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朗朗,星月皎洁,三人在秋阑宫的正院中对月酌饮,谈笑风生。
    这并非三人第一次相聚,意芙一直都是话最少的那个,通常只是附和宁、曹二女之言,但态度不卑不亢,不曾有谄媚之嫌,无法令人生厌。
    不过,她今日饮得着实多了些。
    盖因她一直心知肚明却从未有人在她面前戳破的事实,忽然被人血淋淋地摆到她面前,她好日子过久了,有些受不住。
    “意芙,你喝慢些,这样一杯接着一杯,容易醉。”怡妃劝道。
    她已然双颊酡红,微醺,冲着怡妃嫣然一笑。夜色中,这一笑美得惊心动魄,是规行矩步、时刻谨慎内敛的她从不曾展露的风情,三分妩媚,三分疏狂,仿似坐实了宫中关于她实为妖女的传言。
    众人呼吸一窒,竟都有几分明白为何皇帝如此钟爱她。
    “姐姐今日生辰,大家都高兴,我就,贪杯了,姐姐莫怪……”她难得神情随意些,尾音轻飘撩人。
    曹月娥伸手拦住她,道:“你已经醉了,莫再喝了。”
    “我敬曹姐姐一杯?”意芙笑着,不顾阻拦,再次抬起皓腕。
    月娥无法,与她喝过这杯,对素蕊与碧云道:“看好你们主子,不许她再喝了。今日这是怎么了,以往也不见她这般贪酒……”
    知晓一切缘由的素蕊与碧云眼观鼻,鼻观心,只扶好自家主子,不敢接话。
    夜色已深,酒酣饭饱,大家也有些疲困了,怡妃喊散,众人还不及站起身,天空中突然一声爆响,紧接着朵朵烟花在天边绽放,映着漫天繁星,璀璨夺目。
    而李崇皓便在如此绚烂的夜空之下,踏着星光款款而来。
    一切太过突然,怡妃如遭雷击,呆呆立于原地,忘了还有宾客外人在场,眼睁睁看着他走到自己面前。
    “你不是说,不能来么?”
    他笑起来,俊朗柔情,眼里看不见旁人,只有她。
    “没有什么b我的阿音更重要。”
    他指了指天上的烟花,有些赧然,道:“只是折腾这些烟花颇费了些功夫,所以晚了。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怡妃眼里泛起泪光,故意抬杠,狡黠道:“不喜欢,一点儿都不喜欢。”
    李崇皓闻言丝毫不气,反而笑得灿烂。
    ……
    其他人都自觉退出去,将这片院子留给他二人。
    月娥小声吩咐素蕊与碧云:“好生送你们主子回去,记得煮些醒酒汤给她喝。”
    素蕊应是,与碧云一齐扶着意芙上软轿,结果被她一甩手,挣开了,一个踉跄。
    二人齐齐惊呼:“主子!”
    意芙醺醺然道:“我不坐软轿,我要……走着回去!”
    月娥道:“这可由不得你,快,把她摁到软轿上,赶紧抬回去,莫让她在这儿耍酒疯!”
    意芙却一抬脚,竟直接跨出软轿,摇摇晃晃往前走。
    月娥气道:“最讨厌你们这些醉鬼,喝醉了酒便这般不听话,难伺候死了!”吩咐人赶紧跟上,软轿也跟着挪位置。
    意芙踉踉跄跄走着,只觉眼前的宫墙、石板路、星空、皎月都在调皮乱晃,她实在看不清,且重心不稳,抬手想扶住什么稳住身子,谁知身旁空无一物,手扶了个空。
    一个不小心,脚踩到裙摆,身子便歪歪斜斜朝地上倒去。
    身后恍惚传来惊呼与叫喊,她也不知他们在喊些什么,脑子里一团浆糊,任由身体坠落,却落入一个温热坚实的怀抱。
    那些乱七八糟的嚷嚷戛然而止,熟悉的沉水香萦绕鼻尖。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那张熟悉到令她心痛的俊颜,却在眼前忽近忽远,若即若离,忽而模糊,忽而清晰——就像他之于她,似掌间流沙,从未真正抓牢过。
    她好难过,伸手想够到他,可是手好沉,仿佛有千钧重。
    眼泪自眼角滑落,在眼前沉入一片黑暗前,她恋恋不舍地呢喃那个心心念念的名字。
    “贺文……骁昱……”
    ps:χyμzんαíωμ.cしμЬ(xyuzhaiwu.club)
    修正一下前面的几个bug:
    1.李崇皓的名字之前有打错,不是李崇昊,而是李崇皓,虽然只是个配角,nbcs哈,但是我还是说一嘴。
    2.女主嫡母冯氏的娘家不是荣安郡王府,而是荣安侯府。
    我大纲本来想的是她家是荣安郡王,但郡王身份太尊贵了,不符合剧情安排,所以改成荣安侯。但是我大纲忘改了,写的时候对着大纲写的,整错了,收费了改不了,在这里纠正下。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