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狱警的态度也能察觉到男人过的日子有多么困难,她看着那个传说是她血缘上父亲的男人, 明明年纪也不大, 却面容枯槁, 佝偻着背,好似随时会倒下,囚服下方还依稀能看到被折磨的痕迹。
    他正是二十年前意气风发的莫爵, 自从被刘逸清发现莫决商中毒后,他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个罪魁祸首,失去莫决商悲愤的众人将所有的怒火和憎恨发泄到这个已经被囚禁的男人。
    莫爵有先天心脏病,为了让他好好活下去受到应有的折磨,他们用尽一切医疗手段延续着他的生命, 他们要让他为莫决商偿命!
    他不是最在乎他的地位名声和拥戴吗, 那他们就要让他最在乎的都失去, 看, 现在连狱警都无法公平地对待他。
    他已经被折磨的没了人形, 却偏偏被强制要求活下去,真正做到了夏英泽说的, 连死都成了奢望。
    只有在看到莫晓希的时候,他的眼睛才会稍稍亮了一些,莫晓希已经长大了,自从长到二十岁她就停止了生长,夏楚楚说这是因为她继承了她被改造后的基因。
    她长成了美丽的女人,甚至比她的妈妈还漂亮,但是爸爸再也看不到了。
    “晓希,你来了!”莫爵趴在两人相隔的玻璃上,声音嘶哑,他的喉咙也被破坏过,他渴望地望着眼前的女孩,直到在监狱里受尽折磨,他才觉得这个留着他血脉从没被他在乎过的女孩有多珍贵。
    莫晓希却没什么波动:“你还没死吗?”
    自然还没有,她只是过来看看他有没有被折磨死,心中其实还有一个隐秘的原因,这个男人是爸爸的兄长,她每次想爸爸的时候都会过来看看莫爵,想象一下记忆中已经快褪色到记不住的爸爸。
    莫晓希重新审视了一遍莫爵,看得莫爵紧张起来,害怕着是不是自己整理得还不够干净。
    她忽然觉得自己这些年都做了一件蠢事,爸爸怎么可能是这样的男人能相提并论的。
    她站起来就要走,莫爵忙喊道:“等等,再陪爸爸说一会话吧!”
    莫晓希回头:“你不是,我爸爸叫莫决商。”
    说罢,看也不看莫爵一眼,就走出了这间牢笼,阳光洒在她身上,她不由得抬手遮住光线,细碎的光芒从指尖的缝隙掉落。五年前,在人们不懈努力下,末日终于渐渐远离,他们迎来了曙光,也在废墟中重建了家园。
    她眯着眼,您还记得晓希吗?
    放下手,她看到对面大楼上的巨型广告牌,那是js公司新开发的一种土壤药剂,能让被污染的种子再次净化,来往的人们也看着这个广告,感叹js公司每个月的大动作。
    js公司是一家二十年前突然出现的公司,它跨足各个领域,堪称无孔不入,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它制造的产品。它的控股人有多位,都是在那场世纪战役中活下来的英雄,他们共同组建了这家公司,它的民意调查满意度相当高,亦是被现在的领导人唐凌大力扶持。
    许多人都在猜测js是什么意思,各种五花八门的猜测,只有其中一个原因是真的,因为那是决商的缩写,他们无法忘记那个早早离开的男人,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悼念。
    莫决商并没有被人们遗忘,他发明的极限运动,以及在那场决定性战役中的表现深深烙印在人们脑海中,特别是后来其他人活跃在舞台上,总会时不时提到他,让人们好奇的同时,几乎把莫决商的生平挖得底朝天。
    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能让这样一群天之骄子甘为人下,并尊敬到现在。
    “晓希,这里!”马路对面站着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人,顾衡穿着得体的西装对着她招手,阳光下的他是那么朝气蓬勃。
    现在他们要去参加妈妈与高叔叔的婚礼,高叔叔在追求了妈妈二十年后,终于在妈妈再一次怀孕后同意结婚,她希望这一次能有个可爱的妹妹,她一定会给她说和平年代以前的故事,那些惊心动魄不应该被轻易遗忘。
    婚礼上,夏楚楚幸福地抚摸着微凸的肚子,又是不满地瞪着身旁的男人,嗔怪道:“都是你,都让你做措施,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都成高龄产妇了!”
    高墨瑞花了整整二十年才追到人,当然是捧手里怕摔里,含嘴里怕化了,小心地搀扶着她,闻言低头认错:“我哪里敢啊,是它质量不过关。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就不应该那么不小心,老婆,你慢慢来,不急啊……”
    身为生化人的夏楚楚哪里那么容易出事,但看她满眼的笑意就知道她享受着丈夫的小心翼翼。
    高墨瑞看到继女和她的未婚夫顾衡过来:“晓希快过去站好,你妈妈要扔捧花了!”
    这次的婚礼类似家庭聚会,只有关系最好的亲朋好友参加,当初莫队里的幸存者除了刘逸清外,其余人都到场了,其中未婚的女性以及他们的女儿都在里面。
    莫晓希刚过去,就被依旧可爱得像是洋娃娃的云贝贝拉了过去,她不再像以前那么跳脱,身材依然火辣,模样还是二十来岁的感觉,但眉宇间却沉淀着成熟的风韵,撩开莫晓希的发丝,怀念道:“你也长大了,我们都老了……”
    “贝姨,你根本就不老!”
