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修乐一只手紧握着棍子,另一只手摸上了门锁,在悄无声息的黑暗中,缓缓将锁打开。
    房门隙开一条缝,走廊的灯光从门缝透了进来。走廊外面都是感应灯,平时是熄灭的,只有人经过才会亮起来,现在灯是亮的,说明那个人就站在外面。
    肖修乐手心有些出汗,他动了一下手指,然后将木棍握得更紧。
    门外的人没有动静。
    肖修乐把门再稍微拉开一些,这一次从敞开的缝隙中朝外面看去,却并没有看到预想之中的画面。他的门外面一个人都没有,朝走廊两侧看去,也没有一个人,只看到一条空荡荡的走廊。
    可是他也注意到,从楼梯一直延伸到他的房门口的灯都是亮着的,但是再往前面那盏灯却是熄灭的,说明刚才的的确确有个人从楼梯上来一直走到了他的房门口,然后停下来没有继续走过去。
    那么那个人现在在哪里?是在肖修乐犹豫不决要不要开门的时候,又原路返回从楼梯离开了吗?可是为什么要敲他的门?
    这时,肖修乐看到楼梯的灯熄灭了。
    感应灯只要没有感觉到有人走动,过一段时间就会自动熄灭,熄灭的时间是固定的,从楼梯到走廊的灯都会在点亮相同的时间之后熄灭。
    楼梯的灯熄灭之后,便是从楼梯间那边的走廊尽头开始,顶灯一盏盏地灭掉,一路延伸过来,直到肖修乐房间门口这一盏,然后整个走廊归于黑暗。
    肖修乐退回来,猛然伸手关上了房门。
    灯是从楼梯那个方向先开始熄灭的,说明在有人走过来之后并没有人回去,那么那个人去了哪里?
    房间里影影幢幢,路灯照进来的光线勾勒出家具的轮廓却并不清晰,反而给人以瑕想的空间,甚至让肖修乐一时间怀疑,刚才那个人已经在他开门的时候就顺着缝隙溜了进来,潜藏在房间的某个角落。
    他于是把灯打开,仔仔细细把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检查了一遍,床底下和衣柜也不曾放弃,最终确定房间里面确实只有他一个人,街对面也没有再站着人。他这才保留了一盏台灯,把木棍放在床边触手可及的地方,躺下来抱住他的抱枕,疲惫地闭上眼睛。
    睡眠不好的后果是很严重的,其中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肖修乐星期一早上出现在学校时,整个人都心情不好。
    他在早自习之前就站在教室门口守着,学生们陆陆续续赶到教室,看他守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有两个学生在上课铃都打响了,还不急不缓地从走廊上走过来,边走边说笑,远远见到站在门口一脸严肃的肖修乐,才都被吓得收敛了笑容,连忙加快脚步朝教室里面走。
    教室里还没有完全安静下来,班长伍婷婷站起来说道:“都别说话了,自习开始了。”说完之后,班上同学稍微安静了一些。
    伍婷婷坐下来,朝站在门外的肖修乐看去。
    她的同桌李开妍一边偷偷吃早饭,一边问她:“消消乐怎么了?”
    伍婷婷摇头,“不知道,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李开妍伸手在课桌里给牛奶盒插上吸管,她小心翼翼地不希望发出太大的声音,看到肖修乐回头朝教室里看就连忙坐直身子,假装认真看书。
    伍婷婷小声对她说:“你小心一点,我觉得肖老师看到了可能要骂人。”
    肖修乐并不是一直那么严格,早自习吃早饭这种事情他偶尔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多时候取决于心情。
    李开妍眼睛盯着书,手上摸索着把吸管插进牛奶盒,嘴里还说道:“消消乐不进来,还在抓迟到是不是?”
    伍婷婷回头朝后排看一眼,“颜峻还没来。”
    李开妍也跟着回头看了看,随后轻声说:“你有觉得颜峻最近变帅了吗?”
    伍婷婷奇怪看她,“怎么说?”
    李开妍动作飞快地低下头吸了一口牛奶,再抬起头来,“就是一种感觉啦,说不清楚,脸还是那张脸,整个人气质不一样了。”
    伍婷婷默默想了一会儿,忍不住点点头,“好像是的。”说完这句话,她朝教室外面望了一眼,说,“颜峻来了。”
    颜峻迟到了三分钟。
    他站到肖修乐面前的时候,听到肖修乐问他:“几点了?”
