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峻一只手仍是托在肖修乐后腰上,有意无意挠了他一下,“你表哥对你也算不错,你说这种话对得起他吗?”
    肖修乐突然停下了脚步,他抬头望向神君像所在的山洞方向,神情微微有些变化。
    颜峻看他,问道:“怎么了?”
    肖修乐轻声说道:“我不是想要对不起步蔚一,可是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非常的不好。”
    颜峻闻言,伸手抓住他的手,说道:“来,我们快点。”
    他们这一趟赶到后山山洞,花了不到半小时时间,肖修乐和颜峻最后到时,步蔚一他们已经站在山洞门口。
    月色下,侯宇信的脸色惨白惨白的,他要追上步蔚一不容易,到现在他还忍不住无声地大口喘着气。
    他们都没有进去山洞,因为山洞里一片黑暗,山洞里的油灯是一直有人在添香油的长明灯,如今灯熄了,定然是有人为之。
    步蔚一神情凝重,一言不发盯着山洞。
    肖修乐走到他身边,感觉到有一股阴冷腥臭的气息从山洞里面扑面而来,熏得他几欲作呕,他问步蔚一:“蛇妖进去了吗?”
    步蔚一没有说话,旁边汪迅开口道:“很浓的妖气。”
    “他要做什么呢?”肖修乐满脑袋都是疑问。
    “我进去看看,”汪迅说道。
    他朝前面走了两步,突然,所有人都听到了漫山遍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肖修乐下意识去看颜峻,“是什么?”
    颜峻仔细听了听,回答他说:“蛇。”
    他说完时,肖修乐看到一条青蛇从草丛里钻出,朝着侯宇信的方向来了,连忙喊道:“侯道长,小心!”
    侯宇信退后一步避开,那蛇却不去追他,只不过是经过他身边,朝着山洞里继续游去。
    这只是第一条蛇,接下来又有无数的蛇从草丛里钻出来,那些悉悉索索的声响正是它们光滑的身体与草丛摩擦发出的,整座后山到处都传来这种声音,有无数粗细长短不一的蛇同时涌向了这个山洞。
    颜峻说道:“卫溪翎养了黑眚那么多年,总还是有些本事的。”
    “不行,”步蔚一说道,“不能继续这样下去。”说完,他第一个闯入了山洞。
    看到他进去,侯宇信大喊一声“师父!”也追着他进去,而汪迅此时也顾不得其他,飞身而入。
    颜峻拉住肖修乐的手,“进去看看。”
    肖修乐却反手紧紧抓住颜峻,他摇了摇头,说:“别去。”
    颜峻奇怪看他,见到他脸色有些发白,额头也冒出细汗来,担心地问道:“怎么回事?”
    肖修乐咽一口唾沫,说:“我听到有人跟我说话。”
    颜峻皱起眉头,双手捧住他的脸,“什么人?”
    肖修乐闭上眼睛,他仔细去听那个声音,刚开始很模糊,现在逐渐清晰起来,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重复着两个字:“别去。”
    女人的声音柔和而又平静,就像是母亲在给孩子讲一个睡前故事,但是安抚人心的力道,可是那个故事没有内容,只是催眠一般重复“别去”。
    而让肖修乐感到不安的是,他在那个女人声音背后还听到了另一个声音,是一个粗重而痛苦的喘息声,一个男人在说:“放开我。”
    肖修乐睁开眼睛,看向黝黑连绵的山峦,问道:“你是谁?”
    那个男人喘息着说道:“你是谁?你是肖修乐?救救我。”
    女人的声音猛然间变得更清晰:“别去,孩子,别去——”
    肖修乐惊恐问道:“你又是谁?”