    云贝贝微笑着摇头,拉着莫晓希站在一块儿。
    到扔捧花环节,一束捧花精准无误地扔到了莫晓希那个方向,她立刻灵敏地闪开,云贝贝接住了花束。
    一个穿着剪裁得体白西装的男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依旧玉树临风,唯有眼角细小的鱼尾纹说明他不年轻了,他单膝在云贝贝面前跪下,掏出了一枚绒布盒子,里面是一只订制好的钻戒,真诚道:“我们认识超过二十年,也并肩作战了那么长的时间,这世上没有比我们更了解对方的人,我们曾经心里都有人,因此错过了那么多年,现在我们都不年轻了,……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一个让我陪你到生命终结的机会?”
    到这里,云贝贝哪里还不知道这是有意安排好的,她瞪了一眼一旁笑嘻嘻的莫晓希,还有看好戏的夏楚楚等人,无奈得望着曲阳,她们本来并不熟悉,直到后来在一次次战斗中才合作起来。
    这些年她不是没察觉他的心思,只是自从宫平在第二次大战中死去,她的心也好像一同死了。
    他失去了初恋莫决商,失去了儿时玩伴宫平,她的人生就好像提前进入了暮年。
    “我也许……还是无法忘……”她说着,潸然泪下,那些人在她心中的存在太深刻,她也许会用一辈子去怀念。
    “为什么要忘,他们是我们共同的记忆,我只希望能成为你记忆中的一部分,可以吗?”曲阳忐忑问道。
    云贝贝流着泪,点了点头,手指上被套入一只闪着银白的指环。
    周围的伙伴们都兴奋地欢呼起来,空中礼花飞舞,白鸽展翅而飞,七彩气球漂于蓝天下。
    他们中有人死了,有人受了重伤残疾,有人变成了丧尸,但最后幸存的人都活了下来,他们终于见到了阳光。
    莫晓希靠在顾衡肩上,默默地看着这欢乐的一幕:“我想爸爸了……”
    顾衡沉默了一下,那些往昔依旧历历在目,将她搂入自己怀里:“我也是。”
    我们都很想你。
    当天晚上,一个男人心脏病猝发,再也没救回来,但已经没人在乎他了。
    到死前,他依旧满含不甘与怨恨。
    他不明白,明明流着他血液的女儿,为什么要认贼作父。
    那个人死了,已经死了二十年了!
    时光如梭,他们都老了,皱纹爬上了他们的额头,随着病毒的遏制,丧尸的消失,他们的异能也在退化,渐渐变成普通人,他们也会老花眼,也会走不动路,也会长出老年斑。
    但每一年的那一天,他们总会在熟悉的地方看到熟悉的人,他们总是相视而笑,说一句:“你也来了。”
    这天,是莫决商离开他们的忌日。
    这个地方以前叫莫少基地,现在已经变成了国家纪念馆,属于保护区,只有节假日才会开放供游客参观,但他们都是对国家做出卓越贡献的人,随时都有进入的资格,更何况他们原本就是这里的主人。
    他们先去扫墓,这里是当年莫少基地后方临时造的墓地,埋着无数人的尸骨,曾经莫决商开玩笑说死后想被埋在这里,但最后他们连他的尸体都找不到一点,只能建立一块空墓以做悼念。
    这次过来,几个老人发现墓碑周围很干净:“有人来过了。”
    云贝贝看到上面的玫瑰花,有些惆怅:“是阿清。”
    哪怕到现在,玫瑰花也是非常难培育出来,也只有刘逸清有这个能力了。
    玫瑰花是莫决商第一次请求刘逸清时选的花,对刘逸清来说它是不同的。
    自从红云消失,阳光升起后,他就消失在他们面前,只有每年放在墓前的花才能证明他还活着。
    似乎他活着的意义只是帮决商看日出日落一样。
    众人沉默地扫墓,一个个说着自己的事,还是和以前一样会问意见,虽然墓碑从来不会回答他们。
    然后他们又相继拜了另外几座墓,冷冰冰、百里晴、罗候、阿幸都相继离开了,有的是陈年旧伤熬不过去,有的是自然老死,还有像是冰冰和百里晴那样与丧尸王同归于尽的。
    到了晚上,他们围在篝火边,火焰照着他们略显苍老的脸,聊着年轻时在这个基地的点点滴滴。
    他们现在过着优渥的生活,但年轻时的记忆却反而更清晰了,当时虽然苦,但每天都充满着刺激与激情,那是他们青春燃烧的岁月。
    “我总觉得,他还活着……”
    其他人沉默了一下,互相对视一笑。
    也许,莫决商真的还活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他们愿意这样相信着。
    ——
    一个虽然衰老却依旧很帅气的老人坐在山头,望着天际冲出黎明前黑暗的光芒,就像过去的每一个有日出的早晨一样。
    周围的树木沙沙作响,像在陪伴着老人。大部分异能者都已经老死,或是异能消失,只有他因为等级太高,到现在还保留着一些能力。
    一枝小嫩芽挠了挠它,他温柔得抚摸着它。
    “希望明年你们看不到我了。”
    莫决商,我用一生证明了,你的想法是错的。
    有些坎,过不去,有些人,忘不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小后记,大团圆。
    刘逸清是个很清醒的人,所以他最难走出来~
    其实js还有禁书的意思,嘿嘿嘿
    本书由 漠漠kris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章节目录

本书禁阅·熹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童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童柯并收藏本书禁阅·熹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