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溪张大了嘴,“我不行啊。”
    肖修乐回头看他,“你不行?你也是妖怪怎么你就不行?”
    江溪急忙说道:“我可以帮你咬人,可我没有删照片的妖法……”
    肖修乐一脸嫌弃地看他,“除了咬人,你还会什么妖法?”
    江溪说道:“也还会些别的,可是我们不能轻易对人类出手,会出事的。”
    肖修乐有些生气,“是他们先对我出手的!”随后有些烦躁地说道:“要你有什么用!”说完转身继续朝前面走。
    江溪连忙追上去,一边小跑着跟着肖修乐身后一边从包里掏出手机来,说:“我可以找祝天锐啊,人类的事情就用人类的方法解决,我和你都不能对人类随意使用妖法,会出事的。”
    肖修乐猛然间想起,对了,还有一只伪装成流氓的兔子啊,他怎么把他忘了!于是对江溪说道:“你打电话让祝天锐到飞凤路金祥茶馆,现在就去。”
    飞凤路名字听起来挺好听,可其实就是风铃镇一条城乡结合部的狭窄老路,路两边连路灯都没有,大多铺面已经关门了,只金祥茶馆还开着灯,茶馆面积不小,一半地方是麻将桌,另一半地方是台球桌。
    肖修乐到时,已经没人在打麻将,只看到七八个青年在白色的日光灯下面打台球。
    江溪紧紧跟在肖修乐身后,肖修乐在茶馆门口停下来时,他还险些撞到他身上。
    茶馆里七八个青年同时朝肖修乐看过来。
    肖修乐却一眼就在里面认出了卢峰和王舒彤,王舒彤有点紧张,躲在角落的阴影里,而卢峰却是大模大样站在台球桌旁边,手里拿一根球杆,对另一个青年说道:“大马哥,这就是我们学校的肖老师了。”
    大马哥人很瘦,却穿了一件紧身的印花体恤,染着黄毛,下身是黑色紧身长裤,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根染了花的台球杆,他嘴里叼着烟,一说话嘴里便是烟和茶混合的味道,扬了扬头说:“肖老师,来拿照片啊?”
    肖修乐看着他冷冷说道:“是啊。”
    大马哥笑了笑,“肖老师品味不错,晚上穿着裙子在学校里跑步。”他一说完,那些青年都笑了起来,显然全部看过那几张照片。
    肖修乐说道:“个人爱好。”
    大马哥旁边一个又矮又胖的青年身上穿着紧身t恤,肚子上的肉勒起来一圈,偏着头看一眼肖修乐身后的江溪,笑着说道:“老师把他儿子也带来了。”
    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肖修乐顿时怒了,一把把身后江溪抓出来,低声说道:“咬他!”
    江溪摇摇头,“还是算了。”
    肖修乐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对大马哥说:“那谁?大马哥是吧?我人已经来了,你就直说,要什么条件可以把照片全部删掉。”
    大马哥看一眼卢峰,卢峰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
    大马哥一只手握着竖在身旁的球杆,另一只手把烟头从嘴里抽出来在旁边烟灰缸里弹了弹,说:“这样吧,你拿五千块来,小卢把照片删了。”
    肖修乐问道:“如果没有呢?”
    卢峰开口抢着说道:“那我就发学校贴吧去,再洗个十几张贴到学校的公告栏!”
    肖修乐听了,又问道:“那我给你钱,又怎么保证你把照片删干净了?”
    卢峰闻言笑了,说:“大家出来混,讲诚信的,老师。”
    肖修乐看到他那模样觉得厌烦,掏出手机来拨了几个号,说:“我不信你,我还是报警吧。”
    “喂!”站在门边的一个青年看到肖修乐拿手机拨号,抓起一旁的台球杆就朝他手上砸下来,说道,“放下手机!”
    肖修乐连忙后退,而江溪却突然上前一步,伸手抓住了重重砸下来的球杆。
    那青年一愣,感觉到手心一麻,看到自己手里的球杆竟然裂开了一条缝,紧接着那条缝开始蔓延,整根球杆碎成了小块散落到地面上。
    江溪噘着嘴很不高兴地说道:“谁也不能打他。”
    青年惊恐地退后一步,而茶馆里其他青年包括大马哥在内,全部都惊讶地站起来看向江溪。
    江溪说:“我再说一次,谁也不能碰他!”
    他话音刚落,旁边另一个青年抓起茶馆里的椅子朝着江溪身上砸下来,江溪不躲也不避,只抬起右手手臂挡了一下,那椅子砸在他手臂上顿时碎裂开来。
    肖修乐在旁边都呆住了。
    大马哥把球杆一扔,惊恐道:“快,一起动手,抓住他们!”
    于是茶馆里那些打台球的青年手里抓着椅子抓着球杆,一起朝他们两人围了上来。
    江溪挡在肖修乐前面,说:“少主你先退开。”
    然而肖修乐并没有地方可以退,那些青年看到江溪厉害,只除了一两个人抓起椅子去砸他,其他人都想绕到后面来抓肖修乐。
    肖修乐抓住一根朝他后背敲下来的球杆,想要学江溪那般发力将球杆震碎,却被江溪从旁边一手夺过球杆,对他说:“少主不行,你控制不住会伤人的。”
    肖修乐愣一下,他退开两步,看江溪一人轻易夺了那些人手里的东西往旁边一扔摔得粉碎,但是确实不伤人。
    不是伤不了,而是人类受不起,会引起严重的后果。比如说引来管理人类秩序的警察,比如说引来保护人类的捉妖人。
    一时场面难分难解。
    肖修乐这时又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从没有路灯的街头走过来,等走得近了,他看到祝天锐今天穿了一件红色底的花衬衣,身后带了七八个人,气势汹汹地走过来。
    祝天锐急急忙忙赶到,一举手说道:“谁敢打我老大?给我上!”他身后一群人立即冲入茶馆加入战局,将围殴变成了群殴。
    江溪退回来护住肖修乐。
    肖修乐抓住他肩膀,说道:“叫祝天锐别打了!”
