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也能聊的这么久?叶雨眉头一凝,她去厨房的身影顿时往大门走去,语气一冷道:“尚元枫!你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看叶雨一声喝下,尚元枫只能侧身让出赖僻的身影,抬手极其无辜道:“老婆,这不怪我,是赖僻吃饱没事干想找你聊天的,我也是躺枪的人!”
    看到叶雨,赖僻忙闪身进来,恭敬的叫了声“嫂子”,而叶雨却是轻点颔首,对尚元枫警告的看了一眼,笑道:“那就进来说吧。”
    说完她率先转身去大厅里的沙发坐了下来,赖僻也忙跟了进去,仿佛后面有一只恶魔在追着一样,尚元枫没法,只得耸耸肩无奈的关门。
    尚元枫一把坐到叶雨的旁边,亲昵的搂着她的腰,整个人跟没骨头的似的靠在她身上,叶雨想挣脱开来,男人却是越搂越重,最后叶雨只能妥协,倒了一杯茶放在了赖僻的面前,柔声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或者――是他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你也可以跟我说说。”
    他做了过分的事?天大得冤枉。
    尚元枫端正身子,桃花眼带冰的扫向赖僻,“赖僻,我什么时候对你有过分的时候?”
    “没有!没有!”赖僻额上挂着的汗更多了,忙解释道:“枫少平时很照顾我的,还让我去公司上班,怎么可能欺负我呢。”
    就算是欺负了,他还能找叶雨说嘛!这一说,岂不是让自己更死无葬身之地了。
    赖僻这么一说,叶雨反而觉得男人在掩盖什么,“你给我安静!我问赖僻又不是问你,你心虚个什么劲。”
    “好,我不说话。”说完尚元枫做了一个拉手链闭嘴的手势,扭头望向另一边,只不过趁叶雨没注意的时候扫了赖僻无数记刀眼。
    叶雨无奈的一笑,要不是有人,她真的想问这个男人,能再幼稚点吗?“好了,你说吧。”
    赖僻握了握茶杯,最后咬了咬牙一口气说道:“对不起!其实我来是想找你说一件事情的,就是读书时期我撒了谎,其实枫少之前是真的为了救你而受伤的,而那个撞你的人,是婉萝。我……我为了婉萝,故意在医院那里说了谎,所以你那时候所听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尚元枫一怔,不敢置信道:“你喜欢婉萝。”
    大哥,你的重点听到哪了?
    叶雨抚额,作为一个在身边玩得人,连赖僻喜欢秦婉萝的事情都看不出来,真的是够迟钝的。
    她沉眸想了想,平静道:“从我答应当他的女朋友开始,他之前的一切过往我都不在意了,只想好好跟他在一起,我是做好了重新开始的打算,不过还是很谢谢你,能告诉我真相。”
    “真的很抱歉!我该说的都说完了,心里也轻松了不少,谢谢嫂子的原谅。”说完,赖僻起身要走,“那我现在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估计云里雾里的只有尚元枫罢了,他看看叶雨,又看看赖僻,眉头一皱道:“这就完了?”
    估计除了叶雨跟赖僻,就连尚元枫也不知道,因为那件事情,叶雨误会了他,也让尚元枫追了好几年的单角戏。
    轻拧了下尚元枫的腰,叶雨向他使了一个眼色,说道:“还不去送送他。”
    “好,好,我送。”尚元枫无奈的应着,他能有说不的权利吗?于是起身走到赖僻旁边,揽着赖僻的肩膀一边向门把走去,道:“走吧,本大少亲自来送你。”
    叶雨坐在沙发上,却是沉思了起来,芳琳最终是自首了,连那于冰露也坐实了罪名,关于那场车祸案才真的落幕了。
    昭然可见的,雅静也跟欧阳逸在一起了,现在她身边的人都成双成对了,日子也过的挺不错的,不过最可惜的就是天祥,自从他们俩结婚后,他也从公司辞职了,打算回去帮他爸爸。
    陆伯母给他介绍了无数个相亲女孩子,天祥都没答应,只是想着应敷了事,但没想到最后,还真的有个女孩子对他死缠烂打,最后还成功了。
    一切都往好的发展起来了,她心里才真正的算安定下来,虽然尚妈很不满意她,但毕竟婚都结了,有她儿子这个中间人,她也不会太为难她。
    “叮咚——”尚元枫的手机响起了微信的声音,叶雨从桌子上拿来看了一下,是他弟弟发来的微信,说是让他们这个星期天回老家吃饭。
    叶雨沉默半晌打出了一个“好”字,刚要退出去却看到下一条是他跟冯建阳聊的微信,她鬼使神差的点了进去,翻开了那聊天记录,顿时让她一僵。
    她从来都不知道,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可聊的,后面是语音她就懒得听了,直接略过的,而当翻到前面两人第一次约会,尚元枫竟然跟别人打小报告说自己喜怒无常的时候,叶雨才真的是有点崩溃了。
    他不知道做错的地方,还有意思打小报告说她的不对?怎么看,都觉得还是建阳会做人,而不是这感情白痴。
    叶雨抿了抿唇,杏眼一沉的看了眼手机,把它放回原位,这才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却是尚元枫回来了,他看到叶雨,一把拥住叶雨的肩膀,亲昵的说道:“老婆,我们该去睡觉了。”
    “不急,还早呢。”叶雨扬起一个笑脸,捧着他的俊脸,笑道:“我亲爱的老公,我刚刚让你去送人出去,结果去了这么久,不知道的,我还以为你亲自把人送回家呢。”
    尚元枫干笑了一声避开叶雨的视线,“这不是还跟他说了一下明天公司的事吗!”
