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璎池畔,疯了大半夜。
    意芙被灌了满满一肚子龙精,细嫩娇躯上红痕密布,小脸上犹带泪痕,哭肿了双眼,凄凄惨惨。皇帝还依旧将半软阳具留在里头,堵住精水不让漏出,抱着她在池子里,替她清洗。
    她软在他胸前,半昏迷,还在抽噎。
    今日着实弄得太狠了些,她几次晕过去,又被c醒过来,现下体力早已消耗殆尽,花唇也被操得高高肿起,还要被迫咬着他的阳具。
    餍足的男人自觉为她当起“贴身侍婢”,不假他人之手,亲力亲为地为她清洗秀发与全身,然后抱她上岸,用毯子包住。
    她却在此时难受地哼唧。他忙问:“怎么了?何处不适?”
    她委屈巴巴道:“疼。”
    “哪里疼?”言罢即恍悟,将她轻放至池边温热玉石上,道:“乖,张开腿,我看看。”
    她顺从打开双腿,他把着她双gu根部,将自己的软物缓缓拔出。
    她疼得蹙眉,轻“唔”一声,听见底下淅沥沥一片水声,是里头一团一团的东西流出来了。
    皇帝低头察看,只见小小牝户被他那物撑成了一个大口,不断有浓浊体液从里面流出,两瓣粉嫩阴唇充血红肿,胀大。(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前头的艳蒂也肿胀变大,自肉瓣间探出头来,亭立空中,煞是惹人怜,皇帝忍不住凑上去亲一口,吓得她连连往后缩:“别,别再来了……”
    他讪讪扶住她,解释:“我知道,我只给你上药,今夜再不折腾你了,且放心罢。”
    她被安置在软榻上,乖乖敞着腿心,任他拿着浅青色药膏轻柔涂抹于她的私处。
    这姿势多少有些羞耻,她咬唇强忍羞意,等他上药。皇帝将药膏涂遍整片阴户,略一思索,用一根长指挖了一坨药膏,自穴口缓缓推入。
    “嗯……”
    药膏清凉消肿,涂到穴肉上,瞬间抚慰了私处火辣辣的疼痛。他修长的手指在甬道内仿似交合e一般来回轻轻抽送,又g出细缕春水,咕叽咕叽的水声又响起。
    皇帝沙哑道:“里头深处碰不到,我换个物件替你抹。这药不抹周到,恐你明日遭罪。”
    一番道貌岸然的理由说完,将药膏在已经勃起的阳具上厚厚抹了一层,然后对准牝户,缓缓推进。
    她气得又要冒泪花,手上推他,哀哀道:“你说过不折腾了……你,你答应过……”
    他厚颜哄她:“我不折腾,这只是帮娇娇上药,里头手指够不着,娇娇莫气。”
    他将她整张小脸亲了个遍,讨好意味十足,她便不好再发脾气,只是眼神到底出卖了她,还是气鼓鼓的。
    他果然言出必行,说了只是上药,便确实没有旁的动作,上完药便退出来,用毯子包住她,往偏殿寝室而去。
    (本文唯一正版只在:.tw)
    众宫侍齐齐低头,只敢跟着,不敢多看。
    勤政殿偏殿,是皇帝平常独自休憩之地,从前总是面上装得再huangy1n糜烂,这里也从未有任何嫔妃踏足过,意芙是第一个。
    他放她躺下,然后也躺到她身侧,搂住她闭上眼便要睡。
    她却不甚自在地微微扭身,那根y杵还抵着她小腹,这么一大根着实忽略不了。
    她赧然开口:“皇上可还难受?臣妾不要紧,还能服侍皇上……”
    皇帝闭着眼,嘴角弯起,“不必,少顷它自己会消下去。只是娇娇若还不老实睡觉,我可不忍了。”
    她抿抿唇,小声道:“臣妾谢皇上t恤。”
    “唔,爱妃不必客气。”
    意芙望着他沉静闭目的俊颜,片刻后,开口道:“臣妾有个不情之请,想求得皇上恩典。”
    皇帝立刻睁开眼,挑眉看她,纳罕道:“这倒是头一遭。”
    她垂眸,有些涩然。
    他兴味盎然道:“快说说,朕倒想听听是何请求。”
    她道:“臣妾的贴身侍婢素蕊,有一胞妹当初是和她一同被人牙子卖进林府的。若是林府不保,她的胞妹也必然将再次被卖,且不知要被卖到何处。即将姊妹分离,素蕊夙夜忧愁,她平日侍奉臣妾也算尽心尽力,且臣妾想着她妹妹总归还是为奴,入宫为奴也是一样,不如……”
    她小心观察皇帝神色,试探着说。
    皇帝听罢,扶额笑道:“朕还当娇娇出息了,总算知道要恃宠而骄,谁知等了半日,竟是替他人求恩典!”
    (作者微博:@客至kz)
    他轻拧粉腮,道:“小事而已。时候到了,朕让人将她小丫鬟偷偷买进宫来便是。”
    “素蕊说想亲自去接,皇上可否恩准?”她大着胆子道。
    这要求其实有些奇怪,皇帝觉不出旁的意图,以为只是小女儿家在宫里憋闷久了,想寻着由头出去玩耍罢了,未再多想,遂点头道:“行,让她当日去当日回即可。”
    意芙心头石头落地,嘴角却扯出一抹苦笑,道:“谢皇上恩典。”
    只是室内光线暗,他未看清,将她搂入怀中,闭上眼,长舒一口气,声音已有困意:“好了,快睡罢。”
    “是。”她轻声应,也缓缓闭上眼。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