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京畿郊外暴乱突起,雨象村、大闵村等几十个村落的村民联合起事,手持农锄铁锨,来势汹汹,口称要“伐无道,诛暴君”。
    几年来,旱涝、瘟疫等灾害不断,全国各地大小民反暴乱也此起彼伏,大多都被镇压。然而,京畿地区近在天子脚下,如此近距离的暴乱还是大兴朝建国以来首次。
    “这是怎么回事?怎会突然造反?”
    央华宫御书房内,皇帝眉头紧锁,御史台左司谏刘品德、给事中宋鸣恭谨站着。
    刘品德惭愧万分地奏道:“陛下,臣有罪,当日只查到摄政王府管家四处搜罗男童,却未曾查明他竟是偷偷以天子名义在作恶事,恶意败坏天子威名。”
    皇帝怒斥:“这般重要的情报,为何早不查清楚?如今出了这般大事,一句你有罪便指望能轻易逃脱罪责?!”
    刘、宋二人噤若寒蝉,极少见皇帝如此生气,两人硬着头皮站着。刘品德自知失职,懊恼不已。
    权贵人家养娈童作乐其实不是稀罕事,只是贺文烈手段暴虐残忍,大规模搜集的是农本劳动力,等于动摇国本,以享私欲,这便是罪大恶极。
    他当时以为事情仅此而已,确实掉以轻心了。
    “臣甘领责罚!”刘品德也是个有骨气的。
    “罢了。”皇帝一挥手,如今他手下可用、好用之人不多,况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便道:“朕知你素来心细谨慎,想是事多繁忙,偶有疏漏。”
    “此事依然交给你,事无巨细,必要调查详尽。朕总觉得,此次京畿暴乱不会如此简单。”
    刘品德愧疚难当,感激不尽:“臣一定不辱使命!”
    “嗯,再出茬子,朕便不会如此宽容好性了。”
    “是!微臣明白!”
    “宋鸣,急命飞骑将军即刻启程,率龙虎军精锐秘密回京。”
    “皇上,不是说要等到明年开春吗?不怕打草惊蛇?”
    “如今咱们切断了贺文烈一党多条生路,主动权并不都在他手上了。狗急也会知道跳墙,更何况是贺文烈?等不到朕行冠礼了,朕有预感,事态紧急,飞骑将军必须马上回京!”
    “是!”
    刘、宋二人出去,皇帝唤一声“王集”。
    王集忙进来,恭敬候道:“陛下。”
    “把怡妃叫来。”
    “是。”王集领命而去。
    ***
    另一边,永宁殿中,与意芙同住雨棠殿的蒋才人再次来访。这段时间,蒋才人频频出入永宁殿,殷勤得很,与唐充仪很是聊得来。
    “充仪可是不信嫔妾所说?”
    唐绮云手支下颚,倚在贵妃榻上,娥眉微蹙,“并非本宫不信妹妹所言,而是此事实非同小可,若是出了差错,你我二人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蒋才人道:“姐姐不必担心,此事并非我一人察觉,与我同住的陈才人、赵才人两位妹妹也可作证,我宫里的献儿可是亲耳听见的!她那东阁中,夜夜都有猫腻,她那两个侍女素蕊和碧云面上装得云淡风轻,实则也是心虚呢!”
    唐绮云还是犹豫。
    这事蒋才人过来跟她说了几回。宫中素知她不喜雨棠殿的林意芙,是从侍寝之初就结下的梁子。不过后来她自己圣宠更甚,而林意芙早已失宠多时,实在不必被她放入眼中。
    只是,俗话说,不争馒头争口气。
    当日林意芙出乎所有人意料而获头份恩宠之殊荣,阖宫上下可全都在看她笑话,这口恶气至今出不了,也着实让人不快。
    她憋闷多时,如今雨棠殿众人都这般说,想来不可能是空穴来风,能查出来些猫腻也可……
    如此一想,她当即拍板,讥诮道:“行,那你便带着本宫去看看,到底这小贱人在搞什么鬼!若果真让我查出些什么腌臜东西,本宫绝不允许此等秽乱后宫的贱人在陛下身边为非作歹!”
    蒋才人喜出望外,脆生生道:“是!”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势汹汹。蒋才人打头阵,雨棠殿另外两位陈才人与赵才人也跟了来,簇拥着唐绮云杀到雨棠殿东阁门外。
    素蕊见这乌泱泱一片人,显然来者不善,神色警惕地拦在门前,道:“诸位主子要干什么?”
    蒋才人身边的献儿嚣张无比,上前一把推开素蕊,口中道:“让开!主子们的路你也敢挡!”
    素蕊被推翻在地,痛呼一声,急声喊:“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意芙正在碧云的伺候下练字,见一群人土匪进村似的闯进来,拧起眉头,道:“各位姐姐有何贵干?”
    唐绮云神色冷然不发话,倒是往日只敢背后议人是非的蒋才人狐假虎威,气焰嚣张,道:“给我把这东阁里里外外,各个角落都搜干净了!不许放过一点儿蛛丝马迹!”
    众人齐应道:“是!”
    ————
    我来了!我睡饱了!
    接下来将开启爆更模式~冲冲冲!
    免┊费┇阅┊读: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woo18.vip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