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义伯府,洗秋苑。
    已是深秋时节,洗秋苑如同其名,凄冷清寒。
    院门尚未落锁,透过敞开的朱色大门望去,依稀可见院中树木凋零花草谢,主院正中央的池子里的芙蕖早就干涸,水已经发臭了,整个院子显得死寂沉沉。
    此处不同于安义伯府内的其他院落,说是门可罗雀都是客气的,荒荒凉凉的,根本不像是人住的地方,更别说是世子夫人的院落了。
    赵婉宁独自坐在院子里放着的摇椅中,摇椅上面的朱漆都已经斑驳剥落了,她枯瘦见骨的手用着泛黄的白手帕捂着嘴,止不住地咳嗽。
    “夫人,您怎么大冷天的就出来了,也不多穿几件衣服,这样下去,身子怎么能好?”
    百合满脸急切地从屋里奔了出来,手中搭了件已经泛白褪色的蓝色棉袄,就要往赵婉宁身上披。
    棉袄已经浆洗了太多次,里面的棉花都已经成了棉絮,哪里挡得住凛冽的秋风。可是,这却是这院子里最好的衣服之一了。
    百合将夹袄披在赵婉宁的身上,赵婉宁勉强止了咳,无力地摆手说道“不碍事的,我自个儿的身子我还能不知道?都习惯了。”
    赵婉宁从武成侯府嫁到安义伯府五年,尝尽人情冷暖,百合是她身边唯一剩下的丫鬟,陪着她在这洗秋苑受尽了苦,也是她在这世间仅剩的依靠了。
    百合看到自己夫人清瘦疲惫的模样,哪里有半分当年那个惊艳京都的武成侯府大小姐的影子。
    她硬生生地将眼中的泪水逼了回去,强颜欢笑道“夫人,奴婢今日从陈管事那里领了些粥,这就去热热端给您喝。”
    说着百合就要往屋里回去。
    “慢着,百合……”
    赵婉宁唤住了她,“伯府今日有什么喜事?”
    “哪、哪有什么喜事,夫人多心了。奴婢去给您热粥”百合面上有几分紧张,她不等赵婉宁再问,快步跑进屋子。
    赵婉宁阻挡不及,口中的疑问被堵了回喉咙里去。
    等到百合将热好的粥送到赵婉宁嘴边小口小口地喂她的时候,赵婉宁这才摆摆手,勉强支起身子,无奈道“陈管事哪里会无缘无故送百合粥过来,怕是哪房的主子有什么喜事吧。我不怪罪你,你且说与我听就是了。”
    “夫夫人。”
    百合再也撑不住了,一下子就跪了下来,扑在赵婉宁的羸弱的双腿边,眼泪哗啦啦的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止不住地往下落。
    “奴婢”
    百合言语间有些迟疑,但咬咬牙,还是说了出来,“夫人,今日今日是绮罗那贱婢生的孩子的满月酒”
    原来是这样赵婉宁闭上了双眼,嘴角边闪过一丝讽意。
    绮罗和百合一样,都是从小陪赵婉宁在武成侯府长大的丫鬟,可以说是她身边最信任的人了。
    后来赵婉宁嫁到安义侯府,两人也跟着陪嫁了过来。她身子不好,暂时不能受孕。绮罗便趁此机会爬上了她的夫君、安义侯府世子贺连宣的床。

章节目录

嫡女重生:谋嫁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黄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嫦并收藏嫡女重生:谋嫁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