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身不疼了,可是这粗硕一大根挤入体内,又满又胀,她闭目低吟,大口喘息。
    “嗯……”
    皇帝受用地喟叹。其间虽紧窄以致寸步难行,然即便静止不动,这内壁许多媚肉皱褶片刻不停地吸咬分身,便足矣。
    “娇娇这玉穴太紧小,总入得十分艰难。”皇帝缓慢肏弄,阴道曲折深长,轻易肏不进深处。
    “臣妾天生如此,并非故意不让皇上入穴,若使您不快,还请皇上宽恕。”美人瘫软着身子任他肏着,还如此一本正经地认真解释,当真可爱得紧。
    皇帝嘴角弯起,俯身勾出她的丁香小舌,交换口中津液,待她被吻得满面通红之时,方放开她,低语:“怎会不快?娇娇这玉穴正是人间至妙之地,桃源仙境亦不过如此了。”
    意芙被他说得脸红,眼波流转,欲说还休。
    “既如此,咱们需待多入几回,让你这玉穴松快些,日后再侍寝,你也少遭些罪。”
    皇帝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意芙却觉出几分道理。
    他那物件太大,她那处又太小,虽如今入进来不太疼了,却胀得慌,况他每每额头遍布密汗,皱眉低吟,看起来费力又痛苦。
    尽管她不知为何皇帝要自讨苦吃,却愿意做些力所能及的改善。皇帝高兴了,于她必然有好处。
    书中说,处子之穴最为紧致,妇人若长久与人交欢,阴穴便会松动;若生子,则更甚。
    遂点头答应,不顾娇躯疲累,认真迎合。
    皇帝见自己床笫间胡诌的淫话,这娇儿竟也信以为真,更觉她可怜可爱。将她紧紧抱住,与他腰腹相贴,摆动劲腰,几乎尽根而出,复尽根而入,既缓且重地突破蜿蜒曲折的层层障碍,重重碾过皱褶蠕动的肉壁,次次抵至花心,间或险有突破宫口、肏入胞宫之势。
    娇儿惊呼连连,哀哀求他轻些。
    如何轻得了?
    水儿一般清透可人的娇娇蜷缩在他怀中,天真烂漫地以为他当真在替她松穴,淫浪却单纯,叫他怎么忍得住力道?
    况且她这玉穴怎么也肏不松,入了大半夜,自戌时至丑末,四更天方歇,第二日清晨,皇帝起身前再看,玉穴红肿着,可那牝户却已恢复原本大小,手指一探,处女穴般依旧紧得他头皮发麻。
    此后一连几日,皇帝仿佛刚刚开荤的愣头青,夜夜流连雨棠殿,食髓知味,欲罢不能。
    直至太后看不过眼,发话:“皇帝乃九五之尊,如今天下未定,朝局危机四伏,暗流汹涌,切莫因一小小才人,引起后宫众怒,耽误了前朝正事。”
    正是皇帝即将亲政之关键时刻,诸多密谋安排,太后皆有参与。苦心谋划岂能因一女子而付诸东流?
    几个送了亲女儿入宫的重臣,如太傅、尚书令、枢密院副使等,早就因女儿久不见承宠而颇有微词。
    摄政王倒满意得很。
    “倒是难得碰上昱儿喜欢的,原来你中意此类美人。既如此,本王便着人去多寻几个送来,换着玩,这样昱儿便不怕腻味了!”
    皇帝已登基叁年,摄政王却依然唤他小名,只有在朝堂上会称一声“皇上”,平时依旧以叔父自居,鲜少说敬语。
    皇帝笑了笑,道:“那便多谢叔叔了。”
    “哎,你我叔侄,不必客气!”
    ……
    晚间,内侍来请旨。
    “启禀皇上,雨棠殿已准备妥当,等候圣驾。”
    皇帝批奏折的笔尖微顿,继而道:“不必了。”
    内侍迟疑:“那……”
    皇帝略一思索,视线不离奏折,“就唐朴的女儿罢。她住哪儿?”
    “回皇上,唐美人住永宁殿。”
    皇帝眉峰微扬,“倒是离得近。罢了,去传旨罢。”
    “是。”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