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修乐上完课再回到办公室时,崔怀已经开始上课了,这中间许多人都看到了,没有可以调换的时间,就剩下第一节 课到第二节上课前那段时间有点不清不楚。
    “放屁!”崔怀立即炸了。
    陆嘉华站了起来,伸手阻拦一下即将爆发的崔怀,“我觉得可能是有误会,是不是崔老师不小心拿了肖老师的备课本自己也没发现呢?”
    这件事情本来谁都不希望闹大,听到陆嘉华给大家指了一个新的方向,吴主任和洪庆芳纷纷应道:“是啊,有这个可能。”
    崔怀面色铁青心里憋屈,整件事情的经过他是清楚的,唯一不明白的就是肖修乐是怎么把他们的备课本给交换了。
    他今天早上把肖修乐的备课内容撕下来之后夹在自己的备课本里离开办公室,之后一直没有和肖修乐见过面,中间他还翻开来看过,可是后来进去教室里就突然被人给换了,如果不是肖修乐干的,那只能是鬼干的。
    他不是不想追究到底,但是现在找不到证据,害怕追究下去反而自己露出了破绽事情就不好解决,看来今天被打落的这颗牙齿,还只能和着血先吞下去。
    崔怀要紧牙齿,狠狠看向肖修乐。
    肖修乐突然压低了声音骂他道:“傻b。”
    崔怀差点没蹦了起来,他一把冲过来要揪肖修乐的衣襟,同时大声对着吴主任她们吼道:“他用脏话骂我!”
    肖修乐无辜地说道:“我哪有!”
    吴主任和洪老师距离隔得远,没有听到肖修乐开口说过话,崔怀便大声质问陆嘉华说:“你听到了吧?他用脏话骂我!”
    陆嘉华已经站起身来阻止崔怀,这时茫然地说道:“他说什么了?”
    崔怀又惊又怒,“你没听到?”
    陆嘉华抱歉地说道:“我没听清,肖老师你刚才说什么了?”
    肖修乐往陆嘉华身后躲,说道:“我说算了,我不知道崔老师听成了什么,能好好说话吗?大家为人师表,凡是讲道理啊。”
    吴主任有点不满意崔怀行为粗鲁,于是也沉下脸说道:“崔老师,肖老师说得对,有事好好说,文明一点。”
    崔怀松开了手,他一把掀开陆嘉华,说:“放开我!”然后气势汹汹地朝办公室门方向走去,拉开门离开。
    办公室里,吴主任沉沉叹一口气,她也好,洪老师也好,都不怎么喜欢崔怀,不过是顾虑到他和校长的关系,不方便得罪。
    现在看这件事情勉强处理好了,吴主任便说道:“你们在办公室打架的事情……”
    “真的是崔怀打我,我没有还手,”肖修乐诚恳地说道。
    吴主任有些烦恼地一挥手,“等我问过校长怎么处理再说吧。”事关校长的外甥崔怀,这件事到最后总归还是会不了了之的,不然只处理肖修乐不处理崔怀,肖修乐怎么会服气,闹起来反而麻烦,还不如两个都不追究。
    肖修乐和陆嘉华一前一后从洪庆芳办公室里出来,这时候学生们都在上课,整栋教学楼都很安静,肖修乐走在前面,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对陆嘉华说道:“谢谢你,陆老师。”
    陆嘉华微笑道:“不必客气。”
    肖修乐跟他挥挥手,回去自己办公室。
    办公室里面崔怀不在,好像从洪老师那里离开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肖修乐下午没课,他收拾了办公桌,打算趁着这时先去医院看看还在输液的学生,然后中午回家睡个午觉,下午再回来班上看看。
    他收拾好东西时,刚好第四节 课下课,肖修乐背着他的小挎包从办公室出来,伸手拉上办公室门。
    一转回头肖修乐看到身后站了个人在等他,顿时吓一跳拍拍胸口说道:“你走路没声音的啊,江同学?”
