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婷婷迟疑一下,小声说道:“其实我看她也不是真的不想参加,好像就是不好意思,要不肖老师你再劝一劝她?”
    肖修乐稍微犹豫,看颜峻他们几个从办公室外面经过要下楼,连忙叫住了他们把篮球扔过去,说:“你们先去,我待会儿就来。”
    第三节 晚自习上课之后,肖修乐把黄霞叫到了教室外面。
    黄霞还是之前那个样子,长头发披散着,一张脸黄黄瘦瘦,看起来很没精神的模样,她被肖修乐叫出教室显得有些不安。
    肖修乐便用尽量和蔼的语气跟她说道:“为什么不参加班级集体活动呢?”
    黄霞两只手在身前交握着,一只手用力抠着另一只手的指甲,说:“我可能没办法跳好。”
    肖修乐说道:“跳不跳得好没有关系,主要是要参加活动,都是年轻女孩子,随便跳跳也很好看的。”
    黄霞紧张地看着肖修乐。
    肖修乐试探着问她:“想参加吗?”
    黄霞没有回答。
    他又说道:“没关系,想就点点头,我让班长把你名字加上去。”
    黄霞这一回很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肖修乐笑着轻轻拍一下她的肩膀,“自信一点,年轻女孩子只要有活力,都很漂亮。”
    这边说服了黄霞,肖修乐才匆忙朝后面操场赶,一边下楼梯一边想着哄女孩子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他就是一直在关注黄霞,看不得这种性格内向敏感的学生被同学孤立或者欺负,害怕她以后性格越来越孤僻。
    那天晚上,七班提前结束篮球队训练。
    许扬回去了学校宿舍,只剩下肖修乐、颜峻和赖武威三个人一起出来,去学校门口的小超市买了一瓶果汁、一瓶矿泉水和一个打火机。
    肖修乐看颜峻买打火机的时候,有些紧张地问道:“你要干嘛?纵火吗?”
    颜峻回答他说:“不啊,我买来抽烟的。”
    肖修乐一巴掌朝他后背拍下去,“学生不许抽烟!”
    颜峻侧身躲过了,一把抓住肖修乐的手将他朝超市外面拉,说:“逗你的,你看我连烟都没有买,抽什么烟?”
    赖武威把结账柜台上的水和打火机带出来,说:“崔怀出来了。”
    颜峻松开肖修乐的手,接过赖武威手里的果汁抛给肖修乐,自己拿过打火机放到口袋里,说:“走吧,跟着他。”
    崔怀家住的距离学校不远,他每天同样是走路上下班,单程十多分钟,只是中间会经过一个小巷子,短而且狭窄,两边都是小区围墙,甚至连一盏路灯都没有。
    今天本来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崔怀在经过这条巷子的时候,看到地上有一封信,白色的信封即便在夜晚还是清晰可见。
    他的脚步于是顿了一下,慢慢走到那封信前面,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最终似乎是下定决心不要管,继续朝前面走。
    这回刚走了一步,便感觉到有水从空中劈头盖脸淋了下来,将他的头发和上衣都淋湿了,同时他闻到一股浓烈的汽油味道。
    他一边捂着头躲,一边抬头朝两侧围墙上看去,见到围墙上坐了个人,手里正那个空矿泉水瓶,随手扔到一边。
    崔怀接着月光看清了那人的脸,咬牙切齿道:“颜峻!”
    “咔哒”颜峻用打火机打燃火,点燃了自己叼在嘴里的烟,看着崔怀说:“崔老师你别动,你要是跑我就立即点火。”
    崔怀一低头又闻到身上的汽油味道,“你疯了吗?你想纵火?”
    这时,躲在围墙这一边的肖修乐跳起来想要扯颜峻的衣摆,愤怒道:“说了不抽烟的,他哪来的烟?”
    赖武威连忙拉住他,低声劝道:“道具、道具,你别生气。”
    颜峻把烟夹在手里,说:“是啊,你小心一点,要是不小心落了火星下去,我也很担心你。”
    崔怀立即靠在了另一边墙上,怒喝道:“你这是犯法!我要叫人来!”
