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修乐突然想起了从侯宇信那里要来的辟邪符,那些符咒全部被他塞在了包里,刚才去卫生间时,挎包就丢在篮球架下面没有背着,所以也没想起来,看来以后应该随身带上一点。
    他们两个走到卫生间门口,这一回靠得近了,肖修乐自己看洗手台旁边,并没有放着什么拖把。
    颜峻看他发愣,问道:“怎么了?”
    肖修乐说道:“我之前在这里看到个拖把,现在不见了。”
    颜峻一直牵着他的手没有放开,说:“你就是看到个拖把,吓成这样?”
    “不是,”肖修乐说道,“我刚才一直听到里面有人在叹气,就朝里面看,结果看到个穿红色裙子的女人站在里面对着最后一格卫生间。”
    他努力回忆着那个穿红裙子的女人,突然有些奇怪地“咦”了一声。
    “怎么?”颜峻问他。
    肖修乐说道:“我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那条裙子。”
    “嗯?”颜峻凑到他耳边,发出疑问的声音。
    肖修乐往后仰去,“凑那么近干嘛?”
    颜峻盯着他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耳垂,说:“你再想仔细一点。”
    肖修乐被他一直盯着,耳垂开始慢慢发红,注意力也集中不了了,他摇摇头,努力让颜峻距离自己远一点,说:“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说不定下次看到了能想到。”
    颜峻问他:“你下次还想见那个女鬼?”
    肖修乐不悦道:“我说的是裙子好吧!”
    “最后一格吗?”颜峻突然松开了肖修乐的手,独自朝着里面走去。
    肖修乐看他背影,顿时紧张起来,轻轻叫道“喂!”,最后还是忍不住追了过去,抓住颜峻手腕,“你小心一点。”
    颜峻说:“不怕啊,乖。”
    他们已经走到了最后一个蹲位前面,肖修乐没来得及跟颜峻计较他说的话,只是看到一个空荡荡的蹲位,里面什么也没有。
    “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就算有人也可能跑了,”肖修乐怔怔说道,“何况不是人的可能性更大。”
    颜峻点一点头,转过头来对肖修乐说:“可是那个女鬼为什么总是找上你?”
    肖修乐想了想,忽然紧张起来,他不自觉抓紧了颜峻,“你说是因为那封信吗?”
    这时,第三节 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响了,可以预料到这个空旷的大卫生间很快就会热闹起来,于是颜峻牵着肖修乐一边朝外面走,一边说道:“你记得你第一次说遇鬼是在什么时候?是收到那封信之前吧?”
    第一次?
    肖修乐回忆起在体育器材室的那晚,从此之后他们用班费买了个篮球,平时收在他办公室里,他再没进过体育器材室。
    那时候他的确还没收到信。
    体育器材室、操场外面的卫生间,他一直在这个区域内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如果假设是同一个的话,那可不可以假设这里就是她的活动范围。
    或许不止,肖修乐小时候看过不少电影小说,总觉得也许整个学校都是她的活动范围。
    他们一起背了包离开操场,依然是他和颜峻、赖武威三个人,在学校门口的烧烤摊坐下来,一边吃烧烤一边喝饮料。
    “不管那个女鬼是怎么缠上你的,”颜峻慢条斯理地撕扯着羊肉串,“我们假设那封信、你两次遇见的鬼都是同一个来源,那么我们现在也许可以尝试着搞清楚她本来的身份。”
    “本来的身份?”肖修乐说着。
    颜峻说:“并不是每一个人死亡都会成为厉鬼,病死或者老死,一个人的生气已经被消磨光了,即使灵魂离体,也不会有多余的力气来害人,所以厉鬼必然是横死的,而横死的厉鬼又大多心有不甘,才会反反复复地出现在人类面前,报复害人。”
    肖修乐一只手撑着脸,“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查一查学校里面有没有人横死?可是我来了快两年了,并没有听说过这些消息啊。”
    赖武威突然说道:“之前呢?”
    “之前?”
