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就是一个晃神的时间,斐纳利的腹部就被恶魔的长枪贯穿了,巨大的冲击力让他狠狠的撞到了宫殿里。
    巨大的气流打在奈的身上,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斐纳利已经被恶魔钉在了她身旁的墙上。
    永远都是干净的一尘不染的斐纳利,此时身上堆满了碎石,一头金发也失去了光彩,凌乱不堪。
    “斐纳利……?”,奈呐呐的说到,但她刚向斐纳利飘去,忽然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菲尔,你快去吧,不用担心我。”
    娜塔莉故作轻松的对菲尔说到,她看上去已经有六七个月身孕了,凸显的孕肚撑起了粗布的衣裙,让她看起来极具母性的光挥。
    菲尔一脸忧心忡忡,他紧紧握着娜塔莉的手,“我去确认一下爸妈是否安全,很快就回来,你就呆在这里,不要离开好吗?”
    娜塔莉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用力回握着菲尔的手,但两人的手却都在微微颤抖着,“好的,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
    菲尔咬着牙用力拥抱了娜塔莉一下,就头也不回的迅速离开了这处隐蔽的山洞里。
    几个小时之前,恶魔的信徒袭击了他们的村庄,在一片混乱之中,菲尔只来得及带着娜塔莉跑进了山上的丛林里,却和他们的爸妈走散了。
    菲尔的手握着剑柄,紧咬着牙,拼命的向山下跑去,快一点,再快一点!但愿爸妈找到地方藏了起来,但愿森林里的野兽不会伤到娜塔莉!
    藤曼锋利的叶缘划伤了菲尔的腿,过度使用的肺叶也开始发出破风箱一般的声音,带着铁锈味的液体涌到菲尔的喉咙处,又被他艰难的咽下去。
    而另一边,娜塔莉费力的用藤曼遮盖起了狭窄的洞口,扶着肚子靠在洞穴的最内侧,石头的凉意透过薄薄的衣衫渗到她的脊背上。
    “天神保佑,希望一切都好。”,娜塔莉喃喃道,但是她的心脏却越跳越快,寒意从四面八方涌来,放在心口的手也颤抖的几乎控制不住。
    “悉悉索索”,洞口的藤曼发出一阵响动,娜塔莉惊恐的看向开始透进光亮的洞口,一道粗哑的声音传来,“看我发现了谁?”
    藤曼已经被扯开了大半,那人却忽然停住了动作,大笑了两声之后,说到:“看来是见到爸妈被杀了,真是可惜没能亲眼看到啊。”
    他在说什么?娜塔莉死死的捂着嘴,后背紧紧贴在墙上,心脏的跳动就好像敲击在她的鼓膜上,一声一声仿佛死神的鼓点。
    “不过能亲手杀了父神转世,他的表现应该会更精彩吧。”,藤曼被全部扯开了,森林中微弱的光线勾勒出了一个不算壮实的黑色人影。
    披着黑色斗篷的人抬脚向山洞里走来,娜塔莉看不起这人的脸,却能感受到他身上压制不住的邪恶的感觉。
    “不要……”,娜塔莉的声音哆哆嗦嗦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沾湿了她的脸颊。
    巨大的兜帽遮住了那人大半的脸,只露出了一个白皙的下巴和鲜红色的嘴唇,听到娜塔莉的话,他的嘴角慢慢勾了起来。
    “砰——”,娜塔莉甚至看不清那人的动作,明明两人还相隔着至少五米的距离,但下一秒她却已经被掐着脖子用力按在了墙上。
    巨大的冲击力似乎要把她的五脏六腑都震碎,岩石的棱角割破了她的皮肤,剧烈的疼痛让她意识模糊,但求生的本能和母性还是让她一只手护住了自己的肚子,另一只手握住了箍着她脖子的手。
    “我差点忘了,你现在可是孕妇啊。”,那人说着,竟然松开了掐着娜塔莉的手,失去支撑力的娜塔莉就像被抽离了骨架一样瘫软下去。
    “呼,呼,呼。”,娜塔莉费力的呼吸着,她现在浑身疼的随时都能晕厥过去,但是菲尔还没回来,如果菲尔现在回来的话,肯定会遇到这个可怕的人。
    怎样才能让菲尔避开他呢?娜塔莉强打着精神思考,但她的头发却忽然被用力拽住了,“啊!”,那人拽着娜塔莉的头发,就像拖着猎物的尸体一样往洞外走去。
    就像是头皮要被揭掉的疼痛让娜塔莉根本无法思考,她只能惨叫着被那人拖到了洞外。
    “闭嘴!”,那人把娜塔莉扔在洞外,恶狠狠的说到,“你这个冒牌货,少顶着父神的脸发出那么恶心的声音。”
    娜塔莉蜷缩在地上,狼狈的护着她腹中的孩子,对那人的话没做出一点反应。
    那人冷哼了一声,“也就斐纳利那个蠢货会巴巴的追着一个冒牌货到人间来。”,他蹲下了身,用手掰正了娜塔莉的脸,“你说如果我把你杀了,他总该同意我的计划了吧?”
    “呸。”,娜塔莉朝那人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但却在碰到那人之前被一股突然冒出来的黑雾侵蚀了。
    那人站起了身,抬脚用力的踹在了娜塔莉的小腹上,“啊!”,令人难以忍受的剧痛在那一瞬间扎进了娜塔莉的小腹,一股温热的液体慢慢濡湿了她的腿间。
    “娜塔莉!”,是菲尔的声音,娜塔莉艰难的睁开眼睛向声音的来源看去。
    握着剑的菲尔双目猩红,怒视着披着斗篷的人,他放低重心,攥紧了剑就向那人冲去,“哈,我可等你好久了。”,那人轻轻的侧身避过了剑锋,抬手握住了菲尔的手腕,轻描淡写的一折。
    “啊!”,剑落下的时候,跟着飞溅而出的鲜血,菲尔的手掌呈现不自然的姿势挂在手腕上,那人竟然轻飘飘的折断了菲尔的手腕。
    黑衣人走到菲尔的身后,抬脚踹向他的腿窝,菲尔身形一晃,抵抗不了的跪伏在地,那人弯腰抓着菲尔的头发,强怕他直起身来。
    “看好了。”,那人粗哑的声音的仿佛就是从地狱传来的,菲尔紧咬牙关,他面前是蜷缩成一团,满脸泪水狼狈不堪的娜塔莉。
    ————————
    想问一下大家想看世界四的番外嘛?如果要写番外的话,肯定就是多人运动了(但是如果把斐纳利和恶魔算一个的话,还是1v1……吧(/▽\)

章节目录

快穿之趁虚而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字并收藏快穿之趁虚而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