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骋抹了把脸上的水,点头:“王妃呢?”
    “在屋里陪小世子。”严钦识趣的没有跟进去,叫拂冬去拿了毛巾,萧骋一边擦头一边推门进去。
    刚将门关上,沈棠就扑了过来,被萧骋挡住了:“我身上湿的,别过来,小心感冒。”
    沈棠眼泪唰的就下来了:“今儿个是怎么了,宫里到底发生了何事!竟将我们都从王府里接了出来。”
    “糖糖,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在这儿。”萧骋将上衣脱了,赤着身子安抚道。
    床上的睿儿睡得正香,萧骋亲了他一口,将他挪到里面,拂冬这里也没男人的衣物,他只能把湿的衣物脱下来躲进了被子里。
    沈棠擦着眼泪埋怨道:“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躲躲,这天也开始变冷了,感冒了怎么办?”
    “糖糖,过来。”萧骋在床上朝她招手:“今日宫里出了大事,我怕你和睿儿有危险,这才让严钦将你们接出来。”
    沈棠还在一抽一抽的哭,听到这个更加难过了:“到底怎么了?”
    她脱了鞋子躺到萧骋身边,萧骋将她搂进怀里,一天的疲惫全部涌了上来,眼皮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太子今□□宫。”
    “什么!”沈棠一下子转头看向他,心砰砰直跳:“那他有没有……”
    “当然没有,不然你夫君还能冒着雨来见你?”
    沈棠听到“逼宫”两个字都快吓死了:“太子也真是大胆,居然敢做这种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要对皇上不利?”
    萧骋抚着她的长发夸道:“咱们糖糖真聪明,萧霖今日谋反我早就预料到了,皇上也是心中有数,这才将他们一举拿下。”
    “那就好。皇上没事吧,害他的人查出来了吗?”
    “是贵妃。”
    “贵妃?”皇上不是最宠爱她么,这女人的心也真是够狠的,“她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真不怕遭报应。”
    沈棠还在为靖安帝惋惜,萧骋盯着她,启唇说道:“糖糖,你希望我做皇帝吗?”
    沈棠愣住了,随即又了然:“你做不做皇帝也不是我说了算。”
    萧骋突然就笑了:“咱们糖糖还真是,为夫这辈子算是栽在你手里了。”他蹭了蹭她的鼻子,笑的开怀。
    提到这个话题,沈棠不知想到什么,眉头皱的紧紧的,犹豫了半晌才开口问道:“那你以后岂不是会有很多嫔妃?”她心中有数,知道靖安帝是打算传位给萧骋了,带着些忐忑的问了这个问题。
    萧骋故意逗她:“那到时候糖糖你可得看牢我了。”
    沈棠听到他这样说,眼泪又出来了:“你这个大骗子!当初说好只娶我一个人的!”
    萧骋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正经起来,赶紧道歉:“糖糖,我开玩笑的,就算我当了皇帝,那也只会有你一个皇后,什么选秀,什么嫔妃,我都给他废了。”
    好哄的沈棠一下子就止住了哭,问道:“真的?”
    “糖糖,我这还没当皇帝呢,瞧你哭的,等我当了皇帝,这些不就是一道圣旨的事,我的后宫不管现在还是将来都只有你一个女人。”萧骋用指腹为她抹去眼泪。
    沈棠抹着眼泪:“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要是骗你,那就让我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萧骋举起手发着誓。
    沈棠将他的手压下去,瞪了他一眼:“你每次都这样,谁要听你发誓。”
    萧骋知道她这是纵着自己,带着笑意暧昧的在她耳边呼气:“那你要我怎么样?肉偿,好不好?”
