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后宫可谓十足的清净和谐。时至今日,大家方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宠妃。
    从前那些个什么唐充仪,梅充仪,张婕妤,李昭仪……不过就是那么回事罢了,要论专宠,还得瞧重华宫的林充容!
    别看位份不高,父兄还获重罪入狱,人家不是照样日日侍寝,独得恩宠么?
    要说,何必赐居重华宫呢?皇上怕是巴不得她一起住央华宫罢!
    自今上亲政以来,除了林充容,就没见他宠幸过别的嫔妃。若不是老祖宗的规矩拘着,林充容的出身又不够好,这贵妃之位铁定就是她的了。
    然而,外人眼红不已的恩宠,意芙却颇吃不消。
    皇帝体力惊人,夜夜x致高涨,即使政事再忙,每日也要抽空与她胡天胡地一两回,她累得昏睡过去,他倒是精神抖擞,接着去批奏折。
    她时常错觉用了春药的不是自己,而是皇帝。
    多亏她身子受得住,而且皇帝还怕她身子亏空了,命御膳房每日变着花样给她进补,晚间就能心安理得地抱着她尽情欢爱了。(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
    每日寅时二刻,意芙因为昨夜的疯狂性事,还在床上睡得人事不知,皇帝却已按习惯早起至碧梧苑晨练。
    他幼时t弱,十岁以前总是汤药不断,精心将养着。那时侍奉他的太监收了钱,在他的药里掺东西,导致他日日喝药,身体反而每况愈下,越来越虚。
    那时只是婕妤的冯氏发现后惊惧万分,愤然决定给他找师父,教他习武强身健t。
    彼时冯家乃大兴朝第一世家,权势如日中天,家族中人才济济,给他找的师父乃是当世有“剑圣”之名的叶落。
    叶落武学造诣极高,个x却十分刁钻,他也要强,再如何苛刻的要求他也咬牙y撑,一声不吭地熬过去,倒是令本只是看在故人面上来随便教导一二的叶落刮目相看,后来才逐渐认真起来。
    登基之后,他也一天不曾懈怠,周围虎狼环伺,高处不胜寒。即便贵为一国之君,他也绝不敢避劳就逸,苟且偷安。
    几名玄衣隐卫陪着皇帝切磋练习,刀剑交错,铿锵作响,十分热闹。
    “玄一的武艺又精进了。”
    一轮切磋结束,皇帝笑着对其中一名隐卫笑道:“看来朕派你去保护林充容,你倒也未曾耽误武艺修炼。”(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那隐卫肃然低头,道:“修炼武功乃玄衣隐卫之本分,臣不敢懈怠。”
    皇帝满意点头。
    若是素蕊在,必然要大吃一惊。这位名叫玄一的隐卫正是那日她在勤政殿外遇见的奇怪小太监,只是此时的玄一远b那时素蕊看见的高大得多,远不是当日在她面前那般矮小模样。因而整个人看起来和谐不少——高大英俊,声线亦是低沉稳重。
    玄一不是名字,而是代称,意味着玄衣隐卫第一高手。衡亲王带领叛军破宫而入之时,正是玄一领着四个弟兄于雨棠殿护卫林意芙主仆三人。
    这时,王集进来禀道:“皇上,欣妃娘娘来了。”
    皇帝微皱眉,有些无奈,“让她进来罢。”
    欣妃曹月娥依然是一身紫色劲装,背一柄长剑,英姿飒爽地走进来,看见皇帝,不行宫妃之礼,反倒江湖气十足地抱拳道:“臣妾参见皇上。”
    皇帝无语。
    这不l不类的,自称哪门子的“臣妾”?
    “平身罢。”
    “谢皇上!”曹月娥瞅着这架势,疑惑道,“皇上……这是已经练完了?”
    皇帝点点头,收剑入鞘扔给一旁的王集,往外走,预备去更衣。其实没练完,只是她来了,他也只得练完了嘛!
    曹月娥懊恼地一跺脚,忙跟上皇帝,“那臣妾陪皇上用早膳!”
    皇帝借口编得很快:“朕要先同大臣们议事,再用早膳,就不必你陪着了。”
    曹月娥执着道:“那臣妾等着皇上一起!”
    皇帝叹气,看她这一根筋的样子,有些头疼,“你先回去,朕中午去陪你用午膳,如何?”
    曹月娥双目一亮,“真的?!”
    假的。
    皇帝在心里暗道,面上却信誓旦旦冲她点头,曹月娥眼巴巴道:“那皇上可不能食言啊!”
    虽然她傻乎乎的一根筋,但被耍了多次之后,也有了些教训,生怕皇帝到时候又只是派同福过来招呼一声,说政务繁忙,让她自己吃,他就不过去了。(作者微博:@客至kz)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曹月娥心满意足,满怀希望的走了。
    皇帝瞅着她的背影,松了口气——还好,总归是个单纯直率的性子,虽然难缠了些,倒还不难打发。
    “忠勇侯到哪儿了?”皇帝偏头问玄一。
    玄一恭谨道:“昨夜侯爷飞鸽传书,说是到敬州洛县了。”
    皇帝疑惑道:“不是说十日前便出发了么?怎才到洛县?”
    两个月前,戊州十万饥民暴动,知府赖昌称顶不住压力,向朝廷求助,而后却不知所踪。
    事发突然,且隐隐透着诡谲,皇帝下旨封忠勇侯胡凌为钦差大臣,率三万定南军自南部边境北上,前去戊州镇压暴乱,同时调查戊州知府失踪一案。(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半个月前,胡凌传信回朝称暴乱已止,诸事安排妥当,原戊州通判刘荣暂代知府一职,主持州府事务。只是就原知府赖昌失踪一事,还需他亲自面圣回禀。
    玄一道:“信使来报,侯爷班师途中,路遇流寇伏击,被绊住了脚。”
    皇帝眉头紧蹙:“何人竟敢伏击朝廷官兵?”
    “信中道尚不知那帮流寇到底是何来路,还需进一步探明。”
    “知道了,让胡凌小心些,不可耽搁太久,留着眼线便是,他本人必须尽快回京。”
    “是。”
    皇帝轻叹口气,意味深长想道:胡凌能早点儿回来,他也可早些甩了曹大小姐这烫手山芋啊!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