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乐手指沿着纹路缓缓移动。
    这道石门上纹路很流畅,中途不见任何中断迹象,很显然是一笔完成。
    至于那些宝石,应该是刻画完成后,额外添加进去的,目的是什么不得而知。
    不过他忽然觉得,这些纹路看起来非常眼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在哪见过呢?”
    徐乐仔细回忆和纹路有关的一切。
    纹路。
    纹。
    符文!
    是文宗师画的那道‘护’字符文。
    想到这,徐乐赶紧敲了敲自己胸口,紧接着,那道‘护’字符文瞬间浮现。
    只见,除了正中央那个护字外,在周围还有一圈特殊纹痕。
    王豪凑上前来,看了眼那些特殊纹痕,又看了看石门上刻画的纹路。
    他忽然惊讶道“老徐,这不是梅宗师画的那道防护符吗?为何上面的纹路和这石门上如此相像,难道梅宗师来过这里?”
    徐乐摇摇头,轻声道“不,这道符是文宗师所画,只不过是由梅一更宗师代替转交给我们。”
    “文武宗师?”
    “没错!出发前,梅宗师传音告诉我的,除此之外,他还说了这套符文的使用方法。”
    说完,徐乐陷入沉默。
    其实,还有一点他刚刚没有说。
    梅一更不仅将这道符文的操控方法告诉了他,还特别强调这是文武专门要交给他的。
    至于,文武为什么要将这道符文交给他,徐乐当时问过梅一更,梅一更也不清楚,他只负责跑腿。
    徐乐仔细研究着石门上的纹路,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
    他从储物空间拿出那根散发微弱光芒的树枝,举着它沿着纹路轻轻划动。
    从上到下,一气呵成,没有中断。
    不过,有些尴尬的是,徐乐画完之后,石门并没有任何变化,还是一动不动。
    “不应该啊!”
    徐乐心中疑惑,这条纹路很显然和符文有关,也许画出对应纹路就是开启石门的方法。
    虽然不知道这古墓和文武有没有关系,可即便没关系,自己推断应该也不会错呀!
    为何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难道是自己刚才方法用错了?
    想到这,徐乐再次举起树枝,沿着纹路划动,不过,这一次他在树枝上加持了元力。
    这一次,石门上有了明显变化,只见,树枝划过的部分竟然散发出耀眼光芒,光芒照射之下,整个通道都点亮。
    而当徐乐一笔完成后,那道纹痕就像活过来一样,开始不断旋转。
    徐乐本以为这样就可以推开石门,可事实却给他上了一课,尽管纹痕都已经被他画活了,可石门还是无法推动。
    这石门不会是卡住了吧?
    那我在这花费这么多时间有何意义啊!
    徐乐皱眉,有些烦躁。
    要不干脆暴力拆卸吧!
    他懒得再去研究这门上的纹路了。
    不如直接一刀劈了它!
    嬴云音能清楚感受到徐乐情绪的变化,她轻轻走上前,握住徐乐大手,柔声道“别着急,我们再想想办法。”
    徐乐深吸一口气,将内心烦躁情绪强压下去,微笑着转过头看向她。
    嬴云音看他虽然在微笑,可仍紧皱着眉头,便想伸手帮他抚平。
    她轻轻抬起手,抚向徐乐额头。
    徐乐没有反抗,任由女孩抚摸他的额头,女孩那温柔的动作,早已将他内心烦躁情绪清除得一干二净。
    轻轻抓住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情不自禁放到嘴边亲了一下。
    徐乐看向面色羞红的女孩,轻声道“放心吧,我没事了。”
    说完,他再次看向石门,这一次,他有很大把握能成功开启。
    刚刚有些烦躁,所以思维紊乱,不过在冷静下来之后,他忽然想到,既然元力可以画符,那么气血之力应该也可以。
    而之前石门没有成功开启,很可能就是因为缺少气血之力去激活。
    想到这,徐乐拿出树枝,催动气血之力加持其上。
    只见,在气血之力加持下,原本树枝上那几丝金色血液竟然自动飞向石门,瞬间融入那些宝石当中。
    “砰!”
    一声巨响,石门自动打开。
    虽然石门被成功打开,可几人并没有掉以轻心,毕竟,石门内是什么情况无人知晓。
    徐乐轻吸一口气,一手提着刀,一手提着照明物率先向内走去。
    刚走入其中,石门内部忽然亮起灯光,一口无盖石棺映入眼帘。
    无盖石棺横摆在正中央,上方正滴着红色粘稠状液体,滴在石棺中,发出‘啪啪’的声响。
    石棺之内,装满了那种红色粘稠状液体,看起来有些令人作呕。

章节目录

这游戏玩的就是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芋地鸽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芋地鸽鸽并收藏这游戏玩的就是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