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两人沉入那暖洋洋的琉璎池水中,并不远去池中,就在岸边。皇帝早已忍得满头大汗,玉茎贴着滑嫩嫩的阴户,激动得迫不及待就要入将进去。
    遂命她夹紧自己,一手掌住臀,另一手扶着肉棒子对准牝户,却不料长久未得肏干,那穴吃得进手指,却吃不进他这惊人巨物,刚进一个头即卡住,穴口媚肉拼命推挤他出去。
    他喘着粗气,屏息凝神,咬牙挺进去。
    这池水不深,皇帝抱着意芙,水也刚漫过二人胸脯,却难免让人胸闷,仿佛随时随地可能被池水吞没似的。意芙有些害怕,只得紧紧抱着他,蜜穴便难以放松。
    于是,前几下挺进都没肏进去。
    可是欲火烧心,皇帝再也等不得,只道一声“娇娇放松些”,而后使蛮力,硬是挤了一半柱身进去!
    怎一个紧字了得!箍得分身发疼,里头却又一吸一吸的,令他根本舍不得出去。他浑身肌肉紧绷,嘶嘶地吸气,爽得脑中仿似炸开了朵朵烟花。
    “娇娇下面这张小嘴真紧,看来是馋坏了,咬着我不准我出去。”
    意芙嘤咛着,泣道受不住了。
    “太大了,陛下太大了……”
    她哭着说吃不下,要他慢些。但见娇人云鬓散乱,金簪玉钗皆被他拔了,如瀑青丝荡在水中,一张精致小脸媚意天成,如枝头红杏,眼角眉梢都春情盎然,让男人如何按捺住肆虐之心?
    “娇娇吃得下,你喜欢的……”
    她却迷迷糊糊地摇头,只觉热汽蒸得她头脑昏昏沉沉,随时都会晕过去似的。里头又痒意搔心,腰身便无意识往前送,想借他那物止痒。
    弄过这么多回,皇帝知她这宝穴最是贪吃,喜她看着细窄娇弱,实际怎的肏都肏不松,更肏不坏,总是能尽兴。当下不再停顿,肉刃寸寸推进,破开层层媚肉,直指花心。
    深长的甬道内壁许多肉蒂恋恋不舍与柱身紧紧摩擦,刮蹭,令他射意不断翻涌,他熟练的下死力忍住……
    “啊!”
    “啊!”
    终于肏至花心,两人都爽快的大叫出声。
    巨龙尽根入洞,撑得她下身满满胀胀,并不疼,反而说不出的满足畅美。
    皇帝猛地低头含住那樱桃口,吮吸缠吻,咂品甜津。她被迫承受这份澎湃激情,亦情不自禁搂紧他的脖颈。
    铁臂将她腰身箍住,两团硕乳挤压着硬邦邦的胸肌,肉刃在她蜜穴内迅猛肏干起来。
    “啊啊啊……”
    但见琉璎池边一对交颈鸳鸯,池水在二人周身翻涌荡漾,劈啪作响。男人龙精虎猛,勇猛突进,额头汗水滴答;女人乳波激荡,星眸朦胧,气喘吁吁,娇啼声声。
    水下二人性器相交,抽出时有池水涌入,插入时池水伴着淫水一同被巨物挤出。酥胸被噼啪的池水拍得发红发麻。
    咕叽咕叽,啪嗒啪嗒……
    意芙只觉一颗心也随之上下颠簸,时而空虚,时而圆满。
    许久不曾有这般爽利痛快,皇帝顾不得玩什么花样,全副心神俱在那湿热妙穴,就这么面对面抱紧她猛肏,嘴里“娇娇”、“心肝”的乱喊,一声声低沉呻吟传入她耳内,色欲露骨,比这热腾腾的池水更蒸得人面红耳赤。
    肆意挞伐了近半个时辰,射意再忍不住,抱住娇臀往自己身上蛮横狠撞,在她失控尖叫声中抵着花心,射进满满一壶浓精,浇得她一阵哆嗦,也泄了一大波阴精出来。花穴包不住,自交合处溢出,两人混合在一起的白浊体液混入池中。
    意芙软烂如泥,神思不清。皇帝抱着她换了一处干净池水,半软的阳物依然埋在她体内,不舍拔出。
    纵然他长期习武,体力惊人,奈何政事繁忙,本就休息得少,连续熬了两天两夜,又经历了方才一场激烈性事,虽酣畅淋漓,却也疲态已现。
    草草给二人清了清身上,然后抱住香香软软的美人倒上池边床榻,沉入黑甜梦乡。
    ————
    行了行了,别扔了,人都要被砸傻了!
    我这不是来补偿你们这些馋坏了的小妖精了嘛~

章节目录

宫林晚(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客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客至并收藏宫林晚(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