    颜峻把夹着烟的手一扬,作势要弹弹烟灰。
    崔怀立即噤声。
    颜峻说:“少废话,你把那封信捡起来。”
    崔怀就像是知道信里面的内容,梗着脖子说道:“我不捡。”
    颜峻开始倒数:“三、二——”
    崔怀蹲下来把信捡了起来,他看一眼颜峻,一咬牙拆开来看,见到信纸上方称呼是肖修乐而不是崔怀,顿时松了一口气。
    颜峻说道:“放心了吧?这封信是你写给肖修乐的?”
    崔怀没说话。
    颜峻干脆当他默认了,继续问道:“是谁写给你的?”
    崔怀仰起头看他,“你到底要干嘛?肖修乐叫你来找我的?”
    颜峻说:“肖老师已经收集到足够证据,这封信是你写给他的,在校园里面公然传播封建迷信思想,他决定连信一起交给校长,让校长处置。”
    “没用的,”崔怀说道,“他没有证据,最开始那封信他不是撕了吗?这封信不是我写给他的。”
    当天晚自习,班上许多学生亲眼见到肖修乐把信给撕了。
    颜峻本来就是随口胡说的,他并不在意,于是说道:“好,那我们来聊聊,这封信是谁写给你的。”
    崔怀说:“我不知道。”
    颜峻点燃了打火机。
    那股汽油味越来越浓烈了,崔怀退无可退,靠着墙边坐下来,说:“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写信的人,你会告诉我吗?”
    看来果然不会有结果,肖修乐在墙后面听到崔怀的话,无奈地叹一口气。这些事情他们已经预料到了,也没想过真能沿着这一条线索查到底,无非是不甘心就这么放过崔怀,一定要收拾他一次才行。
    颜峻微微垂下头,他的眼睛在黑夜中亮得似乎有些发红,看着崔怀语气平淡地说:“那留着你就没用了。”
    说完,他一扬手把手里的没烧完的烟朝着崔怀丢过去。
    崔怀猛然间跳起来,大吼大叫地朝着巷子外面跑,一边跑一边喊道:“救命啊!快救救我!”
    路边经过的行人见他扑来,都一脸见鬼的表情纷纷闪躲,崔怀却朝着一个人扑去,同时嘴里喊道:“火!火!”
    那个无辜的行人说道:“哪里有火?”
    崔怀一低头,才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燃起来,不只没燃起来,刚才身上那股浓烈的汽油味道也不见了。他松开那名行人,行人匆忙从他面前跑开了,他伸手沾了头发上的水,凑到鼻端来闻,这时却一点味道都闻不到了。
    路过的行人都用一种看神经病的表情看他。
    崔怀原地怔愣片刻,转身回去那个小巷子,果然颜峻已经不在了,他走过去捡起地上的矿泉水瓶,同样是凑近闻了一下,没有一点异味。而丢在地上的信和烟头都不见了,他知道自己被耍了,却又心有余悸吓得厉害,全身颤抖一下,脚步虚浮地朝回家方向走去。
    第26章
    崔怀这一次回去之后真的生了一场病, 又多请了一个星期假。他的事情惹得年级主任很不高兴, 在一次全校老师会议里都提到了这件事情,讽刺崔怀年纪轻轻身体虚弱, 耽误学生学习, 也给其他老师增加负担。
    肖修乐并不关心崔怀会怎么样, 到现在让他不安的还是那封信上的诅咒。其实如果不是最近经历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他未必会相信这些, 可是亲眼见识过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如果放任不管,最后的后果究竟会是什么呢?
