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勤政殿,宫侍们早已识趣的全都退了出去,只余皇帝与意芙两人。
    意芙被他搂在怀里,下身玉穴被搅得水声潺潺,白雪般的双颊上红晕遍布,檀口微张,喘息艰难。
    “皇上……”她强忍自下身传来的激荡的快感,想劝他休息,毕竟这才是她此行的目的,却口不能言,如落水者一般蜷缩在他怀里,大口呼吸,思绪紊乱。
    “嗯,朕在。娇娇舒服么?”
    皇帝只觉她里面湿热紧致,一只手指便咬得死紧,甬道饿坏了一般拼命裹缠,蜜液湿哒哒流了他一手,隐隐约约的蜜香,丝丝缕缕勾引。
    他不由呼出一口气,下腹发紧,胯间物什立刻支起来,隔着衣料,硬邦邦抵着娇臀。
    怪道说:“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她一来,他便没了处理政事的心思。软玉温香抱满怀,心中所想皆是她的绵软细腰,高耸胸乳,还有那极品妙穴,哪里还看得进奏折上密密麻麻的小字?
    怀中玉人在他的指奸之下,没多久便呜咽着泄了身,瘫软在他怀中,娇躯还在抽搐。
    泄出的淫液沾湿了布料,蜜香飘散,混着骚味,是她那处特有的味道。
    高潮后的蜜穴还在痉挛中,死死咬着他的手指,引得他淫欲暴涨,只想将勃发的阳根肏进这极致销魂处,插个痛快。
    再也忍不住了,皇帝咬牙,抱起怀中人大步走进偏殿,那里有处浴池,名叫琉璎池,乃是他的祖父幽息帝命人修建。
    幽息帝真正是个昏懦之君,好欢淫享乐,日日招幸嫔妃,最喜群交之乐。即使上朝议政时也不安分,特命人在勤政殿旁修了这琉璎池,以便他处理政事之余随时可与宠妃来此嬉戏欢爱。
    琉璎池不大,特地自皇宫后太临山引来天然温泉池水,故室内热汽氤氲蒸腾,恍若仙境。
    池底铺有大量彩色琉璃石,灯光照上去波光粼粼,五彩斑斓,仿佛池水亦是彩色的。池边还有龙凤交欢椅、欢喜台、悬铃等一众交欢助兴之物。
    外间朝臣不知,这本应严肃质朴的历代大兴皇帝议政办公之地,竟还另有一销魂淫乱之处在侧。
    意芙被皇帝抱进去时,略略扫视一眼,便目瞪口呆。
    皇帝将她放在池边,在她耳边笑道:“早便想带娇娇来此尽兴快活一回,只是从前不能随心所欲,如今有了权力,却又一直未得空……”
    皇帝在她耳边啄吻,吹气,低声诱惑:“与朕共浴可好?”
    她如何能说不好?
    只任他层层剥落厚重衣裙,连杏色肚兜与亵裤都一同除去。
    她赤身裸体站在池边,乳丰,腰细,臀翘,腿纤而长。在皇帝灼灼目光下,羞意难当,不禁一手遮住胸前玉兔,一手挡在玉户前,莹白可爱的十只脚趾因羞耻而微微蜷缩。
    这许久不见的美人春图令皇帝口干舌燥。想起一个多月前,这般绝妙之躯他还只能在黑暗中寸寸爱抚而不得见。如今清晰呈现在眼前,便觉往日夜中欢爱充满遗憾,今天定要好好补偿回来!
    如此一想,胯下阳物不自觉又胀大一圈,将衣物高高顶起,龟头颤巍巍泌出前精。
    他叁下五除二将自己脱干净,与她赤裸相见。
    他天生便生得肩宽,臀窄,腿长,又常年习武,练得猿臂蜂腰,精壮结实,肌理流畅。高大挺拔的站在那儿,胯下紫黑巨龙昂藏威武,又顶着那样一张足以祸国殃民的俊脸,深邃惑人的桃花眼自迷蒙水汽中定定望着她,像是想要将她生吞入腹。
    意芙只觉一颗心怦怦跳得飞快,淫液自穴口溢出,一股又一股顺着纤腿内侧往下流,湿了脚底。她臊得双颊通红,咬唇,别过脸,水眸欲说还休。
    皇帝自然也看见了,心火烧得更旺,猛然一把将玉人揽入怀中,在她的惊呼中,一双丰润玉兔与结实胸肌相撞,弹跳不止。他掌住玉臀与自己下身相撞,玉茎自她两腿间穿过,紧贴着玉户,柱身立刻沾满淫水。
    “啊……陛下……”
    而后他抱起她两股,使两腿缠在他腰间。慌乱中,她抱住他的脖颈,就这样面对面相拥着,与他一道缓缓沉入池中。
    ————
    啊,居然没进去……我是不是要被扔臭鞋了……嘤嘤嘤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