    说公司的事是假,其实是跟赖僻了解事情的经过,这可不,赖僻一说出事情的经过,尚元枫整张脸都气绿了,合着他之所以追叶雨追的那么悲催,还有赖僻那一份功劳呢!
    所以赖僻一说完,尚元枫就拳头紧握都往赖僻脸上跟腹部打了几拳才作罢,赖僻也不闪,就一直任尚元枫打,因为心底里他就觉得很对不住尚元枫,为了秦婉萝,他破坏了他们两个本该有的缘分。
    还好最后叶雨还是跟尚元枫在一起了,不然他的罪过就大了。
    大结局 番外
    “是嘛!”可她怎么就不信呢,叶雨笑着的时候,绝对是一个温柔的美人,让尚元枫的眼眸一深,揽着叶雨的腰就是一阵深吻,手也悄然伸进她的衣服。
    心里想着的是,终于可以好好的两人独处了。每次关键时刻都被人打搅,他真的想骂人了,没病都要憋有病。
    “等、等下!”叶雨好不容挣脱开来,一把撑开他的胸膛拉远距离,在男人一脸不悦的神色她轻笑出声,在他耳边耳语撒娇道:“老公,我现在有点渴了,你先给我倒杯水吧!我在房间――等你哦。”
    说完叶雨蜻蜓点水般吻了尚元枫的侧脸,顺便还像他抛了个媚眼就上楼了,尚元枫没法,只能认命的起身去厨房倒了一杯水,然而去到房间的时候,却悲催的发现门竟然被反锁了?
    what?什么情况啊这是!
    “砰砰——”尚元枫使劲的敲了敲门,“老婆,老婆,你快开门,你把门反锁了,我进不来了。”
    “进不来最好!”叶雨轻哼了一声,最好让你□□焚身,谁让他是个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尚元枫,你最好给我想想你做错了什么事情!否则我连门都不会给你开,你就睡客厅吧你。”
    结婚到现在,只有叶雨生气了,才会连名带姓的叫他尚元枫,所以此刻尚大少摸不着头脑,嗫嚅道:“是指我刚刚在客厅对你――”
    “不是!”叶雨靠在床头,脸上闪过红云,“其他的!难道你就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尚大少沉默了半晌,心里腹诽着难道她发现了项链的秘密?是哪个混蛋对嘴多舌的!早死早超生,于是尚大少忙求饶道:“老婆,我在你项链坠上安个定位可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啊!像那次绑架事件,可不是帮了好大一个忙……”
    “什么!项链装了位置定位!”叶雨拿出脖子上的项链,细细看着这个心型项链,没想到项链竟然暗藏玄机,她说呢,之前他好端端的干嘛又要送另外一条项链给她,合着是没事献殷勤呢!
    “……老婆……”尚元枫一脸黑线的僵在原地,原来她没发现项链装有定位,那他现在,岂不是不打自招了。
    “老什么婆!我可没你这么阴险狡诈的老公!今晚你就好好的睡你的客厅吧!好了,我困了,我要睡觉了。”说完叶雨一把把灯关了,任尚元枫怎么叫唤,她都没去理会。
    幸好是刚搬了新家,钥匙也只有一把,不然还真怕他会那另外的钥匙开门,所以说,今天是她占了先机。
    “老婆?老婆?”确定叶雨没理会自己,而且还睡下了,尚元枫才真的想抓狂啊!
    他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平时给兄弟们闹也就罢了,怎么现在轮到自己的老婆也这样。
    三年后……
    看着收拾好的屋子又乱七八糟的,叶雨无力扶额,把躲在角落里的尚星汉一把揪了出来,既好气又觉得好笑说道:“星汉,妈咪平时跟你怎么说的,玩好了玩具之后要放回原位,不许乱丢乱拆,你看看这些――”
    唉……
    叶雨无力吐槽,只觉得生出了个破坏大王,哪样是好的,他就拆哪样,偏偏他奶奶与外婆还争先恐后的给他买玩具,坏了就扔,坏了就扔,就快把这小坏蛋给惯出毛病了。
    偏偏每次犯了这种错误,还总是躲在房间的门后,总是躲在同一个地方。
    “……妈咪,我再也不敢了。”尚星汉低垂着头颅,一副要哭要哭的模样,语气说的极其诚恳。
    这小坏蛋,嘴上说的极其好听,说知道错了,但是下次,还是依旧会再犯。
    就跟他爸一个模样。
    但可惜,叶雨却是软硬不吃,平静道:“收起你的眼泪,你要是敢哭出来,我就把你丢给奶奶,让你奶奶管你。”
    “不要妈咪,就不要!反正我有爹地就好了。”尚星汉撅了撅嘴吧,抬起小脸怒瞪了叶雨一眼后又扭头看向地板,小嘴嘀咕道:“反正我就是你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孩子,妈咪不疼的孩子。”
    垃圾堆里捡来的孩子?叶雨气笑了,捏了捏儿子的小脸,调笑道:“这话谁跟你说的?你还真说对了,你就是我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我现在就一把把你给丢到大街上去乞讨。”
    说着她作势就要提起尚星汉向门口走去,尚星汉顺着叶雨的视线看向门外,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哭骂着:“妈咪是坏蛋!是个大坏蛋!”
