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都城外,往西南方向,约莫八十里处。
    这里风景如画,艳阳高照,官道之上,还有许多商队,路人,行色匆匆,正在赶路,途径这处前往云都地必经之路。
    忽然——
    唰!唰!……
    当两道如流星划破天空地穿梭之声,陡然响起,两道气息可怖地身影,竟在一瞬之间,由不同方向,出现在了天空之中,在此处相遇了。
    并且两人在此碰面,还是因为心生感应,所以才会在这里汇聚。
    此二人,正是风城阳,还有宫鸿天!
    “宫老,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居然又见面了。”
    悬浮在高空之上,风城阳气势如天,宛如一尊盖世战神,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流露出了极为可怕地气息。身上地威压,稍微显露一丝出来,就吓得下方那些商队们,瑟瑟发抖,匍匐在地,丝毫不敢动弹了。
    “自从雪域一别,其实我一直都在关注洛辰,并通过各方查找,终于发现了一丝蛛丝马迹,就是洛辰那贼子,竟又潜入了雪域之中,图谋不轨,但没有想到,他竟将整个天山剑派数百年基业,统统都给毁于一旦,此贼若不除,简直天理难容啊。”
    宫鸿天抱了抱拳,倒是显得非常客气,甚至还替自己,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共同对付洛辰,借题发挥。
    若是熟悉宫鸿天的,就会知道,他这个人,绝不会做赔本买卖,尽管明面上,他追杀洛辰,一是为了徒儿‘东门皓轩’复仇,二是为了响应天下号召,共同追杀魔族,但实际上,在宫鸿天心里头,还有着另外一把如意算盘,正在打得噼里啪啦直响。
    那就是,宰了洛辰之后,宫鸿天也想得到,他那诡秘难测,可越阶而战地强大功法。顺带再收了,洛辰储物戒指之中,那海量财富。
    现如今,在东部天域之中,谁不知道,洛家占据了一处灵石矿脉?并且洛辰这一路走来,还斩杀了许多圣皇强者,甚至就连九阶魔核,洛辰手中,恐怕都有几颗。
    如此可观地财富,就算是宫鸿天这等强者,也忍不住眼红了。
    故而,他才会如此锲而不舍,如跗骨之蛆一般,死咬着洛辰不放,就是为了,从洛辰身上,得到这些好处啊。
    “宫老,这洛辰贼子,他之所以能得手,全都是他学了一身狡诈本事,偷偷潜入了天山剑派之中,防不胜防。”
    说到这里,风城阳眼中,不由闪过了一道极致地杀意,低沉道“所以说……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洛辰逃掉了。这厮进入云都之中,必定是想借传送阵,离开云州,从此龙归大海,鸟入山林,再也无法追杀他了。”
    “可是,要想从云都离开,本尊又岂会容许此事发生?”
    越说,风城阳地语气之中,越是气愤,直言不讳道“宫老,你若是有意,诛杀洛辰贼子,待会儿,你我就一同杀入城主府,逼那牧远航就范如何?只要他不同意借出传送阵,那洛辰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逃无可逃了。”
    “风兄,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岂能不同意?只是,那洛辰贼子一身宝贝,你我之间,又该如何瓜分?若是等宰了洛辰之后,再进行商榷,恐怕就会伤了和气了。”
    宫鸿天是个精明人,在动手之前,自然会盘算一番,闯入云都之中,逼迫牧远航就范,究竟是否值得。万一牧远航不肯,双方打起来,只怕他们两人,未必能从容退去啊。
    “放心吧,宫老,只要你愿意全力出手,与我一同逼迫牧远航就范,等宰了洛辰之后,无论什么宝贝,统统归你了。”
    本以为,风城阳会讨价还价一番,可是,愤怒之下,他根本不在乎那点资源了,而是大手一挥,直接给了宫鸿天一个许诺,说不要那些财富了,毕竟,比起整个天山剑派地损失,洛辰身上那点宝贝,又算得了什么呢?

章节目录

龙傲剑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纯甜橘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甜橘子并收藏龙傲剑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