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修乐发现自己竟然还偷偷地想了一下:其实颜峻长得也挺好的。
    过了一会儿,有人在外面敲门。
    江溪跑到门边将房门打开一条缝,见到是颜峻站在外面,于是沉下脸说道:“时间还没到,你来做什么?”
    颜峻立即塞给他一个红包,“别闹。”
    趁着江溪低头去看红包的时候,颜峻推开门走进来,缓缓走到肖修乐面前,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修身礼服,腰窄腿长,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然后牵起肖修乐的手递到唇边吻了一下。
    肖修乐看着颜峻,突然觉得自己那些彷徨犹豫都没有太大的意义,如果真的跟这样一个人一辈子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他于是也笑了,将颜峻拉近,吻了一下他的嘴唇。
    第63章
    楼下的花园草坪上摆满了鲜花和气球, 竖起了两个立牌分别是狼和兔子的剪影, 立在花园两边。
    客人也泾渭分明,两个种族本来是天敌, 虽然现在越来越人性化了, 但是血液里面流淌着捕猎和恐惧逃生的基因, 相互之间并不往来。
    婚礼开始之前,肖修乐坐在窗边望着楼下, 最大的消遣就是猜测新来的客人到底是狼还是兔子。他大概也有那么一点本能, 看到那些狼妖会下意识觉得畏惧,所以每一个都能猜对。
    江溪站在他身边, 说:“这多好猜, 你看那些狼妖个个都凶神恶煞面目丑陋。”
    肖修乐立即表示了反对:“颜峻就没有啊。”颜峻长得多好看。
    江溪忧伤地叹一口气。
    快到中午时, 楼下原本喧闹吵嚷的客人似乎稍微安静了些,客人们纷纷围到了花园里搭建心形气球拱门下面,这里就是正式举行婚礼的场地了。
    肖修乐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他开始紧张起来。
    不一会儿, 岳傅渊在外面敲了敲门, 轻声道:“少主。”
    江溪还没来得及反应, 肖修乐已经跑过去打开了房门。
    岳傅渊穿着深色礼服,戴着领结踩着皮鞋,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稳重,他看着肖修乐微微笑了笑,伸手揽一下他的头发,说:“如果你父亲看到这一天, 大概会很欣慰。”
    肖修乐的刘海难得的被全部梳了上去,露出白皙光洁的额头,精致的容貌一览无余,他深吸一口气,说:“我猜可能未必。”
    岳傅渊仍然微笑着,“他向来是个离经叛道的人,你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肖修乐想了想,肖思远选择了一个人类,说不定更加让人难以接受。
    岳傅渊缓缓收敛笑容,沉声说道:“我最后一次问你,真的决定了吗?”
    肖修乐有些诧异,问他:“到现在还能反悔?”
    岳傅渊说:“只要你想反悔,我们立即带你离开。”
    肖修乐突然笑了笑,说:“不反悔了,我要和颜峻结婚。”
    岳傅渊于是也笑了,只是笑容中多少有点无可奈何的苦涩,他将手伸到肖修乐面前,“既然如此,我带你下楼。”
    肖修乐盯着他的手掌,问道:“是送我去新郎身边吗?”
    岳傅渊点了点头:“愿意让我代替你的父亲吗?”
    肖修乐沉默一会儿,将手伸给岳傅渊,岳傅渊紧紧握住他的手,然后让他挽住自己的胳膊,带着他朝楼下走去。
    他们都是妖怪,没有统一的宗教信仰,也无所谓固定的婚礼仪式。许多年来,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在一起了,甚至没有一张结婚证,就是彼此两颗心维系着一段关系。
    今天在这栋房子里,按照夏霜的要求,还是像人类婚礼那般挂上了白色和粉色混合的纱和气球,色彩粉嫩的鲜花,地上铺着鲜红的地毯,从楼梯一直延伸到花园里结婚的小礼台。
    空气中飘荡着音乐声,是结婚进行曲,听起来有些庄重。
    肖修乐曾想过自己这辈子不结婚,也偷偷幻想过自己如果结婚也一定不要举行婚礼,因为他不喜欢被人围观。可真正到了这一天,当他挽着岳傅渊的手臂从二楼下来,看到聚在客厅一侧眼里闪烁着激动光芒的宾客们时,瞬间竟有些触动。
    兔子和狼分成两边站着,即便伪装成了人类还是一眼就能分得出来,每一只兔子都情绪激动地看着他,眼眶红红的,那一瞬间肖修乐仿佛看到了无数个江溪,眼里闪烁着星光马上就要情感充沛地喊他一声少主。
    肖修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颜峻守在楼梯口,明明还是个少年模样,却气质沉稳,他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从岳傅渊手里接过肖修乐的手,先是拥抱了他一下,轻声问道:“笑什么?”