    男人说:“我是卫溪翎,救我。”
    女人说:“孩子,别去。”
    颜峻伸手抱住肖修乐,在他耳边沉声道:“冷静下来,别害怕,我在这里。”
    肖修乐抓住颜峻的手,他说:“我听到卫溪翎的声音,他好像、好像是——”
    他话没说完,山洞里传来了什么倒塌的声音,他与颜峻对视一眼,两个人迅速往山洞里跑去。
    第89章
    步蔚一第一个进入山洞时, 眼前陷入了一片绝对的黑暗, 整个山洞里阴冷潮湿,四面八方全都是蛇蠕动时发出的声响, 在相对狭窄的环境里, 这声音更是被放大了百倍。
    有无数的蛇正从四面八方挤入山洞里, 时不时有冰冷光滑的东西贴着他脚背滑过。
    这时,紧跟着他跑进来的侯宇信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 朝着神君像方向照去, 只见到那些从外面钻进来的蛇竟然全部朝着神君像方向涌去,它们盘旋着挤在一起, 将神君像密密麻麻缠绕起来, 几乎已经看不见神君像原来的模样了。
    侯宇信紧张之下咽了一口唾沫, 他声音有些颤抖:“这些蛇是冲着神君像来的。”
    步蔚一仰着头,背上的木剑猛然间飞出来,朝着缠绕神君像的蛇群斩去。
    只是那剑盘旋飞到半空时,有好几条盘旋在山洞顶的蛇朝着木剑方向飞去, 拼着被木剑斩断身体也不丝毫不惧, 将木剑击落在地。
    紧接着, 又有许多蛇朝着步蔚一三人方向袭来,毒蛇从嘴里嗞出毒液,而粗大的巨蟒则紧紧缠绕住他们身体,要将他们活活缠死。
    步蔚一就地一滚躲开一条迎面袭来的毒蛇,捡起自己落在地上的剑,嘴里念咒在地上划了一个圈, 将靠近的蛇全部斩成两段,一扬手又用木剑斩断从空中飞来的蛇。
    只是毒蛇的毒液需要特别小心,环境昏暗,他们也无法分辨都是些什么蛇,若是遇到剧毒蛇,被咬伤就麻烦了。
    步蔚一和汪迅还算能勉强应付,侯宇信就有些艰难了,他从怀里掏出许多符咒,手忙脚乱地想要护住自己,结果一只毒蛇悄无声息在他身后一块石头上盘旋着,猛然间朝他后颈扑去。
    一并木剑横飞过来斩断了那条蛇,步蔚一冲过来一手按在侯宇信胸口,用力将他往山洞外推,“出去!”
    就在他们苦苦与蛇群缠斗时,却有更多的蛇滑到了神君像,盘旋着游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挤压着神君像。
    步蔚一把侯宇信推出山洞的瞬间,石制的神像也受不住蛇群过重的挤压,自头颈部断裂开来,神像头部与盘旋包裹住它的蛇群一起滚落下来,撞击在神像手臂上,然后重重落在地上发出轰然声响。
    这时,肖修乐和颜峻也往山洞里跑来,正接住了被步蔚一推出去的侯宇信。
    侯宇信对毒蛇心有余悸,抓住他们,说道:“别去!”
    肖修乐却推开他的手,仍是朝着里面跑去,颜峻对他说道:“你先去外面,”自己也追着肖修乐进去了。
    侯宇信的国产手机掉在了身后那块石头上,手电筒光线明亮,依然还照着神君像方向。
    在头部掉落之后,步蔚一看见了一条漆黑毒蛇竖立在神像顶部,僵直地抬起头,不断吐出信子发出嘶嘶声。那一瞬间,步蔚一几乎便能确定这条蛇便是领头的蛇,他握紧了自己的木剑,朝着神君像方向冲过去。
    然而越来越多的蛇仍是盘旋在神君像上,步蔚一动作轻盈,踩在光滑的蛇身上,一路朝着神君像顶部跃去,袭来的毒蛇纷纷被他用木剑斩断,当他落在神君像胸口的时候,整个石像在蛇群的挤压缠绕下,细细碎碎的石块越落越多,终于承受不住,分崩离析。
    大块大块的石头往下落,步蔚一落脚之处也逐渐下滑,他仰起头,看到盘旋在顶部的黑蛇也正在随着石块一起下落,他双脚在坠落的石块上一点,强行借力,木剑朝着那条黑蛇斩去。
    肖修乐见到这一幕,大喊道:“等一下!”
    步蔚一动作稍顿,而那条姿态僵硬的黑蛇一瞬间仿佛惊醒过来,它张开嘴朝着步蔚一猛地探头,步蔚一再不敢停,长剑砍过,剑锋斩过蛇头。
    不过他没能将黑蛇斩成两半,只是见那黑蛇身体一软,朝着地面坠落,落在了石像的废墟上。
    此时此刻,除了被步蔚一和汪迅杀死的蛇,剩余的蛇群开始大规模地撤退,它们朝着来时的山洞游走而去,仿佛退却的潮水,伴随着窸窣声响和腥臭味,动作敏捷地离开。
    步蔚一也落在了碎石块上,他面色惨淡,却又没有多的表情,环视一圈空旷的山洞。
    侯宇信在外面见到撤离的蛇群,便立即跑了进来,喊道:“师父,你没事吧?”