    “尚星汉!你给我安静一会。”任叶雨怎么说也不听,他就是一直哭,叶雨没法,只得打开电视放他平时很喜欢的熊出没,但估计是尚星汉太伤心了,就连电视也吸引不了他,就只是一直的在哭。
    平时她与尚元枫都要上班,所以尚星汉就托管给了奶奶和外婆,到了星期六天才接回来,而每次这小坏蛋,必定就要在家搞破坏。
    尚元枫刚回到家,就看见自家老婆坐在沙发上无奈的盯着自己的小儿子,而尚星汉呢,只是小声的啜泣着。
    “这是怎么了?”尚元枫奇怪的问出口。
    “爹地——”尚星汉终于停止了哭泣,连忙跑过去抱住尚元枫的大腿,打小报告道:“妈咪坏,她要把我赶出去。”
    “你可终于回来了。”叶雨上前接过尚元枫的公文包,而尚元枫则一把抱起尚星汉,抬手接过老婆的纸巾擦拭着儿子的泪痕,看着老婆那一脸无奈的神色,调侃道:“难得看你还有搞不定的事情,儿子这说的你要把他赶出去,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要是小晴的话,我早就让他去面壁思过了。”看着装无辜的儿子,她真的有种想把他塞回肚子的冲动,解释道:“刚刚我不是说了让他玩玩具的时候,不要弄的乱七八糟嘛!结果这小坏蛋,不知听谁说的一句说他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所以说我不疼他!我不就骗了一下他的确是捡来的,想把他丢到大街上乞讨,然后他就一直哭一直哭,任我怎么跟他说话,他都不听。”
    “那老婆,我先哄一会他。”尚元枫汗,合着小姑子那么阴晴不定的性子,也有老婆的一份功劳呢!
    “好,那我先去弄个晚餐。”叶雨说完就去厨房,而尚元枫则哄着跟儿子一起玩,没玩多久,尚星汉就困了,没过一会儿就尚元枫哄着睡着了。
    从厨房里看着叶雨进进出出,一把从后抱住她的细腰,把头贴在她的肩膀,说道:“老婆,需不需要我帮忙。”
    看着煮着的东西,叶雨笑道:“不用了,今天难得我下厨,就尝尝我的手艺吧。老公,星汉呢?”
    “困了睡着了。”粘糊着老婆,此刻的尚元枫就跟刚才的尚星汉没啥区别。
    “哭了一小会了,能不累嘛!”叶雨皱了皱眉,手上炒菜动作倒是没停,“我小时候可没那么调皮,我怀疑啊咱们儿子是越来越像你靠拢了呢!再加上他奶奶她们那般疼他,他那性子都快翻了天了。”
    想到这个,叶雨就有点头疼,想打又不能打,想骂她也骂不出去,要是说了儿子一两句,儿子又要在那里耍赖,怼的她无话可说。
    没办法,像小时候小晴是被她带大的,所以跟父母之间怎么相处,她还真的是一筹莫展。
    “像我才好啊!男孩子调皮一点是正常的。”尚元枫不以为耻,反倒是想起了什么,笑着说道:“别看儿子在家里捣乱,但儿子在奶奶家里面还是收敛了许多,这拆玩具啊,只有在自己家里的时候才有。”
    “这是为什么?”叶雨无语了,那为什么儿子一到家里,就使劲的折腾,她拿他,真的是没辙了。
    尚元枫沉吟了片刻,说道:“或许是我们陪他的时间少,所以他想让我们多关注一下他。”
    “……所以你之前也是为了吸引爸的注意力?”叶雨偏头看了眼尚元枫平静的脸庞,也知道他小时候是爷爷带大的。
    “咳咳……”被叶雨那调侃的语气一说,尚元枫连忙掩饰道:“老婆,你不觉得咱们儿子也大了。”
    “嗯?”叶雨头没回,把最后一道菜炒好放入盘子,关掉灶火。
    “所以我们生个二胎吧,给咱们儿子找个伴。”说完他把叶雨打横抱起向二楼走去,叶雨惊忙叫道:“别闹,菜好了。”
    “菜等下吃,现在的事情才比较重大。”要不然等下儿子醒了,就别说要二胎了,全程哄着儿子就行了。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尚大少都忙着造人计划,却没想到一年后,还真的是成功生了一个女宝宝,女宝宝的名字叫尚爱雨,代表了他对她的心意。
    本书由 墨衣眸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章节目录

爱你不是浑闲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兮果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果儿并收藏爱你不是浑闲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