    肖修乐说:“你看过疯狂动物城吗?”
    两人简短交流一句之后便分开,颜峻本来应该握住肖修乐的手与他一起走到花园里去,可他临时改变了主意,弯下腰将肖修乐打横抱起来。
    肖修乐有些吃惊,双手下意识揽住颜峻肩膀,看着他。
    颜峻脸上的笑容带着幸福,说:“走,我们去结婚。”
    宾客中间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还有人欢呼着吹了一声口哨。
    颜峻一路笑着将肖修乐抱到花园里,他们站在气球拱门下面,面对着证婚人时,才将肖修乐放下来。
    证婚人有两个,一位是狼族德高望重的长老,一位是走路都要拄着根拐杖的江焱老爷子。
    没有复杂的婚礼过程,证婚人问颜峻和肖修乐是不是愿意与对方结为夫妻,从此同甘共苦,无论贫穷富贵都相守一生。
    肖修乐认真看着证婚人,在听到相守一生四个字时,忍不住红了眼眶,他转过头看着颜峻,语气真诚地说道:“我愿意,真心的。”
    颜峻也看着他,睫毛微微颤动一下,双眼突然变得水润起来,他低下头用微笑掩饰自己的情绪,过一会儿他对肖修乐说:“我也愿意,我爱你。”
    他们为彼此戴上结婚戒指,那是一对一模一样的男式对戒。
    戴上戒指之后,颜峻双臂紧紧抱住肖修乐,亲吻他的嘴唇。
    肖修乐知道许多人在看,许多人在起哄,他心想管你们的,老子这辈子难得结一次婚,想和我老公亲亲怎么了?你们爱看就随便看吧。
    于是他抬起双手揽住颜峻的脖子,与他深吻起来。
    西式婚礼结束又回归了中式婚礼的流程。
    整个草坪上摆满了大圆桌,十人一桌准备要开席了。
    颜家作为主人,这顿酒席安排得非常丰盛,而且两族人绝不混坐,兔子这边全部都是各种清脆嫩绿的蔬菜,还有种类繁多的胡萝卜,另外那边就是大鱼大肉,当然今天这种场合,唯独没有兔子肉。
    肖修乐不愿意每一桌去敬酒,颜峻就不勉强他,自己拿着酒瓶与杯子去敬酒,结束之后还带了一盘子胡萝卜蛋糕回来,两个人坐在楼梯上,他一个一个喂肖修乐吃。
    颜峻看肖修乐吃蛋糕吃得香,自己忍不住微笑着,亲一下他的脸说:“以后你就是我老婆了。”
    肖修乐似乎没觉得老婆这个称呼有什么不对,他舔一舔嘴唇,将头靠在颜峻肩上,说:“那你还回去学校上课吗?”
    颜峻脸贴着他额头,问道:“你很想回去学校继续教书?”
    肖修乐想了想,轻轻“嗯”一声。
    颜峻问他:“为什么呢?你找到你的族人,也接纳他们了啊。”
    肖修乐说:“我也不知道,就觉得在风铃镇更有安全感,这边感觉陌生。”
    “安全感?”颜峻手指勾勾他的头发,“你差点被徐固给害死了,还是有安全感吗?”