    晚上篮球队练习, 队员们分成两个组对抗, 肖修乐一个人去了操场外面的大卫生间。
    正是第三节 晚自习时间, 卫生间里一个人都没有,肖修乐一踏进去便清楚听到自己脚步声的回声,他突然有些后悔,应该等一等和其他人一起来的。
    头顶的排气扇有气无力地转动着, 那呜呜声仿佛吊着最后一口气, 一不小心随时都会断气, 每次进去都会感觉到一股凉悠悠的冷气扑面而来,或许是周围荫蔽空气流淌的缘故。
    肖修乐没有朝里面走,而是站在靠外面的小便池前面小解。忽然,他听到空旷的卫生间里面传来一声叹息声,就像是从里面的某个蹲位里传出来的。
    他忍不住转过头去看,从这个角度并不能看到里面的那些蹲位有没有人, 但是在那声叹息过后,整个卫生间又恢复了寂静,只有他小解的水声。
    肖修乐解完手拉好裤子,再一次朝里面看一眼,却没打算过去,不管里面是人是鬼,反正他都不要好奇!
    他打定主意朝外面走去,不过走了两步,却又突然停下来,因为他看到在前面的拐角处出现了一点红色的东西。
    那是什么?那个位置本来一转过去就是一排洗手台,不应该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可是这一点鲜艳的红色布料看起来非常像是裙子露出来的一个角,如果凭想象的话,就像是有个穿着红裙子的人贴着墙站在洗手台的边缘,露出来她裙子的一个角。
    卫生间灯光昏暗,可是那一点红却又异常艳丽。
    “有人吗?”肖修乐忍不住问道。
    这里是男厕所,为什么会有穿裙子的人站在那个地方?还是其实那不是裙子,而是些别的什么东西,肖修乐自己误会了。
    这时,卫生间里面又传来一声叹息声。
    肖修乐当然不会回头朝里面走,他只是贴着墙,慢慢地朝外面挪,一边挪一边掏出了手机捏在手里,犹豫着要不要给颜峻打个电话。
    当他一步步走到那个拐角处,终于可以看到拐角背面的东西时,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那里并没有人靠墙站着,也没有什么红色的裙子,只是不知道谁在墙边靠了一个拖把,而拖把的木头把手上栓了一条红色的布,伸出一个角从那边的角度看起来就像是红色的裙子。
    肖修乐不禁有些好笑,觉得自己简直是太过于紧张了,于是走到洗手台前面洗手。他拧开水龙头的时候,第三次听到卫生间深处传来的叹息,他忍不住好奇,从拐角处探头朝里面看,想要问一句究竟是什么人在里面。
    结果刚一探头,还没出口的话就全部被吓了回去,因为他看到在卫生间的深处,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长头发女人正面对着最后一格蹲位站着,她垂着头,长发撘落下来完全遮住了她的侧脸,身体僵硬,一动不动。
    肖修乐立即被头缩了回来,也顾不上继续洗手了,匆忙关了水龙头,转身就朝外面跑去。
    他跑得有点急,直到离开卫生间远了,站在操场入口见到篮球场里面奔跑的人影时才敢回头去看,可是隔着一段距离也看不清什么,只是隐约觉得原本靠在洗手台边上那个拖把不见了,就好像一直没有那个拖把存在过。
    肖修乐开始回忆他进去的时候时不时见到了那个拖把,可是记忆模模糊糊的并不真切,因为从一开始注意力就没有放在那个地方。
    他脸色发白地朝着操场方向走去。
    颜峻第一个觉得肖修乐有点不对劲,他把手里的篮球朝空中一抛,划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刚好落入篮框里面,然后直直坠落到地上。
    而他的人已经小跑到了肖修乐面前,问道:“怎么了?”
    肖修乐抬起头看颜峻,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我见到鬼了。”
    “卫生间?”颜峻问道。
    肖修乐点点头。
    颜峻拉住他的手,将他往操场出口带去,说道:“来。”
    肖修乐被他拉着朝前面走,问道:“你要过去看?”
    颜峻说道:“是啊,我不怕的,去看看能不能抓得到。”
    “还能抓得到?”肖修乐觉得很神奇。
    颜峻笑了笑,“用手当然是抓不到的,如果是鬼魂,本来就不是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可是人想要捉鬼,还是会有很多方法。”

章节目录

怎么可以吃兔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金刚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刚圈并收藏怎么可以吃兔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