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宴上回来,陆朝宗的身上带着酒气。苏阮伸手拽住他的大袖闻了闻,然后嫌弃的道:“一身酒味。”
    陆朝宗牵过苏阮的手,进到殿内换上干净宽袍,然后搂着苏阮坐在绮窗前看天。今日天色不好,天际处飘着黑色云气,似是要落雨。
    “哎,这不是皇上的绣囊吗?怎么会在你这处?”苏阮眼尖的看到那随意挂在木施上的绣囊,赶紧起身去取了过来。
    绣囊鼓鼓囊囊的,里头装着新鲜的糕食,都是小皇帝爱吃的。苏阮又从换下的衣物大袖内翻出了小皇帝的娃娃,神色奇怪的看向陆朝宗道:“这不是皇上的娃娃吗?”
    陆朝宗弹了弹宽袖,从绮窗前起身道:“是送给你肚子里头的孩儿的。”
    苏阮的眼中显出一抹笑意,她捧着那绣囊和小娃娃道:“也是难得那小东西有心了。”算起来她们也多日未见了,不知那小东西是不是又胖了一圈。
    陆朝宗未接话,只盯着苏阮手里的绣囊和娃娃看。
    夜间,天色渐沉,苏阮近几日嗜睡的很,她趴在罗汉塌上,枕边是小皇帝那个陈旧的小娃娃。小娃娃有些破损,苏阮用新布垫了破损的地方,重新给这小娃娃缝了一层外衣,乍眼一看就像是新的一样。
    陆朝宗坐在罗汉塌旁,伸手轻触了触苏阮的面颊。
    苏阮小腹微隆,身形已显孕态。
    殿内点着一盏琉璃灯,穿着宽松春衫的苏阮身上搭着一条薄毯,孕后的肌肤更显莹白丰润,平添几分女子媚态。
    南阳殿绮窗半开,宋宫寝殿处隐有青色火光闪动,似夏日萤光,却大如车轮。陆朝宗抬手,遮住苏阮双耳。
    “轰隆”一声巨响,不远处的宋宫寝殿一瞬倾塌,有火球升起,翻腾而出,直冲云霄。
    苏阮被震醒,她抬眸看了一眼面前的陆朝宗,神色懵懂。
    陆朝宗俯身,轻亲了一口苏阮的面颊道:“无事,睡吧。”苏阮迷迷瞪瞪的又闭上了眼,双耳处却轰隆隆的带着厚实的回响,扰人的厉害。
    南阳殿离小皇帝的寝殿极远,所以当苏阮听到消息的时候,寝殿那处已然变成了一片废墟。
    “平梅,你再说一遍?”苏阮手里的药碗翻倒,黑乌乌的药汁砸在地上,颜色狰狞。
    “皇上,驾崩了……”平梅伏跪在地,声音哽咽。
    “怎,怎么会呢。”苏阮单手撑着圆桌,哆嗦着唇瓣双眸通红。她用力的翘起自己僵硬的唇角,眸中却是汹涌而出滚烫热泪。
    “昨日里还好好的人,你们是骗不到我的……”哽咽着声音,苏阮用力的掐住自己的手背。
    平梅伏在地上,哭的不能自己。
    苏阮静站在原处片刻,然后突然猛地朝殿门口冲了出去。
    “王妃,王妃……”止霜随在苏阮身后,声音急切的呼喊着。
    苏阮闷着脑袋往前冲,直直的撞到刚刚回到南阳殿的陆朝宗怀里。
    陆朝宗伸手箍住苏阮纤细的身子,紧紧把人搂在怀里。
    “陆朝宗,陆朝宗……”苏阮伸着一双发颤的手,紧紧抓住陆朝宗的衣襟,眼眸赤红。
    “阿阮,你信不信我?”陆朝宗垂眸,面色沉静的看向苏阮,声音低沉。
    “陆朝宗,皇上她,她怎么了?寝殿,寝殿又怎么了?”苏阮抓着陆朝宗的衣襟,唇瓣发白,面色更是惨白一片,声音沙哑虚弱,似乎下一刻就会昏死过去。
    陆朝宗看着那在自己怀里奋力挣扎的苏阮,伸手使劲的抱住人,然后发狠似得按住她瘦削的肩膀,声音扬高。“阿阮,你信不信我?”
    被陆朝宗的声音一震,苏阮眼泪蒙蒙的看向他,似乎这才听清楚他说的话。
    “我,我……”苏阮哆嗦着唇瓣,面色颓丧。
    “阿阮,你信不信我?”陆朝宗放缓了几分语气,又说了一遍。
    苏阮如梦初醒般的点头,“我信你的,我是信你的。所以皇上她,她是不是没事?”
    “皇上驾崩了。”陆朝宗沉着脸说完这话,然后俯身抱住苏阮,贴到她的耳畔处低语。
    苏阮搂着陆朝宗的腰肢,呼吸急促,半响才平静下来。
    抚着苏阮的脑袋,陆朝宗开口道:“陛下丧仪在即,你好好养胎。”
    苏阮大口喘着气,身子虚脱般的靠在陆朝宗怀里,泪流满面。止霜与平梅上前,小心翼翼的扶过人进内殿休息。
    幼帝驾崩,国不可一日无君,朝中上下,文武百官联名上书,请陆朝宗任新主。
    陆朝宗久不应,百官伏跪南阳殿外,一跪就是三日。
    第四日,身穿丧服的陆朝宗从南阳殿出,众臣高呼万岁。
    宋陵城一日变天。言天火从天而降,旧朝去,新朝至。改朝换代,天命不可违。
    国丧三年,举国皆哀。新主登基,天命所归,纪年改元,举封后大典。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了,大家收好刀,等过几天甜滋滋的番外哈,乖o(*^@^*)o
    本书由 歩珞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章节目录

我的老公是奸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我的老公是奸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