    肖修乐朝着碎石走近,落在地上的黑蛇瞬间化作了人形,正是卫溪翎,他全身沾满血污,长发贴在白皙的脸颊上,细长双眼黯淡无光。
    颜峻拉住了肖修乐,肖修乐却摇摇头,继续朝前走。
    步蔚一的木剑横在卫溪翎脖子上,问他:“为什么?”
    卫溪翎没有回答,他艰难翻了个身看向肖修乐,薄唇微张,说:“不是我,我是——”他话没说完,突然双目圆睁,嘴里鲜血狂涌而出,停止了呼吸。
    他人类的身体在众人目光下又化为了黑蛇。
    肖修乐走到了他们面前,仰起头看步蔚一,说:“他说不是他。”
    步蔚一嗓音有些沙哑,“什么叫做不是他?”
    肖修乐蹲在黑蛇面前,想要伸手时被颜峻抓住了他的手腕,颜峻说:“你忘了,它全身剧毒。”
    肖修乐收回手,想要告诉步蔚一他刚才在外面听到的话,只说了一个“我”字,又戛然而止,他睁大眼睛,朝碎石块下面看去。
    那些碎石缝隙中间好像有一个红色东西,但是又不是蛇血那种红,而是另外的一种艳红色。
    颜峻注意到了他看向的方向,用手机照亮了碎石缝隙,这一回于是连步蔚一也发现下面有东西了。
    肖修乐想要伸手去掀开碎石的时候,步蔚一阻止了他,说:“稍等。”他自己用木剑将碎石挑开,暴露出石块下面的东西,见到那里竟然躺了一个人偶。
    人偶是女性模样,鲜红的唇漆黑圆润的大眼睛,油漆的勾勒十分粗糙,整张脸都是丑陋变形的,刚才他们看到的那点红,是人偶衣服的颜色,一种艳丽俗气的红。
    侯宇信和汪迅也已经靠拢过来,侯宇信轻声道:“什么东西?”
    肖修乐抬起头与颜峻对视一眼,然后又去看步蔚一。
    步蔚一伸手想要捡起那个人偶,侯宇信连忙道:“师父小心!”
    步蔚一却摇摇头,他手指碰触到人偶上,说:“是死物,没有生气。”不知道这个人偶之前是做什么用的,但是现在就是一个没有生气的玩偶而已。
    他将人偶捡起来,翻来覆去看它正面和背面。
    “这种人偶,”肖修乐突然说道,“我见过不止一次。”
    几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肖修乐说道:“有两次是在不同的地方,但是见到最多的,是在我从小长大的孤儿院院长的房间里。”
    “孤儿院院长?”步蔚一轻声问道。
    肖修乐点一点头,“他叫宋稚,已经不年轻了。他很喜欢收集这些做工粗糙的人偶,还有不倒翁,他房间里有很多。”
    颜峻伸手按在他头顶,“你觉得有什么关联吗?”
    肖修乐深吸一口气,他说:“我不知道,但总不会是偶然吧。还有,我刚才想说的是,我听到卫溪翎在跟我说话,他叫我救他,我觉得他是被人胁迫着破坏了神君像,并不是他自己要这么做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汪迅此时说道:“不过一条三百年修为的小蛇妖,他有机会从七星阁逃脱,该立即下山才是,为什么要来后山摧毁神君像,或许就如——就如他所说的,是被什么力量给控制了。”
    步蔚一看着一地碎石,问道:“会是什么力量?”
    一个名字同时出现在几人心头,可是没人将那个名字说出口。
    步蔚一沉默了许久,说:“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和你那个院长说不定会有关联,看来,我应该下山一趟了。”
    “掌门?”汪迅略有些惊讶,步蔚一从沐星野灭门七星阁之后就没有下过山,一直在七星阁守卫着这尊神君像,期待有一天能够重振门派。
    步蔚一说道:“我不能继续在这里等待了。”

章节目录

怎么可以吃兔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金刚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刚圈并收藏怎么可以吃兔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