    江溪有些害羞地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
    肖修乐关好了门准备要走,说:“还有什么事吗?”
    江溪急忙说道:“老师,补课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啊?”
    肖修乐微微皱起眉头,“我不是说了会跟你联系吗?”
    江溪似乎有点委屈,“可是明天就星期六了,老师你决定好了我好安排时间。”
    肖修乐认真考虑了一下,他总觉得江溪让他补课这件事情有点说不通,可是因为这一点说不通就直接拒绝好像更奇怪,他看周围没什么学生注意到,便对江溪说:“加个微信吧。”
    江溪闻言,兴奋地从口袋里把手机掏出来,想要加肖修乐微信。
    肖修乐看一眼他的苹果手机,说:“学校不允许学生带智能手机来学校吧?”
    江溪小声说:“班主任允许的。”
    肖修乐知道他学习成绩好,成绩好的学生可以有点特权他明白,于是和他互相加了好友,问道:“星期六是在你家里补课?”
    江溪点点头。
    肖修乐说道:“那好吧,你微信发个地址给我,星期六上午我过来。”
    江溪又点点头,“那我回去上课了。”
    肖修乐说:“去吧。”
    江溪就读的一班教室在三楼,他和肖修乐说完话之后,便转身往楼梯方向走去,楼梯距离肖修乐办公室不远,他一探头便能望见。
    江溪刚刚下了两格楼梯,突然停住了脚步。
    肖修乐看见赖武威和许扬正从楼梯下面上来,他们两个看到江溪之后便放慢了脚步,左右分成两边留下中间的路让江溪走。
    江溪连脖子好像都缩紧了,后颈一点毛茸茸的头发竖起来,低垂着脑袋屏息凝神从两个人中间走过去,刚刚走过注意到前面又来了一个人,一抬头看到颜峻,他小脸一白,咽一口唾沫说道:“同学你好。”
    颜峻冲他笑笑,“你好。”随后让到了一边。
    江溪惨白着小脸继续下楼,过一会儿便从肖修乐眼前消失了。
    肖修乐指了指他们几个,“不许在学校恐吓同学。”
    赖武威依然面无表情,倒是许扬疑惑道:“谁恐吓同学?”
    肖修乐“哼”了一声,把挎包从腰侧拉到了正面,经过他们两个身边时,又对许扬说道:“你的主要任务是好好学习,知道了吗?”
    许扬点头,“知道了。”
    肖修乐小跑着下楼,经过颜峻身边时,听到他问了一句:“老师,没事了吧。”
    他放慢脚步,看一眼颜峻,说:“没事了,回去好好上课。”
    第13章
    星期六上午,肖修乐按照约定去给江溪补课。
    江溪家住在小镇东南方向一处新开发的楼盘,距离镇中倒是不远,不过这一片大多是拆迁待建的地带,能看到大片荒地和延伸到城外一望无际的农田。
    肖修乐到江溪家里时,以为能见到江溪的父母,结果进屋之后发现他家里只有江溪一个人。
    “你父母呢?”肖修乐顺口问了一句。
    江溪说道:“都在上班。”
    “今天不是星期六吗?”
    江溪笑笑说:“在加班。”
    他把肖修乐请去了书房里面,还很礼貌地为他倒了一杯茶。
    江溪家里很大,装修也精致,不过所有东西都收拾得很整齐,没有太多生活的气息,也许江溪的母亲是一个很爱整洁的人。
    语文补课要补什么内容,肖修乐心里也没有底。他一直觉得对于语言的学习能力其实是一种天赋,通过后天的努力不是不能提高,但是很难在短时间之内提高,或许只有多看多写才能有所收获。不过既然要收学生钱补课,肖修乐昨天下午还是认真负责地去了趟镇上的教辅店,为江溪选了一本高中语文练习册和高考优秀作文集锦,他打算每次让江溪做一套题,他当场修改讲解,下来之后再让他写一篇文章,下一次补课之前交给他,反正一切按照高考的要求来。
    江溪做题的时候,肖修乐在旁边盯着他,没好意思玩手机。他看江溪做题速度挺快也挺熟练,知道江溪的语文成绩在全年级来说至少还是中等偏上的,心里有点担心自己能不能真的帮他提升什么。
    等到江溪做完题,肖修乐修改的时候,江溪便偏着头,眼睛一眨不眨,神情带了些崇拜地看着他。
    肖修乐几次注意到江溪的眼神,不自在地微微倾斜了身子,用半边后背对着他。
    结果江溪说道:“老师,你累了吗?要不要吃水果?”
