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定骑着自己的爱马,如同她一般浑身穿着喜庆的红色,颇有几分像是五花大绑的粽子模样。
    随后,他看着自己的目光一定带着十足暖暖的笑意,从高昂的大马上落下,痴痴的看着她。
    如果要问姜月白为什么知道,因为身旁已经有人在痴痴的笑着,笑声诉说着王爷的难得失态。
    姜月白原本应当被喜婆背着入轿子的,却不想看到了眼前熟悉的鞋子,随后便被抱起了。
    “你在今日坏了规矩,不怕让旁人看了笑话?”
    “媳妇,不知道有多少的女子羡煞你,你倒是好,还数落起我了。”
    如此的殊荣,确实是会被羡慕的不得了。
    姜月白上了花轿端坐好,偷偷掀开盖头的一角,轿子稳稳的起来,周遭的鞭炮声和吵闹声仿佛隔世响起。
    她来到这异世到现在,有了家人,现在也终于要有了名副其实的爱人了。
    新娘为何结婚那一日会哭呢?因为到了那时的心境和一般的时候会截然不同。
    姜月白以前不怎么理解,但是如今自己感同身受的知道这四周的一切都是为了她,那种内心深处的颤栗便变现了出来。
    雪流觞在轿前骑着大马,走着走着还要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花轿,随后微微一笑。
    “王爷,您这还没有到宫里这就已经回头了不下三四十次了,是怕王妃跑了吗?”
    卜将军作为这次的功臣一并过来结亲,但是这王爷的模样真的是让人忍俊不禁。
    “你懂什么?我这是怕媳妇看不到我想念我,所以特地给媳妇几个回眸一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接亲的路线便是从姜家村到皇宫,这一路可谓是不长不短。
    周遭的摊贩早早就让出了街道方便通行,毕竟这接亲队伍的人数可是史无前例的多。
    姜月白听了这熙熙攘攘的一路后,终于到了皇宫内。
    皇宫的规矩比起外面自然要多的多,姜月白以前了解到的只是皮毛罢了。
    姜月白和雪流觞一人牵着红绸的一头,终于等来那句一拜天地的时候,突然心中有几分的感慨。
    双方向着天地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一躬,随后身子缓缓的直起。
    “二拜天子为上。”
    “三拜父母高堂。”
    “夫妻对拜,喜结连理。”
    “礼成。”
    中筹交错,姜月白被先送入了洞房之中,雪流觞还有其他的皇亲国戚需要交代,估计要稍晚一些才能回来了。
    成亲这一日啊,所贯穿的大概就是等这一字罢了。
    但是姜月白没有想到的是,不过一会儿雪流觞便已经回来了,并且挑开了她的盖头给了她一个深吻。
    让她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喘气不匀了。
    “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是”
    “大婚的日子肯定是要用来陪媳妇的,怎么可能在他们那里耽误时间?”
    雪流觞笑着将姜月白头上那些繁琐的头饰卸下,“媳妇也快点换一身衣服,我们现在正是逃跑的好时候。”
    逃跑?
    大婚之日,要跑到哪里去?
    姜月白就这么微微一愣就被雪流觞抱着跃起,直接从窗口溜了。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去真正和媳妇结婚的地方啊,你肯定不喜欢今天的仪式对吧?”
    “不过碍于我们皇家的面子,要走的过场也是需要走的,不过我更希望给媳妇一个同样属于媳妇的婚礼。”
    其实,她也没有那么多不满。
    这古代的嫁人方式无非就是如此,她到了这里之后就有了这样的觉悟,并没有什么不满的。
    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还记得她说过的话,原本她以为他就是即兴问起罢了,所以她也只是说了寥寥几句。
    宫中何其大,姜月白还有许多没有来过的地方,而这次雪流觞却是十分轻车熟路。
    这应该是已经靠近了冷宫的地方了,人烟稀少,他轻车熟路的走到一个寝宫,里面已经布置好了。
    “我没有找到媳妇你说的什么婚纱,戒指或许也并不是媳妇所说的那种什么钻石的”
    “不过,以后如果媳妇喜欢,我们还可以去做其他的戒指,总有你喜欢的,或许也可以找到最像是媳妇所说的戒指的东西。”
    雪流觞的手上有两枚小小的指环,细细的如同她描述的那般,上面镶衬了一颗小小的宝石,如同戒指一般。
    姜月白早以被感动所吞噬,眼中缓缓的流出眼泪来,“我都说了你不用在意的,干嘛还非要准备这些东西?”
    “不是我在意,而是我觉得这也有别样的意义。”
    “媳妇你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而不一样的婚礼可以更好的说明这一点。”
    “我们这里的婚礼代表的是我,而你们那里的婚礼则是代表的你,不是哪种都可以,而是应该有的我都想让你有。”
    “虽然这个婚礼十分寒酸简陋,甚至都没有人来见证,但是这是真正属于你我二人的,不是为了给谁看,没有太过正式,是我想给你的。”
    他说的一脸认真,姜月白忍不住就笑出了声,“我说的婚礼和这个有着不小的差距呢。”
    “那以后我再改正过来就好了。”
    雪流觞扔着戒指的模样好不纠结,“媳妇,接下来的步骤是什么样子的?”
    “有人会问你问题,你要回答愿意或者不愿意,起誓之后给对方戴上戒指。”
    “媳妇,我们要不要来完成这个仪式?”
    这里没有第三个人,有了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步骤如何。
    姜月白清了清嗓子,“雪流觞,你是否愿意娶姜月白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雪流觞一脸的郑重,“我愿意。”
    “姜月白,你是否愿意嫁雪流觞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姜月白说完之后直接笑出了声,“感觉好傻啊。”

章节目录

娘子身娇易推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杏园桔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杏园桔子并收藏娘子身娇易推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