触感极其熟悉,立时反应过来,不由双颊绯红,嗔他一眼。
    殊不知,这一眼g魂摄魄,g去了皇帝半条命。
    他毫不客气将她扑到在床榻上,气息粗重,一手已探入衣领中握住一团雪乳,色欲满满地揉捏。
    “再叫。”
    她被他肉得气喘吁吁,玉穴内瘙痒难耐,(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夹起腿,又被他分开,顺势摸着大腿内侧的嫩肉,滑至腿心,骨节分明的长指搔弄玉门。
    “啊……”她惊呼一声,穴口吐出一波花蜜。
    “嗯?”他还不依不饶。
    她缩着t往后,他往前追,大掌抚摸整片阴道。
    “贺文骁昱!”她不得不妥协,情欲中的声线娇滴滴发腻,令他头皮一麻,下身那根紫黑肉柱颤巍巍渗出一点儿前精。
    要命!
    她一叫,他竟轻而易举便有了s意。
    健躯挤进修长细嫩的双腿间,精壮胸膛压着两团绵乳,二人r丁相触,轻易就可互相摩擦到。
    她敏感地一抖,粗硕男根在肥美肉缝处过门而不入,蠢蠢欲动,令她的心也被高高提起,忐忑又期待,娇喘难抑。
    他紧紧贴着她,双手捧起她媚红的小脸,落下无数缱绻亲吻,与她额头相抵,望进她眼底,道:“我表字修然,你也可以这般唤我,更显亲昵。”
    她满脸是汗,猝然引颈娇啼一声,是他那根要命的物什挤进了娇x中。
    他无比享受她下体甬道的吮吸与内壁刮蹭,缓缓推进,看她迷醉的神情,只觉快感倍增,俯身衔住湿漉漉的樱唇,忘情深吻。
    他含住她的粉红嫩舌,用力一吸,她呜咽一声,与他交吻得更深,心也要被他吸去了似的,下身又泄出一大股淫液,敏感紧致的玉x也如他吮吸她一般,死死咬住那棒身,吮咬圆大的龟头。
    “呃……”
    他舒爽y哦出声,缓而重地耸顶,搅得春水荡漾,源源不断流出,滋养那紫黑玉j。
    “娇娇,咬得绝妙,再咬狠些,呃……”
    他控制不住开始加速,她依附着他,娇呼:“皇上,太快了!好晕!”
    他低下头咬她耳朵,“叫我什么?”速度立刻便缓下来。
    她被入得神魂颠倒,如此温润缠绵的节奏,又次次深抵花心,她受用无比,嗓音愈发娇腻:“修然……修然!啊哈……嗯……”
    为何同样两个字,从她口中说出便如此与众不同?令他听一听便悸动不已,精神大振,只想入得深些,再深些,恨不得那两颗硕卵也塞进去,反正这x怎也入不坏,总能让他欲仙欲死,尽兴不已。
    “修然!修然!”
    似是解开了某种禁锢,她迭声唤个不停,他奋力操弄的同时声声应和,爱极她失魂、全无心防的样子。
    许是秋阑宫的酒太醉人,又许是她不想清醒,就这样沉沦在他引领的澎湃情潮中,脑海中陷入一片混沌,再无法胡思乱想。什么流言,什么蜚语,都不知所踪。
    所看,所想,所触,皆只有他,也只能有他。
    做了这么多次,两人默契又合拍,情潮激荡,快活似仙,即使不够快,却依然够重够销魂,高潮也还是来得又快又猛。(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她高亢尖叫,在他忘情y哦着激s而出时,她顶胯迎上去,将阳精尽数接住。
    这样,她也算是拥有他了……
    尽管只曾开花,不会结果……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