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日晚膳,意芙听诏而来,与往常一样同皇帝在央华宫用膳。只是今日似有不同,膳桌上诸食已备,膳桌边除了皇帝,还有一玄衣玉冠男子。
    只见他器宇轩昂,面如冠玉,神采奕奕,自有一派风流洒然之态,不似寻常臣工毕恭毕敬站着回皇帝的话,倒是如老友一般坐着侃侃而谈。
    “……臣也是这般认为,戊州表面越是平静如一潭死水,其下便越是暗潮汹涌。寻常钦差镇不住,恐怕臣还要亲自再去一趟。”
    皇帝摆手,“暂时还不忙,戊州事我会先着人盯着,没翻出浪花来就先不必理会。现今之计,还是要抓紧推行新政,轻徭薄赋,恢复农桑。多年来,我大兴灾害战事频发,贪官w吏横行,国库亏空,民生急需休养生息,再打不起仗了。”
    “我现在急需人手,你可不能再走了。”
    胡凌担忧道:“皇上不怕他们坐大?戊州地处中原腹地,乃八方交通汇要,若被他们拿住这命门……?”
    这确实是个取舍关要,但皇帝此时还没有想出万全对策。
    章德帝和贺文烈真是给他留了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一不小心就是拆东墙补西墙,越补越亏。
    皇帝沉y着,余光瞥见正打算回避的意芙,便出声唤她进来。(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见意芙进得殿中,那玄衣男子主动起身,躬身一礼:“微臣忠勇侯胡凌请林充容玉安。”
    意芙屈膝:“侯爷有礼了。”
    皇帝冲意芙伸手,意芙素手搭上去,顺势在他身旁坐下。
    胡凌笑道:“陛下如今佳人在怀,总算也有舒心的时日了。”
    皇帝指着胡凌,对意芙说:“他算是我师兄,从小就爱欺负我。”
    胡凌也师承叶落,早皇帝一年入门,幼时也偿一起切磋玩闹,胡凌仗着功夫b他好,没少捉弄他,气得他背地里愈发苦练,指望着有朝一日也能骑到胡凌头上拉屎。谁知,等他武功大成,胡凌却承袭父亲爵位,领着定南军远至南疆驻扎了;而他登基为帝,背负起天下重任,卧薪尝胆,与佞臣周旋。
    胡凌不动声色略一打量这位传闻中宠冠后宫的林充容,一袭紫绡莲花曳地裙,胧如云雾飘似仙,头上盘着随云髻,简单几支金钿玉钗,薄施脂粉,却更显五官清丽出尘。明眸善睐,朱唇皓齿,肩若削成,腰如约素,裙裾飘飘,恍若天人。(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从前在林府,她的容色只是初露锋芒;而今有皇帝精心娇养,日日鱼水之欢浇灌,她又年岁渐长,五官越发长开了,便仿佛朝霞中迎风盛绽的醉芙蓉,令人惊艳。
    纵使胡凌阅人无数,也不得不承认这位林充容绝美姿色,世所罕见,确当得起“倾国倾城”四个字。
    难怪皇帝爱成这样!有这么个美人摆在身边,哪还看得见别的花儿呢?
    “既有充容在此,臣就不多打扰皇上兴致了,告退。”
    皇帝拦住他:“说了一起用晚饭,你往哪儿去?”
    往哪儿退?胡凌在心里翻白眼。
    反正不在这儿!早知如此,他就不该答应留下吃晚饭。瞅着眼前这对鸳鸯含情脉脉,你侬我侬,他还怎么吃得下饭?
    他严正怀疑皇帝今天这般热络地留他用晚膳,就是故意想扎他的心。
    “目今天下正是方兴未艾、如日方升之关键时期,微臣踌躇满志,想为民生修复,新政改革贡献绵薄之力,分担吾皇之忧。微臣恨不得废寝忘食,焚膏继晷,实在舍不得耽搁啊!”
    皇帝搂住怀中美人,微微一笑,不掩得色,“朕让缀霞宫给你备着饭呢。”
    缀霞宫便是欣妃曹月娥的居所。
    胡凌呼吸一滞,十分憋屈。
    那丫头会给他备饭?估计只会给他狗食罢!
    别说,这事儿她还真g过!
    想当初是他整天嘲笑皇帝高不定女人,诓着皇帝去青楼,美其名曰什么说不定能碰上容得住你那尺寸的x呢?逗得皇帝面红耳赤,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打不过他。
    风水轮流转,今天终于到他了。
    罢了,他自认倒霉还不行么?
    胡凌肃穆道:“外臣不得擅自出入后宫,微臣谨记在心,万万不敢有违。”
    还唱上瘾了?
    皇帝等了半天都未看到预期反应,颇觉扫兴,懒得再看他唱戏,摆手让他滚。
    胡凌从善如流,脚底一抹油,溜得飞快。(作者微博:@客至kz)
    意芙看着两人你来我往,感情非b寻常,皇帝亲亲她,对她道:“多亏有了娇娇,今日帮我扳回一局,不然那小子成日里在我面前也太嚣张了!”
    意芙掩唇笑道:“忠勇侯嚣张,那皇上罚他便是,臣妾可不敢居功。”
    皇帝盯着她,低声道:“罚他?今儿是罚不成了,我便罚你。”
    意芙嗔道:“臣妾怎么了?皇上不过是寻着由头欺负臣妾罢了。”
    皇帝笑:“是,就是欺负你来着。”抱紧她,呢喃低语:“娇娇今天想在哪儿?咱们去院子里如何?天为被,地为床……”
    意芙想想便羞得满面通红,轻轻捶他一记,挠痒痒似的,“饭菜快凉了。”
    皇帝亲她一口,双手在她腰际抚摸挑逗,“那用完膳,娇娇便依我?”
    意芙被他闹得痒痒,忍不住扭着笑,道:“知道了知道了!皇上快饶了臣妾……”
    晚风吹拂,似温似凉,央华宫内爱人低语,软语娇笑,好像已经足够快活甜蜜,却不知,糖衣融化,那阵沁心的甜蜜过后,内里苦涩的莲心便要露出来了。
    ps:χyμzんαíωμ.cしμЬ(xyuzhaiwu.club)
    我又来啦!今天大酬宾!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