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过无数次他们再次相遇之后是什么样子。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会变成眼前这样。 他目光复杂的带着一丝求救的意味,看向了一旁看热闹的敖小蓟。 陈婷婷抱着他哭的稀里哗啦,这位在人借宿有杀伐果断之称的天行门门处,在此刻和当初那个剑奴没有什么区别。 沧澜和碧海潮生不怕死的凑热闹,在他耳边呱呱呱地抱怨着这三百年来的所有的事情,主要是沧澜在控诉叶无的不作为,明明当初和他签订了契约,可结果自己一个人不声不响跑去当了魔尊。 花月镜倒是出奇的长大了一点,仍旧是个小萝莉,她可能比其他人要更局促一点,因为她更加担心叶无会不会有什么改变,直到见她一脸无奈的站在那也上去凑热闹了。 金无月安静的站在一旁,她已经看不见了,其实并不是不能治好,只是她不愿意。 她的眼睛是她自己废掉的,她当初非要去看个清楚上面的那场战斗发展成什么样子,硬生生将自己的眼睛废去。 她在这三百年来其实一直都有些后悔。 她后悔过无数的事情,最后悔的事情是当初不分青红皂白直接诬陷了叶无,如果没有这件事,那就不会有之后的事。 她并不后悔当初背叛,那是她唯一的选择。 她今日过来只是单纯的想来看一看,今日过后,她就不会再过来了。 她所有的恩怨情仇在今日之后已经一笔勾销,从此世上便只有她一人。 叶无察觉到了她离开的动静,抬头看了过去,目光中闪过一丝复杂,张口有些想叫住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龙雅安静的站在人群之外,和白朔风一样的安静。 叶红儿她们也并没有靠近,而是在远处,仍旧在看着这里。 叶无目光先落在了龙雅的身上。 龙雅对着他微微一笑,然后扔给了他一个玉简。 那里面写的是现如今已经重生的陈小雨的信息。 她现在加入了一个很小的门派,天赋还算不错,至少在那个小门派很足够了,日子过得也很好。 陈小雨复活了,只不过如今的陈小雨是龙雅亲自带着去往鬼界要求那边让陈小雨直接转世的。 叶无原本是想要亲自去,不过他那时刚刚和缪昊苍一战之后身受重伤,直到几十年前,才堪堪恢复。 但他没有让陈小雨带着记忆转世。 毕竟现如今,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当年的陈小雨之所以会死,又能够保持住魂魄,无非也是叶紫儿。 而现在只要她能过得很好就足够了。 想到叶紫儿,叶无目光黯淡了一瞬,然后看向了叶红儿她们。 她们六个人,站在不远处,身上的颜色可以足够很好的将她们区分开来,可是少了一个。 叶无沉默了下来。 他和她们遥遥相望,谁都没有开口。 又或许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的身体内的血缘关系早就已经,被毁灭之道冲刷的干净。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叫她们,是妹妹还是姐姐? 感受到气氛的凝滞,众人也都不约而同的将场地让给了他们。 叶红儿终于还是轻轻一跃,来到了叶无的面前。 她们看着面前这个青年,半晌,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 叶红儿拍了拍叶无的肩膀。 “长大了。” 叶无眼角顿时微微一跳。 他把手收在袖子里,紧握成拳,甚至还有那么一丝的颤抖。 叶黄儿有些忍不住这种气氛,直接上前去勾住叶无的肩膀,其实现如今的叶无比她高了一大头。 “怎么?你该不会不打算认我们吧,我告诉你,你再怎样也是我们弟弟,你总不至于因为当年那件事儿就再也不想见我们吧?” 她一边故作轻松地说着,一边却忍不住红了眼眶。 三百年来她们一直都希望能够让叶紫儿回来。 可是叶紫儿做得太绝了。 她大概从失去了修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在谋划着这一切了。 是她们这些当姐姐的没能够发现,如果能早一点发现自己妹妹身上的不对,如果不是看自己妹妹一副若无其事就真以为没有事了,又怎么会铸成今日这一切? 叶黄儿终于有些忍不住地趴在了叶无的肩头,叶无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肩膀处有些温热。 他喉咙有些堵得慌,他长这么大,哪怕是他当初身为兄长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见过叶黄儿哭。 叶无然后抬手将叶黄儿揽在怀里,拍了拍她的背。 叶黄儿身体微微一颤,终于再也忍不住地痛哭出声。 见此,叶青儿也直接扑了上来。 “叶无,你怎么能狠心三百年不见我们?” 叶绿儿更是早就已经和叶蓝儿抱成了一团。 叶红儿闭着双眼,颤抖的身躯出卖着她的情绪,叶橙儿紧紧的抓着她的手。 叶无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抱歉,是我这个当哥哥的不够格。” 叶黄儿趴在他的怀里,忽然狠狠地对着他的腹部全力出击了一拳。 叶无也忍不住闷哼一声,他完全没有丝毫的防备。 叶黄儿直接抬起头来,凶神恶煞地抓住他的衣领。 “混账东西,你说什么呢?你说你是谁哥哥?” “叫姐姐听见没有?” 叶青儿也翻了个白眼,给了他一掌。 “别以为你恢复记忆,就好像自己能真的当哥哥似的,你也不看看你那德性,是弟弟就给我当一辈子的弟弟!” 叶无顿时苦笑着点头。 “是是是……” 场面瞬间乱作一团,有些什么东西也终于开始化解。 器灵悄无声息的离开叶无的身体跑到了角落里面。 “汪得寿!”她看着这个小女孩,十分准确地说道。 小女孩嘴角抽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把一个东西塞进了她怀里,转身离开了这里。 “给他!” 器灵看着手中的那封信,转身去给了叶无。 叶无有些不明所以的拿过来。 信是汪得福给的。 上面只有寥寥几行字。 “我大限本就将至,所以才选择这条路。” “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说是我儿子其实真没有错。” “好好干吧,未来的路还有很长,其实才刚刚开始而已。” “爱你的老父亲。” 作者题外话全文完!

章节目录

姐姐废我一百次修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国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国宝并收藏姐姐废我一百次修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