    江溪说:“没关系,他手下都是人类,人类自己打架不关我们事!”
    肖修乐吼道:“关警察事啊!快叫他们收手!”
    这时茶馆里两帮人全部陷入了混战,打得鸡飞狗跳,根本就没有肯停下手来。
    混乱之中,肖修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低头看到是颜峻打来的电话,气急地叹一口气,躲到旁边去接电话。
    电话一接通,颜峻就说道:“你在看电影?那边怎么那么热闹?”
    肖修乐快要疯了,“我在打群架。”
    “怎么回事?”颜峻问他。
    肖修乐抓紧时间,把卢峰拍了他照片用来要挟他的事情告诉颜峻。
    “卢峰?”颜峻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笑了一声,“不用怕他,给你个东西。”
    说完,颜峻就挂了电话,肖修乐还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东西,手机微信接连收到消息提示,他点开来看,全部是颜峻发给他的照片。
    一看到照片,肖修乐就明白颜峻是什么意思了,这几张照片是那天晚上在学校操场,卢峰和他班上女生打野战被抓到时,颜峻拿手机拍下来的,照片上两个人赤身裸体一脸惊恐,比起肖修乐穿裙子的那些照片,尺度就要大得多了。
    第53章
    “快停下, 都别打啦!”肖修乐举起自己的手机, 大声喊道。
    可是没有一个人听他的话。
    于是他只能又喊道:“祝天锐!祝天锐!叫他们都给我住手!”
    这一回他的话起到了效果,祝天锐一听到肖修乐叫他名字, 耳朵都竖了起来, 随即举起一只手, 说道:“都住手!”
    大部分人在听到祝天锐的话之后都暂时停手,抬头看他想要说什么, 只有一个人还挥舞着台球杆想要打人, 祝天锐一脚踹了过去,“我老大说住手!你听不到啊!”
    肖修乐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 他说:“卢峰呢?你给我出来。”
    祝天锐站到了肖修乐身边, 喊:“卢峰, 滚出来!”
    卢峰本来这时候缩在一张台球桌下面,听到他们喊他,战战兢兢冒出个头,神情迟疑地看一眼祝天锐又看一眼大马哥。
    大马哥说:“叫你去。”
    卢峰没有办法, 所有事情都是他惹出来的, 现在只有老老实实走出茶馆, 对着祝天锐点点头:“锐哥。”虽然他跟着大马哥,可是风铃镇就那么大,祝天锐也不是好惹的,他向来是都不得罪。
    肖修乐看他出来,说:“把照片删了!”
    祝天锐重复道:“删了!”
    肖修乐转过头看他一眼,无奈地说道:“行了行了, 你先别说话。”
    祝天锐有一点点委屈,小声说道:“哦。”
    卢峰还是不服气,他说:“你叫我删我就删?”
    肖修乐现在已经不怕他了,笑一声晃了晃自己的手机,“那你就发出来,你发哪儿我也发哪儿,看我们谁被学校开除。”
    “你说什么啊?”卢峰皱起眉头。
    肖修乐把手机解锁,给他看屏幕上的照片。
    卢峰一下子瞪大眼睛,伸手就想要来抢,肖修乐拿着手机退后一步,而江溪和祝天锐同时上前阻拦他。
    卢峰先是震惊,后来很快想明白了,愤怒道:“你们阴我!”
    肖修乐说:“你自己先犯贱!”
    这时,茶馆里那个矮胖子喊道:“老师也可以说脏话吗?”
    肖修乐说道:“这儿又不是学校,我是谁的老师?你的老师?”
    那矮胖子不说话了。
    肖修乐现在手里有卢峰的把柄,他也不害怕了,活动一下肩膀,说:“行了,照片你留着吧,你的照片我也留个纪念,反正你敢发我也敢发,后果我们各自承担。”
    他不要求卢峰删照片,照片这种东西要拷贝多少都可以,删没删干净谁都不知道,就大家都留着吧。
    两组照片一对比,卢峰显然要吃亏得多,肖修乐不让删了可是他不肯,伸手就要来抓肖修乐,结果被祝天锐指着鼻子警告一下,又只能收回手,他说:“你把照片删了,我也把你的删了。”
    肖修乐说道:“老实说,这照片是别人给我的,我删了也删不干净。你现在该做的就是保护好我的照片不让它流出去,我自己也就会保护好你的照片,不给别人看到了。”
    他说完,祝天锐在旁边低声道:“少主,你先走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肖修乐现在心情不错,他拍拍祝天锐肩膀,说道:“干得不错。”
    祝天锐仿佛受到了莫大的激励,眼眶红红地说道:“放心吧,少主。”
    肖修乐带着江溪慢慢后退,还对卢峰挥了挥手说“拜拜”,有祝天锐拦着,并没有人敢上前来阻止他们,卢峰只有牙痒痒地看着肖修乐离开。
    江溪一直跟着肖修乐到他家门口,肖修乐停下来说道:“你可以回去了。”
    江溪却摇了摇头,他从包里掏出一把钥匙,“我把陆大哥那里的钥匙要过来了,以后我就住你对面,有什么事你随时可以叫我。”
    肖修乐之前总觉得江溪不靠谱,直到今天晚上才对他有了大的改观,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江溪和祝天锐两个小孩子围着他打转的时候,他突然产生了一种有他们在真好的感觉。
    他于是伸手摸了摸江溪的头。

章节目录

怎么可以吃兔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金刚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刚圈并收藏怎么可以吃兔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