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素蕊从雨棠殿跑出来,一路直奔勤政殿,想去找皇帝救自家主子。唐充仪和蒋才人那伙人凶神恶煞的,像是找不到东西就要动手打人似的,她怕主子吃苦头,心急如焚。
    跑到勤政殿门口,得知皇帝不在勤政殿,急得问门口侍卫:“侍卫大哥,那皇上在哪儿啊?”
    那侍卫瞪眼:“你是哪个宫的,如此不晓规矩?圣上行踪也是你可以随意探查的吗?!滚滚滚!”
    素蕊急得快哭出来,不敢再问,想了想,又朝央华宫跑去。然而,央华宫侍卫比勤政殿的还要凶。
    “去去去!圣上要处理政事,你是什么东西,也想面圣?”
    “侍卫大哥,求求您了!我是雨棠殿林才人身边的素蕊,您去告诉同福公公或者王集公公一声,他们是知道的!啊!或者桑仲姑姑也行!求求您了……”
    那几个侍卫不耐烦道:“你这婢子怎的不识好歹!此乃御前,你也敢在此放肆,若惊扰了圣驾,十个脑袋都不够你砍的!”说罢,将她一把推倒在地。
    素蕊重重摔倒在地,左脚脚踝处一阵钻心疼痛,令她痛呼出声,抱着脚踝,眼泪一下儿就冒出来,又灰头土脸,模样十分狼狈。
    接连碰壁,一无所获,素蕊心中绝望,泪流满面。
    她突然明白为何自家主子即使夜夜受宠,有皇帝赏赐,也从不得意忘形,避子汤也毫无怨言的喝下;老爷出事让她去御前求情,她说不可,说效果只会适得其反……
    她家主子原只是个与旁人一般无二的闺阁女子,竟然能有此卓见与冷静理智,此刻她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帝王多情亦薄情,着实令人心寒!
    可是,此时尚不是伤心之时,她还必须想法子救她家主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主子若是失势被贬,她身为贴身侍婢,也不会有好下场。
    正想着要不要去试试求见太后,一双手忽然扶住她的臂肘,一道不阴不阳的奇怪声音在耳畔道:“姑娘快起来罢。”
    素蕊茫然抬头,只见一瞧着面生的太监打扮的人正扶着她,助她起身。那人白净面皮,面无表情,但模样竟然十分清俊。
    “你是谁?”她愣愣地问,“你是皇上派来的么?”
    那太监顿了顿,垂眸道:“姑娘先起来罢,地上脏。”
    素蕊见他未否认,顿时心花怒放:“你真是皇上派来的!”她就知道!皇上不会轻易不管她家才人的!
    那太监低声道:“姑娘还是随我来,此处人多眼杂,不宜多言。”
    素蕊忙点头,在他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离开央华宫,来到一旁的小花园假山后的隐蔽处。
    “公公既是皇上派来的,那便烦请快去告诉皇上,唐充仪带着人到雨棠殿东阁搜宫,意图告我们林才人通奸,秽乱后宫!我们才人被困住不得脱身,命我来向皇上求助的!皇上这么喜欢我们才人,他一定不会不管的!”
    素蕊急得直哭,那太监被她脸上又是灰、又是汗、又是鼻涕眼泪的模样唬住,从来没见过模样这么邋遢糟糕的姑娘,心里十分嫌弃,想了想,还是自怀中掏出一方白手帕,迟疑地递给她,用那不阴不阳的奇怪声音说:“擦擦罢……”
    素蕊啜泣着接过,抓着他的袖口直晃:“多谢了,你快去呀!我们主子还等着呢!情况紧急!”
    那太监道:“姑娘不必着急,皇上早有安排,已有人去了,林才人不会有危险的。”
    素蕊一愣,大喜过望:“你说真的?”
    那太监点点头。
    素蕊高兴得忍不住尖叫,吓得他赶紧捂住她的嘴,又被烫着似的猛然收回手。
    素蕊意识到自己高兴过头,失了分寸,不好意思地道声歉。
    主子没事了,素蕊心头一块儿大石落下,精神放松下来,方觉脚踝疼痛钻心,忍不住龇牙咧嘴,嘶嘶地吸气。
    她虽身世悲惨,是被人牙子卖入林府的,然而她一向聪明伶俐,会察言观色,能讨主子喜欢,入宫后跟着意芙,也颇受厚待,所以其实并未真正吃过多少苦,养得一身细皮嫩肉。
    此番奔波一圈,身上磕出不少瘀伤,擦破了几块皮,脚还崴了,看着凄凄惨惨,疼得直掉眼泪。
    那太监见她僵着身子动弹不得,看着娇娇气气的,不像个婢女,倒像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姐。
    他抿抿唇,蹲下身子,道一声得罪了,然后捏住她受伤的脚踝,在她还来不及出言阻止,动作干脆利落的一掰、一推,只听骨骼清脆的咔嚓咔嚓几声,痛感便奇迹般的消失了!
    素蕊目瞪口呆。
    那太监站起身,清俊面容依旧面无表情。素蕊脱口道:“你好厉害!”