    “不正经。”沈棠脸色羞红,轻轻推了他一把,带点娇嗔,带点小女儿家的羞涩。
    萧骋看着怀里的人,都已经做了娘的人,肌肤还是吹弹可破,眉眼间时不时流露出来的妩媚让他欲罢不能,怎么就娶了这么个娇娇回来,让他喜欢成这样。
    萧骋含住她的耳垂,温热的触感让沈棠整个身子都软了,说话也变得有气无力:“别,这在人家家里。”
    “咱们今晚不回去了,外面雨这么大,不方便,就在这儿住一个晚上。”萧骋说着唇移到了她雪白的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
    沈棠没忍住轻叫了出来:“睿儿,睿儿还睡在里头呢。”
    萧骋动作顿住,他都忘了里床还睡了个小家伙了,看来今日是不行了,他有些遗憾的堵住沈棠的嘴,用力吮吸了一番,唇齿交缠间,水声清晰的传进了沈棠的耳朵,过了好久萧骋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舔了舔唇:“福利,剩下的等回府再找你要回来。”
    沈棠原本想反驳,但看见他眉间的疲色,将话吞进了肚子:“时候不早了,你今天应该也累坏了,赶紧休息吧。”
    “我们糖糖真好。”萧骋闭着眼睛将她抱在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雨后天晴,绿叶上未干的雨滴一滴一滴掉落到地上,昨夜的疾风骤雨消失的无影无踪,只能从一地的落叶看出昨夜的雨势有多大。
    一场哗变震惊朝野,杨家阮家一夕之间沦为阶下囚,太子及其生母也被打入天牢等待发落,逼宫的消息不胫而走,萧霖一干人等成了千夫所指的对象。
    皇帝这次是真的寒心了,一点情面都没留,包括贵妃的家族全部遭遇了这无妄之灾,在朝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最最难过的当属昔日太子妃阮明月了,一夕之间,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阮家和太子全都垮台了,她的皇后梦完全破碎了。
    阮明月一袭华服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当中的面孔,她嫁给太子还没满一年,脸上就生出了好几道皱纹,呈苍老之态,以前,她还能劝自己再忍忍,而现在她连最后一点希望都没了。
    她自嘲的勾唇,拿起桌上的眉笔,描了描眉头,涂上口脂,打上腮红,脸色总算比之前好看了一些,宫里的奴婢能走的都走光了,他们都将这儿当成虎狼之地,她又何尝不是呢,只可惜他们能逃,自己却是连死都要死在这儿。
    三尺白绫悬到梁上,阮明月站在椅子上,最后一次看这个世界,这东宫,她真是一点都不留恋,要怪就怪自己被蒙了心,嫁到这个鬼地方,活的人不人鬼不鬼,只是等到她后悔却已经太晚太晚。
    阮明月踢翻椅子,魂归黄泉,这个太子妃并未在历史上留下多少痕迹,就连死了也只是被人那草席裹了送到乱葬岗,一个乱臣家的女儿不值得他们多费心思。
    萧霖等人被判在十日之后行刑,在那之前,萧骋特意去见了他一次。
    天牢的气味并不好问,犯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昔日尊贵无比的太子如今坐在冰冷的地上,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看到萧骋脸上仿若一潭死水:“怎么,来看我笑话?”
    “萧霖,死到临头了,我看你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有骨气。”萧骋隔着铁栏嗤笑他。
    “你现在高兴了!你知不知道,最开始我根本没打算做的这么绝!是你,是你们逼我的!”萧霖越说越激动,几步走到他的面前,将阻隔的铁门摇的直响。
    “逼你?谁逼你了?是你一直在逼我!三番五次的暗杀我,真当我是个好欺负的?五年前,贵妃做的那些事情,我没和她计较,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萧骋冷笑着,萧霖在他眼里与蝼蚁无异:“怎么样,不能人道的滋味如何?”
    “你是如何知道的,难不成是你,是你干的?”萧霖难以置信的退后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脚下的鞋子早就不知所踪,“哈哈哈,居然是你干的,你知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哈哈哈哈!好你个萧骋,我真是小看你了!”
    “你祸害了多少好姑娘,我只不过是替她们报仇而已,不然你以为这药,我能只手通天下到东宫去?”
    这番话的打击比那天逼宫失败的时候还要大,萧霖心如死灰,他原本以为这个秘密会带到地底下,没想到居然是眼前这人一手设计的,一种无力之感用手四肢百骸。
    “萧骋,从小你就是我心里的一根刺,父皇爱护你,读书骑射你样样都压我一头,你有没有想过永远落在你后面的我的感受?”萧霖声嘶力竭的吼道,眼里不由得滚出几滴泪来。
    “所以这就是你想方设法要置我于死地的理由?”
