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文烈带着人手冲进勤政殿,偌大一个宫殿黑漆漆一片,竟空旷无一人。
    一人问:“王爷,那狗皇帝莫不是早就逃了?”
    贺文烈眯眼,“不可放松警惕,那小子狡猾得很。”
    又有一人冲进来,大声道:“禀王爷!央华宫也找不到那狗皇帝的影子!”
    贺文烈浓眉深锁,心里有不祥的预感。
    这次趁乱宫变的决定其实并非深思熟虑的结果。他确然是急了些。明面上他依然是把持朝政、骑在皇帝头上的摄政王,然暗地里事事受阻,样样不顺,备受掣肘,颓势已现。
    若不拼死一搏,他将前功尽弃,与那张龙椅失之交臂。
    贺文烈绝非庸才,他少时聪敏好学,是最得先帝喜爱的小儿子。然而,有才之人大多有傲气。贺文烈心高气傲,刚愎自用,极易轻敌,不然也不会一手好牌打成如今这副模样。
    无奈之下,他不得不提前发动宫变,就赌:在他的严密监视下,龙虎军与定南军短期内无法回京勤王。他若直接干掉皇帝,那一切问题便迎刃而解,过往失误皆不值一提。
    只是,这皇帝平日看着不怎么,越是交手,越是发觉滑得像泥鳅,令他左支右绌,狼狈不堪。
    这小子……
    贺文烈目光阴鸷,警惕地四下打量,抬起手,命千吾卫在殿中散开,细细搜查,只余四名亲卫在身边。
    突然之间,一阵杀意袭来,习武之人的直觉令贺文烈一凛,举刀格挡,挥开那迎面射来的一箭,不等他有片刻喘息,又有箭连续不断嗖嗖地自暗处射向他。
    亲卫大喊:“不好,有埋伏!保护王爷!”
    仅剩的四名亲卫将贺文烈团团护在中间,同时大叫着,唤回散开的兄弟们,却并未得到任何回应。
    贺文烈心里一沉——他中计了!
    “乒、乒、乓、乓”,刀剑砍在铁箭上的铿锵声不绝于耳。箭并不密集,但角度刁钻,速度极快又是从暗处未知地方射来。他的亲卫全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反应极快,但显然对方也丝毫不弱,且在暗处,掌握主动权。
    其中一个亲卫突然闷哼一声,不慎中箭,伤处剧痛之余一阵麻痹之感传来,让他手上动作顿时迟缓了许多。
    “不好!箭上有毒!”亲卫喊道。
    实在欺人太甚!这钝刀子割肉一般猫捉老鼠的戏码,让素来恃才傲物的贺文烈如何忍得?
    他大喝一声,推开护住自己的亲卫,腾空而起,旋身挥刀斩断袭来之箭,吼道:“贺文骁昱!躲在暗处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现身光明正大与本王一搏!”
    箭停了,殿中恢复沉寂,却隐含山雨欲来的威势。
    贺文烈握紧手中长刀,打起十二分精神保持警惕,却未等来任何人,不禁怒吼:“贺文骁昱!”
    怒吼声在空旷的大殿中久久回响,声音还未完全消散,贺文烈陡然双膝剧痛,只来得及闷哼一声,跪倒在地。
    好厉害的暗器!贺文烈大骇,破空而来,他竟丝毫未能察觉!
    举目四望,正要提刀防备,猝不及防双肩又是剧痛,而后双臂无力垂下,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再提刀。
    “嗖嗖嗖——”又是几道暗器,彻底断了他的手筋脚筋,令他武功尽废,完全成了一个废物。
    奇耻大辱!
    贺文烈目眦欲裂,看着他此次宫变弑杀的目标出现在眼前,闲庭信步一般悠闲向他走来。
    亲卫们喊着:“保护王爷!”却全都挂了彩、中了毒,行动有所迟缓。
    就在此时,原本空空无人的殿中突然自暗处涌出无数全副武装的精兵,将他们团团包围。
    皇帝在贺文烈面前叁尺处站定,被精兵牢牢护住,淡淡道:“如今,皇叔才算是老实了。”
    贺文烈冷笑两声,又笑两声,最后变成仰天大笑——笑自己自负轻敌,以为皇位唾手可得;竟看不出皇帝卧薪尝胆,暗度陈仓,最后竟头脑发昏,不顾唐朴与梅德甘的苦言劝阻,急功近利,以致自投罗网,满盘皆输!
    一身着银铠银靴、手持红缨长枪的玉面将军脚步铿锵地走进殿中,单膝跪于皇帝面前,朗声道:“启禀陛下,龙虎军已将闯入皇宫的乱臣贼子悉数拿下!”
    贺文烈绝望地闭了闭眼。
    “辛苦李将军了。”
    “护国忠君,此乃臣之本分!”