    颜峻对他说道:“十年前、二十年前,都可以查一下,灵魂这种事情说不清楚,不过今天不是有了点线索吗?你说了,是一个穿红裙子的女鬼。”
    肖修乐点点头,“我想办法调查一下。”
    第27章
    学校有个旧图书馆, 规模非常小, 毕竟只是一所小镇中学,图书馆不过占了两间教室大小, 里面的书也许久不曾更新过, 除了一些教辅就是一些旧版本的文学名著。
    图书馆只有星期二和星期四下午开放, 学生可以凭借学生证借阅图书,也可以就在图书馆阅读。
    星期四下午, 肖修乐在学校图书管里找到了两本厚厚的旧的校志。关于学校这些年来有没有出过什么事情, 他先是请教了教了二十多年书的洪庆芳老师,洪老师说她是十年前从下面乡镇中学调过来的, 她的记忆中这十年是没有出过什么事情, 再之前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
    于是肖修乐只好尝试来翻校志, 他也不确定这种事情会不会记载在校志上面。
    厚厚的两本校志都积满了灰,从这个学校的前身开始记载,包括建校历史、历任校长,这些内容肖修乐都很快翻过去, 重点翻阅了二十年前开始的历年大事记, 这些内容记录简单清晰, 他只注意到十五年前的五月二十日,学校发生了一起学生坠楼事件。
    关于这个事件的记录非常简单,就只有不过一句话,没有坠楼学生的任何信息,也没有提到这个学生坠楼后是否还活着。
    肖修乐在十五年前后这个范围内又仔细将校志看了一遍,确定只有这么一句话的相关记载。他不确定这件事情跟学校里流传的诅咒和闹鬼有没有关系, 但是总算是找到了一点相关的线索。
    星期五下午,高一年级篮球赛正式开始了,七班第一场对手是三班,三班好几个男生高高壮壮的,总体实力不弱,可是七班在颜峻、赖武威几个人的配合下,赢得也不艰难。
    肖修乐作为七班班主任兼教练,全程在场观战,同时七班一群漂亮女生组成的啦啦队也很抢眼,虽然都穿着校服,可是手里拿着花球蹦蹦跳跳,口号统一,让人感觉活力十足,就连专门拍照的老师也忍不住多给她们拍了几张。
    肖修乐注意到黄霞也站在啦啦队队伍里面,跟着一起呐喊助威,虽然还是腼腆,但是时不时会露出点笑容来,于是满意地点点头,回过头来看着场上,拍手喊道:“回防回防!”
    比赛胜利的瞬间,操场上七班欢呼声如雷,颜峻和许扬都出尽了风头,女生们冲过来争着给他们递水、递毛巾,尤其是许扬,连输了比赛的三班女生都开始打听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肖修乐顿时觉得年轻真好。
    中学生的恋爱大概是最单纯的,不在乎你成绩好不好,不在乎你家里有没有房有没有车,只要你长得好看,打球打得好,就一定会成为受欢迎的那一个。
    他坐在操场旁边的台阶上,拧开一瓶矿泉水缓缓地喝。
    颜峻从球场跑过来,在他身边坐下,头发被汗水打湿了,甚至还微微冒着热气,向肖修乐伸出手。
    “干嘛?”肖修乐说道。
    颜峻说:“水。”
    肖修乐看他一眼,把手里自己喝过的矿泉水递给他。
    颜峻接过来,直接送到唇边大口大口地灌了下去。
    “慢点喝,”肖修乐忍不住说道,害怕他会呛到。
    颜峻一下子喝下去大半瓶水,最后还剩下一小半瓶,递还给肖修乐。
    肖修乐接过来,先是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后来还是又继续喝了一点。
    颜峻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还在往下滴的汗水,说道:“你说十五年前学校有个学生坠楼?”
    肖修乐点点头,“不知道跟这件事情有没有关系。”
    “不能排除就调查一下吧,”颜峻说道,“不过校志就记载了这么多?”
    肖修乐说道:“是啊,没有更多的记载了。我想过去找年龄大的老师问一问,又害怕被校长知道了说我在学校散播谣言,你知道校长是崔怀舅舅,他一直也不怎么喜欢我。”
    颜峻说:“那就不走学校查,风铃镇这么小一个镇,虽然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也总会有别的途径能够查到的吧。”
    “比如说?”肖修乐问他。
    颜峻笑着抬手指了指还站在篮球架下面的赖武威,说:“比如说赖武威的爸爸,就镇派出所的一名老警察。”
    “啊?”肖修乐这倒是没想到,“是他亲爸爸吗?”