    肖修乐看着他,“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想回去。”
    颜峻轻声道:“那就回去吧,你想回去我就跟你一起回去。”
    “真的吗?”肖修乐笑了。
    颜峻看了他一会儿,贴着他耳边说:“我看到你就想亲你怎么办?”当然他还有许多蠢蠢欲动的别的心思,可是现在没办法实现。
    肖修乐说道:“亲啊,合理合法。”
    颜峻正要低下头去,突然见到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躲在角落,他于是朝那边看去,肖修乐于是也抬头看了过去,见到是江溪和祝天锐躲在角落里。
    江溪对祝天锐说:“你自己过去吧,我不去了。”
    祝天锐手里端着个酒杯,脸红红地走到肖修乐和颜峻面前,举起酒杯说道:“少主,新婚快乐!我先干为敬!”说完,他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肖修乐愣愣看他,说道:“谢谢。”
    祝天锐喝完了一杯,用手擦一擦嘴,说:“不行,我要连敬你三杯。”随即左右看了看没找到酒瓶,匆忙往外面跑去,想要给自己再倒一杯酒。
    跑到门口时,他撞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停了下来,抬头一看挺眼熟的,好像是个镇中的学生,他一个常年混社会的,哪里会怕一个学生,于是神情凶悍地说道:“让让!”
    被他撞到的人是赖武威,并不与他废话,伸出两只手抓住他胳膊将他提起来,转个身把他放到门外,然后自己继续朝里面走去。
    赖武威走到肖修乐和颜峻面前,半跪下来,对肖修乐说:“少夫人,以后有事尽可以吩咐我和许扬,属下为你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辞。”
    肖修乐连忙躲到了颜峻身后,“你别乱叫,还是叫我肖老师吧,赶紧起来。”
    颜峻笑着对赖武威说:“你别吓他。”
    赖武威于是站起身来,难得地笑了笑。
    颜峻拍拍身边梯格,“坐。”
    赖武威在颜峻旁边坐下来,肖修乐从颜峻身后伸手抱住他脖子,对赖武威说:“你期末考试成绩比上学期下降了。”
    赖武威闻言一愣,头上出了点虚汗,点头说道:“是的,肖老师。”
    肖修乐说:“那你下学期争取考个全年级第——五左右吧。”
    赖武威猛地朝他看去,迟疑一下又看向颜峻,“少主?”
    颜峻笑道:“你说你要为少夫人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的。”
    赖武威向来冷静的脸上露出点紧张神情来,紧闭着嘴憋了许久,说道:“我尽量!”
    祝天锐这时找到了酒瓶,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拿着酒瓶,要进来继续敬肖修乐两杯酒,他一路小跑,跑进客厅发现赖武威竟然和肖修乐他们坐在一起,顿时停住了脚步,缓缓走到一个大花瓶后面,朝着这边张望。
    颜峻注意到了他,小声对肖修乐说:“你家的小兔子回来了。”
    肖修乐转头过去,看到了祝天锐露出来的一戳黄毛,他向祝天锐招招手,“天锐,过来吧。”
    祝天锐深吸一口气,不愿意在别人面前失去了气势,挺胸走了过来,他看也不看赖武威,给自己倒满了一杯酒,举起来对肖修乐说:“少主,我敬你第二杯!”
    肖修乐点点头,“哦。”
    祝天锐一口喝完,然后继续倒满,“第三杯!”
    等他喝完第三杯酒,一转头看到赖武威在看他,总觉得神情里带了点轻视,立即气势上涌,接着给自己倒酒,“第四杯!”
    “第五杯!”
    肖修乐觉得他喝多了,站起来阻拦他,“行了行了,快别喝了。”
    赖武威也跟着起身,帮着肖修乐去拿开祝天锐手里的酒瓶。
    祝天锐伸手指着他,“你要干嘛?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天锐哥!”说完,他把身上t恤往上一掀,转过身来给赖武威看他后背的纹身,“看到没?那么大个胡萝卜!怕了吗?”
    肖修乐连忙上前帮他把衣服扯下来,“好吓人好吓人,乖,别瞎闹了。”
    祝天锐被肖修乐揽住了腰,他突然红了眼睛,转过身一把抱住肖修乐,哽咽着说道:“少主,你一定要幸福啊。”

章节目录

怎么可以吃兔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金刚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刚圈并收藏怎么可以吃兔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