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儿的来宾很多,从旋转楼梯看下去,黑压压的全是人头。
    苏小南心脏快从喉咙口跳出来了,“安北城,我密集恐惧症要犯了。你不会把整个红尖的人都请过来了吧?”
    “没有。”安北城回答得一本正经,“该值班的人,还得值班!”
    “……”苏小南对他表示无语。
    安北城抱着她下楼,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下,低头看她,“苏小南,我今天为你准备了三件礼物。”
    三件礼物,这么严肃?
    苏小南忍不住笑,“什么?”
    安北城眯起眼,“保密,等一下就知道了。”
    大厅里欢快的音乐声掩盖了众人的侃侃而谈,安北城是迈着轻快的脚步抱着苏小南到达婚仪主席台的。
    他没有走那条辅好的红毯,没有经过鲜花的拱门,直接把她抱到了台上站好。
    “各位朋友,各位来宾——”
    他一开口,整个大厅寂静一片。
    饱受着众人的注目礼,苏小南心跳如雷,接着又听安北城说:“在婚礼举行之前,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
    举行婚礼还要办什么事?众人都奇怪,起哄着问他是要先亲吻新娘还是先洞房——
    在哄笑声中,安北城一脸严肃,“都不是。”
    话毕,他看一眼台边的展竟和丁寅,冲他们点点头。
    很快,展竟和丁寅就上台来,一人手上捧着一个大红封皮的东西。
    丁寅打开红封,朝众人展示一下。
    ——那居然是一份财产公证书。
    苏小南一怔,台下也传来一阵倒吸气的声音。
    安公子什么意思?婚前财产公证吗?这是怕苏小南分他的财产?
    婚宴厅的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里流露着不可描述的情绪。
    苏小南被安北城牵着的手心,莫名有点冷汗。
    她不贪安北城的财产,一分一毫都不想要,可这样大庭广众下“被公证”也挺伤自尊的不是?
    怪异的气氛只持续了几秒,安北城就轻咳一声,拉回了众人的注意。他一脸神色如常,又朝丁寅看了一眼。丁寅马上意会,下台请了两位穿着工作服的公证人员上台。
    “大家稍等一下。现在请景城市公证处的公证人员来为大家解读公证书。”一位女性公证员点点头,清了清嗓子,拿起了麦克风:“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我们是来自景城市公证处的公证员,今天我们受安北城先生的委托,对安北城先生的个人财产依法进行了公证,并做出如下
    说明——根据安北城先生的个人意愿,他名下的一半财产,自愿且永久赠予苏小南女士所有。如若婚后安北城先生有出轨行为,不论是精神出轨,还是肉体出轨,他本人都将净身出户——”
    哗!
    全场哗然。
    安北城个人财产的一半,那是多少?
    一笔让无数人梦寐以求的财富啊。
    他就这样简单草率地赠予了苏小南?
    宾客朋友哗变私语,安家人不可思议,安正邦和安老太太更是铁青了脸。
    然而,在安北城的厉色警告下,谁也没有吭声。
    梦一样的场景让苏小南不知所措,公证人员下去了,她还没有回神。
    就那样怔怔地看着安北城,她任由他握紧她的手,听他小声地逗笑:“苏小南同志,从今往后,我受你领导,靠你吃饭,望不吝饲养!”
    苏小南喉头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你……怎么可以这样?”
    安北城低笑,“哪样?”
    苏小南脑子有些空白,“也不给我商量,这突然被馅饼砸中脑袋,你就不怕我突然晕过去?”
    “我媳妇不会这么没出息!”安北城镇定地说完,又朝展竟递了个眼神,然后说,“这是第一份礼物。这里还有一份,也请媳妇笑纳。”
    第一份礼物已经砸得她晕头转向了,第二份又是什么?
    苏小南懵懵地看着展竟,看着他打开红封拿出里面的一个房产证。
    ——居然是滇西小城那个她租住过的小套房。
    当初阿麦过世时,她脑子里闪过从张山伯手中买下它的念头,却从来没有提过这事。
    没有想到安北城居然替她买了下来,并且当成新婚大礼送给她。
    “我缺失的三年,都在这里了!媳妇儿,我买下她送给你,一是为你做纪念,二是为了提醒自己,永远不要再有下一次。所以,你也不用太感动!”
    苏小南看着安公子俊朗的面孔,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惊喜一个接一个,让她怎么办?
    “安北城,你这玩得有点大,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接下来,你是不是还有第三件礼物?”
    “是!”安北城嘴唇微勾,“那是一个你最期待,也最喜欢的礼物。”
    苏小南狐疑抿嘴,“拭目以待。”
    安北城呵一声,“不用拭目,礼物自己长腿来了!”
    苏小南心里一惊,顺着他的视线望向红毯的另一端,慢慢眯起了眼。
    婚宴厅很大,那条鲜花拱手红毯辅就的路很长,可她的视力也很好,一眼就看见了静静站在那头的陆启。
    与她对视了片刻,陆启眼睛一眯,嘴角徐徐勾起。
    “哥,我想挽着你的手走向婚姻——”
    那天她说过这话,却从来不敢想陆启真的会来参加她的婚礼。
    可——安北城做到了,陆启也做到了。
    苏小南猛地捂住嘴巴,双眼湿润,差一点落下泪来。
    “安北城,你在变魔术吧?”
    “傻!”安北城紧紧捏一下她的手,“去吧!婚礼马上开始了。”在婚礼进行曲悠扬的声音里,被感动的宾客纷纷站起身,全场行注目礼。安北城穿着一身整齐的军装,被一群帅气的伴郎围绕着站在红毯的这头,苏小南穿着一袭洁白的婚纱,挽着陆启的手从红毯那头走
    过来,两只小包子紧紧跟在身后,亲自做父母花童——
    今天,她是全世界最美的新娘。
    今天,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苏小南泪光闪闪走到安北城的面前,望着他,咬唇抿笑。
    陆启把她交到安北城的手上,“你好好照顾我妹妹,她是有娘家的人。”
    安北城深深看她一眼,“我会。”
    全场掌声如雷,无数姑娘眼含热泪,两只小包子可爱的脸上更是洋溢着幸福的光。
    “欧——耶!爸爸妈妈结婚喽!”
    最时尚的宣言,最世俗的结局,最圆满的婚姻。
    司仪开始了婚礼仪程,苏小南和安北城肩并着肩站在一起接受众人的祝福,陆启走到人群里面找默默坐在一角的乔东临要了一根烟,一个人走到阳台。
    “呼!”烟雾被他吹散。
    他撑着栏杆仰望天空,酝酿那句等下敬酒时要说的“恭喜你们”,该用什么表情。
    太难了!毕竟他终其一生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他的小南瓜结婚了,新郎不是他,他只是那个亲手把她送到新郎面前的人。
    (全文完)
    本书由 莎3莎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章节目录

日久生婚(作者:景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景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景之并收藏日久生婚(作者:景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