    “李将军一片赤子之心,为国为民,朕心甚慰。”皇帝的话是对李崇皓说,眼睛却睥睨着贺文烈,“只盼衡亲王也能有这份觉悟,我大兴何愁不能国泰民安?”
    贺文烈恨得几乎咬碎一口银牙。
    “手下败将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贺文烈不至于这点儿骨气都没有!”
    皇帝弯了弯嘴角,蹲下身,直视着贺文烈道:“放心,朕暂时还不会要皇叔的性命。”
    贺文烈阴森森道:“你不杀我?怕是千刀万剐都不解恨罢?为了你大哥卓义太子,你怕是早恨毒了我!”
    皇帝表情疏淡,漫不经心道:“的确如此。所以,朕打算让皇叔死得更有用些。既然皇叔心系社稷,那起码要让皇叔参加完侄儿的亲政大典再走啊,皇叔说是与不是?”
    贺文烈瞪着皇帝,看他不怀好意的冲自己咧嘴一笑,贺文烈心中一寒,听他一字一句道:“用皇叔之血为朝廷推行新政祭旗,必能让那些个老臣宗亲团结一心,全力支持新政,也是皇叔为朕的江山奉献的最后一份力了,算是死得其所,皇叔意下如何?”
    “朕的江山”……
    这辈子再也不可能自称“朕”的贺文烈面目扭曲,咬牙切齿,喉间一甜,居然怒极之下呕出一口血,“好!好啊!真是我的好侄儿……”
    皇帝冷笑,站起身,一挥手,让人将他带走。
    ……
    漫长的黑夜终于逐渐退去,晨曦悄然而至,新的一天到来了。
    昨夜震天的喊杀声、刀兵相接的声音不知何时已消失,皇宫又恢复了平静。只是一夜战火洗礼,宫门大开,宫人四散逃窜,只余一片萧瑟死寂。
    雨棠殿东阁大门紧闭,意芙与素蕊、碧云主仆叁人蜷缩在内室床榻上。
    自从知道了有暗卫守护,还有皇上那道口谕,素蕊和碧云便彻底放松警惕,倒在床上睡着了。
    担惊受怕了一晚上,二人睡得格外熟,还打起了轻轻的鼾声。意芙睡在最里面,却整夜都未合眼。
    她心绪有些烦乱,睡不着,说不清是在烦乱些什么,就这么听着外面从喧嚣渐渐转为宁静,看着窗外浓墨似的夜空从黑转灰,然后有阳光洒入室内,将黑夜彻底驱散。
    结束了?
    成功了么?
    她咬唇,猜测,想叫来暗卫问问,知不知道外面到底如何了……
    看一眼身边睡得流哈喇子的碧云和素蕊——还是算了。
    不如还是闭上眼睡会儿。
    刚闭上眼,听见外面院中似乎传来几声动静,意芙睁开眼,心口无端开始怦怦跳起来。
    她钻出被窝,蹑手蹑脚地小心自素蕊和碧云身上跨过去,跳下床,绣鞋都来不及穿好,跑到房间大门处顿住,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擂鼓一般,咚咚咚咚。
    她最终还是一把打开门——刺骨凉的晨风中,果然看见院中站着的那抹明黄色的身影,颀长挺拔,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因为她总是在黑夜中与他相见,这般站在阳光下,似乎已隔了百年那样久远。
    等她回过神时,那人已走到她面前,她恍然惊觉,欲行屈膝礼,却被他拉住拥入怀中。熟悉的沉水香环绕着她,混杂着往日不曾有过的肃杀气与血腥味,却莫名令人心安。
    耳边听闻他柔声责怪道:“早晨这样凉,怎不穿好衣裳就跑出来了?”
    她抿唇,不知如何解释,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臣妾知错了。”
    头顶上一声轻笑,下巴被抬起,她迎上皇帝的目光,听他问道:“眼下青黑,娇娇一夜没睡?害怕么?”
    意芙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皇帝灿然一笑,“娇娇担心我!”
    意芙神色僵了僵,没有否认。皇帝笑得更开心了,兴致勃勃道:“那娇娇想要什么奖励?”
    她垂眼答:“皇上平安归来,便是莫大的奖励,臣妾别无所求。”
    模范答案,无可反驳,皇帝却十分不满意,“就没什么想要的?”
    意芙还是那句模范回答:“多谢皇上美意,臣妾无功受禄不妥,更无所求。”
    皇帝不开心了,却还是抱着她,霸道地说:“那不行,朕就是要给你奖励,你必须接着!”
    意芙只得答:“是。”
    “唔,现在朕可以做主了,所以朕要晋娇娇的位分。晋‘充容’好不好?再搬到重华宫去,离朕近一些,可以与朕日日相伴,如何?”
    ————
    就到这儿吧,本来以为这章很好写的,谁知道整到现在!又熬夜了,我枯了55555
    这是补上周日的正更!我爆哭!
    但是后面会好写很多,明天我应该可以双更!你们要相信我!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