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屿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如果我当初回头肯找你,我们就……”

    “不会。”薄覃桉打断他。

    “游屿,如果一个人能够离开另外一个,也能生活得很好,这才是真正的独立和长大。”他弯眸笑起来,比如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他希望游屿能拜托原生家庭带给他的枷锁。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在一起。

    他喜欢的,是游屿的坚强与倔强,如果他看中的小孩哭哭啼啼总是靠别人的帮助,那么不认识也罢。

    游屿幻想过很多次,自己只要站在窗台边就能看到薄覃桉等着自己。

    他飞快下楼,扑向薄覃桉,薄覃桉接住他吻了吻他的眼角。

    “哭了?”

    “哭了。”游屿点头,笑道:“听说难过的眼泪很咸,但高兴的话是甜的。”

    “你要不再舔舔?”他指着自己的眼睛建议道。

    薄覃桉拍了下他脑门,“胡闹!”

    唐瑜琪那边速度挺快,何之洲松口庭外和解后,要求与游屿见一面。游屿实在是不想再跟何之洲掰扯,没同意。后来何之洲在他家门口堵了一次,游屿气得骂骂咧咧绷着劲忍住没对他出拳头。

    去灿星报道,已经是初秋。

    疾控那个项目灿星也没拿到,被突然冲出的黑马摘得,据说跟疾控那边的领导沾亲带故,其中的弯弯绕绕游屿也没细问。第一天上班时,灿星老板握着他的手说小游好好干,你在何总那边什么待遇,我们这边只多不少。

    在何之洲那得不到的重视,在灿星游屿拥有充分的尊重。来灿星,其实也是游屿有意要气何之洲。从合作伙伴变对手,不论哪见都尴尬。

    发工资那天,游屿拿着工资请薄覃桉吃饭。

    回家的路上,薄覃桉忽然从兜里拿出个四方的小盒子,游屿不看都知道是什么,笑道:“你要向我求婚吗?”

    “你愿意吗?”薄覃桉问。

    游屿眨眨眼说,“一点都不浪漫。”

    薄覃桉淡笑道,“太浪漫的事我做不出来,我想你也不喜欢。”

    虽然法律不允许我们像平常夫妻一样领证结婚,你我周围的亲友也有接受不了同性之间的感情。但总有办法让你成为我真正的家人,我们拥有共同的财产。我死了财产由你继承,你死了我拿着你的财产生活。

    “我不想找代孕。”游屿从薄覃桉手中接过戒指,仰头将其放在眼前,顺着夕阳橙红色的光。他从戒圈里看到了飞鸟,正好变绿允许新人通行的灯。

    晚风似绸缎般自他指缝掠过,他将戒指还给薄覃桉。

    “只有我们两个人。”

    只有游屿和薄覃桉之间的生活。

    他玩笑道:“老了就让你儿子给我两养老。”

    “好。”薄覃桉都答应。

    游屿曾经幻想过被求婚时自己该如何感动,可事到临头,薄覃桉却用了他最舒服最容易接受,足以熨帖他整颗心的方式。

    让他觉得踏实。

    向前走是新的生活,向后走是温暖的家。

    他于盛夏遇见他,于初秋离别。

    他于盛夏重逢他,于初秋相爱。

    盛夏在他的印象里,像是含着冰块站在大敞着冰箱前,从中寻找着无糖气泡水。

    他不喜欢吃太多的甜,可最终还是溺于糖水中。

    ——全文完——

    ※※※※※※※※※※※※※※※※※※※※

    从初秋至春日,感谢相遇,祝大家都有心中的盛夏。如果有什么对文中的疑惑,可以来薄情尾声那条微博评论问我^^也欢迎阅览全文后,提出自己的意见,或者是感想。长评就更好啦!)还没收过呢!新文《危情游戏》于六月一日儿童节开始更新。赛博朋克,古早狗血。新文预收已开,五月中旬微博会放一小段预览。

章节目录

薄情盛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迷幻的炮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迷幻的炮台并收藏薄情盛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