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详的预感像是眼前火锅上漂浮的热气一样,扑头盖脸的笼罩了全身。
    谢情看着程拙砚高深莫测的眼睛,心里慌乱地回想那天晚上她劝贺远唐回去的时候。
    那天晚上他们两人坐在阳台上喝闷酒,是谢情先开的口:“好几天以前你哥就给你打电话叫你回家是不是?我都听见了。”
    贺远唐一开始不肯承认,后来被她逼问了几次,终于才肯说其实他哥叫了他好几回了,说是家里一个什么项目的核心技术人员突然撂挑子不干了,让他回去顶一顶。他害怕谢情趁机叫他回去,就不肯告诉她,每次家里打电话,就躲在阳台上接。
    谢情就趁机说:“你不是总标榜自己是个负责任的人吗?家里正儿八经的事儿要你回去帮忙,你为了陪女朋友不回去,像话吗?我可不愿意背这个锅。正事比谈恋爱要紧,回去吧。”
    对了,那个项目在哪儿来着?
    是个什么县来着。
    什么县呢?
    周围是喧闹又嘈杂的人声,吵得她耳朵里嗡嗡作响,  除了自己剧烈的心跳之外什么也听不清。她脑子里一片混乱,纷纷杂杂中隐隐约约有一条线,可她总是抓不住。
    一片嘈杂里,她听见程拙砚问:“是不是平县?”
    平县!
    是的!
    可是他为什么会知道?!
    谢情死死盯着程拙砚的脸,哆嗦着嘴唇,靠在桌沿的双手握紧了拳头,指甲刺进了手心里。她想问是不是他做了什么,可是她太清楚这问题的答案,反而自欺欺人地不敢问出口。
    程拙砚像是看出来她在想什么,又多问了一句:“远城科技是做小型机器人的,可能你都还不知道吧?他们有个很着名的国家级项目,你晓不晓得是什么?是个救援用的工程机器人呢。你知道是用在哪里的吗?你知道平县最大的产业是什么吗?”
    他上身前倾,小臂搭在台面上,十指交叉。他的动作是非常慵懒又游刃有余的,如同强悍的猎豹在捕食前,轻描淡写的舔了舔利爪。
    谢情仍保持着那个姿势,用尽办法想要平静下来,可是她做不到。程拙砚的每一句话都如同利刃一般,狠狠刺进她的心脏里去。
    她想起来了,贺远唐那天晚上提过,是个萤石矿。他说平县那边的矿里产的是蓝紫色的萤石,很漂亮,在夜里会发光。等他去了帮完了忙,一定带一块回来给她。
    矿…
    救援…
    是矿下救援机器人。
    他说好像是机器人出了什么故障,偏巧核心技术人员不见了,没有人懂得怎样把芯片安全的拆出来,所以叫他去。
    他得下到矿洞里去。
    谢情浑身发冷,胸口急速起伏,但吸不进氧气,心脏疯狂回缩,全身血液凝固了一般,大脑一阵阵眩晕。
    她骇然看着程拙砚,只觉得眼前这个人仿佛魔鬼,又一次要将她拉到深渊里头去。
    程拙砚仍靠在桌沿上,从谢情的表情猜出来她是反应过来了,正要再开口继续说,却发现她脸色发青,额角有汗顺着鬓发滚落下来,急剧地倒气,满屋子热闹的烟火气都不能给她的脸添上一点点颜色。
    她这模样程拙砚再熟悉不过,一看就知道她这是又要发病了,吓得不敢再说,立刻站到她身边去,手臂用力把她扶起来,“我的人付过帐了,你脸色不好,我扶着你出去透透气。”
    谢情自己也晓得不对劲,很需要一些新鲜空气,可是她根本站不起来。
    程拙砚就半揽着她,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扶着她慢慢往外头走。
    整个大楼里暖气都开得很足,对于谢情这样的情况,反倒更让她无法呼吸。程拙砚应付她这种情况也很有经验了,弯下腰打横把她抱起来疾步往大楼外头走。
    天已经全黑了,大楼外头下起了一点小雨,洋洋洒洒地在冷白色的灯光里头,飘成一片薄薄的迷雾。
    冰冷的空气带着水汽扑面而来,呛进了谢情的鼻子里去,引发了一阵剧烈的咳。
    她从程拙砚的手臂里用力摆脱出来,扶着一边的墙壁站着。可是她咳得实在太厉害,以至于终于全然不顾路面的积水,整个人都蹲在地上。灰色的薄羊绒裙摆吸了脏水,晕出一大片泥污来。
    程拙砚的司机跟着跑了出来,看见谢情的样子吓了一跳,犹豫着要不要去帮忙。程拙砚摆了摆手,接过自己的外套穿上,又接过谢情的大衣和一把伞,就让司机先走了。
    谢情还蹲在地上,也许是新鲜的空气终于让她好些了,她终于停止了吓人的干咳和破风箱一般的喘息。可是她似乎依旧站不起来,靠着墙壁蹲在那里,浑身战栗着,从喉咙里发出受伤了的野兽一般的呜咽声。
    程拙砚撑起伞,站在她身后,替她披上她的驼绒大衣。
    他替她挡着雨,却没有拉她起来,由着她蹲在那里哭。驼色的大衣也吸了脏水,晕出难看的灰黑色来。
    他看着她蜷缩的身影,心里无法控制的翻滚起报复的快意。
    我也曾经像你这样的痛过,他想,现在你终于知道了吧?你总算晓得,你几次叁番的离开我,那种搅动灵魂的痛是什么样的了。
    这还不够,他想。
    他举着伞,也蹲了下来,在她耳边说:“看来你是明白了。的确,都是我安排的。你也知道在矿井里头,什么样的事情都会发生的…你看,我自始至终,在松州都没什么人手,只有我自己罢了。小情,我早说了,你有什么能拿来与我抗衡?”
    这一次,谢情没有回答,她顺着墙壁一点点的滑下去,直到整个人都倒在水坑里,终于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章节目录

何处是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斜阳映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斜阳映酒并收藏何处是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