    肖修乐说:“不用了,谢谢。”
    江溪眨眨自己的大眼睛,说:“要不我给你揉揉肩吧?”
    肖修乐脑袋里一瞬间出现了一些日本动作片的情节,要不是他是个男老师,他真的怀疑江溪是不是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
    他故意冷下脸来,说:“不用了,你不要一直打扰我,没事干就想想作文该怎么写。”
    江溪说:“哦,”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仿佛没听到肖修乐和他说什么,说:“我还是去削水果吧。”
    肖修乐等江溪离开了书房,才又静下心来继续给他批改习题。过了不知道多久,就在他专心看江溪的大段阅读理解答案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他脑袋后面轻飘飘地说道:“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妖怪吗?”
    肖修乐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猛然间一个转身,同时挥动着手臂想要把身后的人推开,结果他只是打翻了江溪手里端着的一个盘子。
    “哎呀!”江溪惋惜地看着盘子里削好的桃子掉到了地上,想要伸手去接,可惜没能接住。
    肖修乐一下子站了起来,“你干什么?”江溪走路都没有声音的,突然出现在他身后,说一些装神弄鬼的话。
    江溪弯下腰把桃子捡起来,装在盘子里放到一边,深呼吸一口气,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老师,不对,不是老师,是少主,我们是来接你回家的。”
    “神经病!”肖修乐脱口而出,“什么少主?你网络小说看多了吧?回家?回什么家?”
    江溪连忙摇头,“我说的是真的,你的身份不是那么简单的,你相信我啊。”
    肖修乐越发觉得他有病,往后靠在书桌边缘,问道:“什么身份,你说来听听啊?”
    江溪却突然显出些苦恼神色来,他晃晃脑袋,低声念道:“糟了,我不知道能不能跟你说。”
    “别说,”肖修乐连忙道,“你千万别说。”
    江溪有点委屈地看着肖修乐。
    肖修乐问他:“你还要不要补课了?不补课我就走了,要补课的话咱们继续,不许和我说那些乱七八糟的废话。”
    “哦,”江溪只好坐了下来,依然是很苦恼的模样,不知道该如何跟肖修乐开口。
    肖修乐把批改好的练习册给他,江溪摊开来慢慢翻开,翻着翻着突然说道:“对了,老师,你要当心颜峻他们——”
    “闭嘴!”肖修乐原本已经打断了他,却听到了颜峻的名字,立即集中注意力,“你说颜峻什么?”
    江溪只说道:“你要小心他们。”
    肖修乐突然问道:“你看到的颜峻是过去那个颜峻吗?”
    江溪盯着自己的练习册,说:“你可以说他是,也可以说他不是。”
    “什么意思?”肖修乐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追问道。
    江溪似乎在犹豫,过了好一会儿,他对肖修乐说:“我不能告诉你,我怕他们骂我,我给你一张名片,你可以去找名片上的人,他也许可以告诉你。”
    说完,江溪打开抽屉翻找出一张名片递给肖修乐。
    肖修乐接过来,看到名片上面写了一个名字:岳傅渊,在名字前面还印了一对兔耳朵图案,下面则是一排电话号码。
    “是什么人?”肖修乐问道。

章节目录

怎么可以吃兔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金刚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刚圈并收藏怎么可以吃兔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