    “呵,不然呢?由你在身边抢走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事已至此,成王败寇,萧骋也不想与他多费口舌,这人至死都不知悔改,他无奈的摇摇头,背着手走出了阴暗的牢房。
    靖安二十五年,皇帝萧晋因病去世,下旨将皇位传给八王萧骋,来年三月,萧骋继位,封王妃沈棠为皇后,其子萧睿为太子,大赦天下。
    靖安帝走后,皇后一夕之间老了许多,原本一头漆黑的乌发白了大半,眼中的神采似乎也随着靖安帝的离开而消失不见,萧骋对她很是恭敬,吃穿用度都是给的最好的,但仍然阻止不了她常伴青灯古佛的决心。
    庙里修行是一件枯燥而又乏味的事情,但这样起码能让她觉得有事可做,觉得自己活着还有点意义,临走之前,皇后找到萧骋,两人在屋子里说了很久的话,皇后出来的时候眼角通红一看就是哭过。
    这个陪伴了靖安帝大半辈子的女人,身姿纤细瘦弱的不像话,她站在风里仿佛随时都能被吹走,萧骋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怅然,他自小无父无母,皇后膝下无子,对他虽说不上当成亲儿子一样疼爱,但萧骋对母亲的所有幻想几乎都来自她。
    她说,她这么多年,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个在宫外的女儿,没有别的事情求他,只希望萧骋好好待这个女儿,她就心满意足了。
    萧骋背着手,迎着风,目送着她远去。
    靖安帝离世后的第五年,曾经的皇后在她修行的地方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她像是在梦中去的,走的时候表情格外安详,嘴角还带着一丝的笑意,那个年轻的帝王一如初见,笑容缱绻,她搭上他伸出的手,轻快的随他走向天涯海角。
    (大结局)
    沈棠嫁给萧骋之前从没想过最后自己居然能住进这座皇宫,她华服加身,与萧骋携手共同登上祭坛,共享这大好河山。
    萧骋继位后下的第一道旨意就是取消历年的选秀制度,他转头看向身边的沈棠,轻柔一笑:看,糖糖,答应你的事我从来不会食言。
    三年后。
    萧睿一转眼三岁了,到了启蒙的时候,萧骋已经为他找好了老师,他不能再像从前那样粘好了沈棠了,知道这个消息的萧睿小嘴一下子就瘪了起来。
    三岁的孩子,生的白白胖胖,梳着小发髻,一双眼睛尤其好看,和沈棠长得一模一样,不仔细看还以为是谁家的女娃儿,每次萧骋对他冷下脸来,一看到那双眼睛就发作不起来了,萧睿拿捏住了他这点,遇着不愿意的事情就瞪大眼睛装可怜。
    “你母后身子重,你别老粘着她,太傅那边都已说好了,不准顽皮知道么?”萧骋这次可不吃这一套。
    沈棠前不久刚刚诊出怀孕了,正在休养,精力没有以前充足,还要应付皮猴一样的萧睿,他怕她身子吃不消。
    萧睿也知道母后怀孕了,听见萧骋这样说,眼泪一下子就掉出来了,哭的抽抽嗒嗒,格外可怜。
    萧骋看他伤心的样子,默默叹了口气:“男子汉大丈夫还这么爱哭鼻子,就这么不想去上学?”
    “不是,以后有了小弟弟小妹妹你们会不会就不喜欢我了。”萧睿小声的带点不确定的问道。
    萧骋愣了一秒钟,立马笑了,将他抱到怀里,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头发:“原来睿儿担心的是这个么,当然不会,父皇和母后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以后你就是大哥哥了,要做好表率知道吗?”
    萧睿抹了把眼泪,似懂非懂的点头。
    “走吧,去你母后宫里看看。”萧骋牵着他的小手走出大殿。
    沈棠站在树下,看着一大一小携手而来,萧睿还小,腿短走不快,萧骋迁就着他也走得很慢,一种幸福的饱胀感充斥心头,他们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作者有话要说:  大结局啦,有点感慨,不知道该说什么,希望勉强能入大家的眼吧,第一次写文,谢谢大家的包容与支持,希望下一本书还能看到你们的身影。
    感兴趣的可以戳我的预收文:他的小鸵鸟
    宁晏重回高中,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同桌的“小鸵鸟”收入囊中。
    那个在外人眼里不可一世的一中男神宁晏,在乔眠看来就是个会不分时间场合偷吃她豆腐的人。
    小剧场:
    乔眠:松手,在上课呢。
    宁晏:下课给我亲一口我就放了你
    一开始乔眠觉得宁晏是和她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可后来这个人连她身上有几颗痣都一清二楚。
    总之,这就是一个男主重生回高中将女主宠上天的故事。
    校园糖豆儿,一对一,he,男女主身心健康
    男主帅帅帅,女主小可爱,欢迎食用~
    么么啾
    本书由 julysa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章节目录

乌鸦嘴与天煞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岫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岫云并收藏乌鸦嘴与天煞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