    “过奖了,不用谢。”
    “你是太监吗?”
    那人几不可察地顿了顿,点点头。
    “怎么长得……一点儿都不像?”
    太英俊、太阳刚了,她见过那么多太监,眼前的人虽然一身太监的打扮,个头也比较矮小,却……没有太监们的气质。
    “而且你声音好怪!”像是原声低沉的人刻意憋出尖细嗓音,听起来非常怪异。
    那人不再多说什么,只道:“你快回去罢,护好你家才人,这是圣上口谕。”然后他便忽然自素蕊眼前消失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素蕊愣在原地,眨巴眨巴眼,过于震惊,半天回不过神。
    ……
    等她赶回雨棠殿,只听见东阁之中,北阁的蒋才人正向一位衣饰精美华贵的妃子急切道:“怡妃娘娘,嫔妾并非胡言乱语,嫔妾的婢女献儿多次听见林妹妹的东阁夜间传出男子的声音,林妹妹还与那人相谈甚欢!献儿只是一介小小婢女,她怎敢胡言造谣呢?!”
    说完,生怕怡妃不信,她又唤道:“献儿,快把你听见的悉数说与娘娘听!”
    献儿激动的膝行上前,一句“是”还未说出口,怡妃纤手一抬,止住话头,而后慢悠悠道:“罢了,本宫没有心情听你们一个一个掰扯。”
    宫中现如今是怡妃与欣妃为众妃之首,凌驾众人之上。怡妃的父亲是手握军队的陇西节度使宁洪,也是一方封疆大吏,况且位分等级差了这么多,没有人敢在她面前造次。
    “依本宫看,你们这雨棠殿确然是不成体统。该当值的宫女不好好当值,伺候好自家主子,倒成日里想着怎么去偷听壁角;主子也没个主子的样儿,你们几个同住一殿,不知相互扶持,姐妹间和睦相处,一味的只知道争风吃醋,栽赃陷害!”
    蒋才人不服气,张嘴想辩自己没有栽赃陷害,被怡妃一个轻飘飘的眼神,吓得只敢把话往肚子里吞。
    怡妃婀娜起身,居高临下望着屋内跪伏的众人,温柔却不容置疑地说:“得了,本宫奉皇上旨意,全权料理雨棠殿乱局。本宫不管你们有何内情要告发,有何冤情要申诉,搅扰后宫安宁,让皇上、太后不能安心,便是头等罪过!”
    此话一出,所有人心中一紧。
    而后,怡妃缓缓道:“雨棠殿上下捕风捉影,生口舌是非,即日起一律禁足叁个月,罚俸一个月。没有皇上与太后的旨意,不得踏出房门半步!否则,按宫规处置,降位一等,打入冷宫!”
    怡妃视线往脚边跪着的献儿,唇角一弯:“宫女献儿恶意造谣,污蔑宫妃,即刻打入刑更府,服苦役。”
    刑更府是大兴后宫专职宫人刑罚的地方,艰苦苛刻无比,进去的人没几天就能被折磨得没了人形。
    献儿身上一软,昏厥在地,被怡妃的人拖了出去。
    意芙彻底心安。有怡妃镇着,各打五十大板,这事算是尘埃落定了。
    自此,所有人再也不敢多话。
    唐绮云和梅雁思则瑟瑟发抖,不知轮到自己又是什么惩罚。怡妃就在此时忽然点了二人的名,吓得她二人一抖,却听怡妃说道:“至于唐充仪和梅充仪,闲着没事,便不要到别人的宫里凑热闹,以免引火上身,自讨苦吃。”
    二人连连称是。
    怡妃又道:“想来,今日二位妹妹也乏累了,还是快些回自个儿殿中歇息罢。”
    二人一听,生怕怡妃反悔似的,立刻千恩万谢,头也不敢回地退了出去。
    “还有你们叁个,也回去罢。”
    屋内便只剩下怡妃与意芙的人。
    终于恢复清净,意芙叩首,口中诚恳道:“嫔妾谢娘娘救命之恩。”
    怡妃俏皮地眨眨眼,明知故问:“我罚了你,你怎的还谢我?”
    意芙抬起头,第一次细看这位怡妃娘娘,云鬓花颜,仪态万方,确是人间绝色。
    她知道,这句话不需要她回答。
    “起来罢,跪了这么久,皇上该心疼了。”怡妃笑意盈盈。
    意芙暗暗心惊,她怎会知道?面上却不显,只道:“谢娘娘。”
    “啧啧,瞧这身段,容貌,气质,靡颜腻理,我见犹怜,确是个一等一的妙人,又这般聪慧沉着,难怪皇上喜欢你。”
    “娘娘谬赞。嫔妾不过蒲柳之姿,远不如娘娘国色天香,风华绝代。”
    怡妃轻笑:“你不必自谦。罢了,折腾到这会儿,我也乏了。你歇着罢,我走了。”
    意芙垂首,再次行礼:“恭送怡妃娘娘。”
    ————
    3000字!后头还有!今晚我爆肝!
    快点夸我!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