    “当然是他亲爸爸,”颜峻说道。
    肖修乐把矿泉水瓶子放到一边,手肘支撑在膝盖上,双手捧着脸说道:“那你可不可以跟我解释一下,一头狼为什么在一个乡镇派出所混上几十年还没有高升?”
    颜峻笑着看他,“因为这不是我们族人奋斗的目标啊,说实话,大部分的妖也没有把人类当作敌人,大家不过是想要生存下去而已。你看人类修炼,到最后若真能长生不死也就差不多无欲无求了,所追求的无非是活下去而已。”
    人类这么长久以来大力地发展科技、医学,目的也不过是延长人类寿命,让人类和自己的后代能够更容易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肖修乐觉得自己多少可以理解吧,就像如果有一天证实了他是一只兔妖,他可能仍然会继续现在的生活,不可能去山上打个洞,也不可能叫嚣着要毁灭人类建立他们的兔王国。
    晚上,肖修乐一个人在家里用电脑下载了一部电影,他看了开头才发现自己下载了一部恐怖片,连忙把电影给删了,打算重新下载一部。
    现在他兔子般脆弱的小心脏已经受不得任何一点惊吓了。
    这一回还没下载完,肖修乐突然听到外面有敲门的声音,他警觉地站起来,走到门背后问道:“谁啊?”
    门外的人没有回答他,只是又敲了一下门。
    这时才晚上八点多,时间还不算太晚,肖修乐捏住门背后的木棍,另一只手拧开了房门缓缓拉开。
    他不过把房门拉开一条缝,便见到一只手重重按在房门上用力将门向里推,他下意识就要反抗,想把房门给推回去,结果很快见到另一只手从门缝里伸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杯胡萝卜汁,在他面前晃晃。
    肖修乐这才松一口气,打开了门,看到果然是颜峻站在外面。
    颜峻一手拿着一杯胡萝卜汁,另一手捏着一张卷起来的a4纸,他先是用杯子冰了一下肖修乐的脸,然后晃一晃手里的纸,说:“我让赖武威帮我查到了学校十五年前的事情。”
    肖修乐连忙说道:“先进来。”
    颜峻在肖修乐的书桌前面坐下来,肖修乐则喝着胡萝卜汁站在他身后,越过他肩膀去看他桌面上的纸。
    颜峻把那张纸摊开,看到里面是一段很简短的出警记录。
    “其实就是当时的一个住校女生跳楼自杀,因为有一个宿舍的同学作证,死因很明确,家长也很快来了现场,所以只有一段简短的出警记录。”颜峻说道。
    肖修乐看了那段出警记录,说是2002年5月20日晚上十一点半接到报警电话,十一点四十五赶到现场,现场一名女学生跳楼自杀,女生名字叫做郭玉燕,当时就读学校高一,晚上十一点熄灯之后独自离开宿舍前往天台跳楼自杀,十一点半被人发现,学校同时报警和通知了女生家长。
    不过其中记载了一点,郭玉燕跳楼自杀时是穿了一条红色的连衣裙。
    “红色连衣裙?”肖修乐第一时间想到了在操场外面卫生间见到的女鬼,他说:“没有照片吗?”
    颜峻摇摇头,“因为并不是刑事案件,而且年代久远,所以相关资料并不多。”
    肖修乐咬着吸管,眉头紧蹙,“那我们怎么确认这个郭玉燕是不是就是那个女鬼?”
    颜峻想了想,抬起头看着他:“也许我们可以去看一看她。”
    “什么?”肖修乐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时,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同时听到江溪的声音响起:“肖老师!”
    肖修乐嘴里的胡萝卜汁险些喷出来,他突然紧张起来,伸手去拉颜峻,说:“快,躲起来!”
    颜峻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要躲?”
    为什么要躲?肖修乐自己都没想通,不过他自己还记得自己可能是只兔子,却偷偷在房间里藏了一只狼,现在快要被别的兔子看到了,他该怎么解释啊?
    “反正先给我躲起来!”肖修乐无法向颜峻坦诚他复杂多变的内心世界,坚持拎着颜峻的手臂让他躲起来。
    颜峻无奈站起身,说:“好好好,你要我躲哪里啊?”

章节目录

怎么可以吃兔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金刚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刚圈并收藏怎么可以吃兔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