    学校规定学生不许带手机,大家即便带都是偷偷摸摸的,肯定不敢当着老师的面拿出来看,颜峻身上也没有戴手表,于是他突然伸出手去握住了肖修乐的手腕,翻转过来看他戴着的一个电子表上面的时间。
    他动作太快,肖修乐一时反应不及,后来想要用力抽回手又显得自己不够镇定,于是冷着脸让他看了。
    颜峻说:“七点三十三。”
    肖修乐缩回手,问他:“几点开始早自习?”
    颜峻回答道:“七点半。”
    肖修乐双臂抱在胸前,“那你知道你迟到了吗?”
    颜峻点点头,“对不起肖老师,我迟到了。”
    肖修乐微微扬起头看他,“知错就要改,早自习就在外面上吧。”
    颜峻神情有些无奈,他叹一口气,决定不去挑战班主任老师权威,就差没举起双手来了,他说:“好,我知道了。”
    肖修乐语气冷淡地“嗯”一声,转身正要走进教室门的时候,又回过头来对他说:“今天只要是我的课,都不准进教室。”
    颜峻嘴角微微勾起又很快恢复,他说:“好。”
    肖修乐这才沉着一张脸走回教室,心里却有一种报复的快意。这一个星期以来,他被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折磨着,到现在干脆破罐子破摔,管你妖魔鬼怪,有本事吃了他,不然他就要公报私仇,不让你好过。
    他在教室里步伐徐缓地转了两圈,所有同学都知道肖老师今天心情不好,所以低下头认真读书。转完了圈看时间差不多,肖修乐离开教室动身去五班,走到走廊上看一眼颜峻,见他把书包丢在脚边,人靠走廊护栏站着,双眼直视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于是对颜峻说:“去拿书来看啊,傻站着干什么?”
    颜峻看他一眼,回去教室把自己的语文书找出来,又回到走廊上,摊开在教室窗户的窗台上看。
    肖修乐这才满意了,继续朝五班教室走去。
    说是肖修乐所有课都不许颜峻进教室,但是星期一肖修乐在七班只有上午一节语文课,从上课铃声响,颜峻就抓着自己的语文书站到了教室外面,他态度也并不那么端正,姿态随意地靠着护栏,书摊在旁边也没有看。
    肖修乐不管他,自顾给学生上课。
    等到下了课,肖修乐抱着书和备课本从教室出来,看颜峻已经抓着书站在门口等他。
    颜峻问肖修乐:“我可以回教室了吗?老师?”
    肖修乐说:“我只管我的课,其他老师的课我管不着。”
    颜峻闻言笑了,他说:“好,都你说了算。”
    肖修乐抱着自己的书回去办公室,颜峻也抓着语文书回去教室,在座位上坐下来。
    赖武威从课桌抽屉里拿出一瓶可乐,拧开了盖子递给他,他接过来仰起头灌了一口。
    坐在颜峻前排的男生就是周寻磊。
    周寻磊是永远奋斗在惹是生非第一线的那种人,十六七岁了还没懂事,整日里招猫逗狗的,上次把黄霞写给颜峻的情书在全班念出来也是他干的。
    这时见到颜峻回来,周寻磊转回头去看他,说:“你得罪消消乐了。”
    颜峻不置可否,他把可乐瓶递还给赖武威,赖武威拿起瓶盖盖回去,塞回课桌里,整个过程流畅自然,两个人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倒是周寻磊觉得奇奇怪怪的,只是赖武威为人沉默寡言,表明立场靠拳头不靠嘴,班上没有一个男生敢招惹,周寻磊也不敢,所以不敢开口问,只继续招惹颜峻。
    他说:“你别看消消乐平时跟人有说有笑的,其实挺小气的。”
    颜峻说道:“是吗?”
    周寻磊点点头,他趴在颜峻的桌子上,“你到底怎么惹他了?”
    颜峻茫然摊手,“我也不知道。”
    周寻磊相信了颜峻说的不知道,皱起眉头,说:“那太奇怪了,你小心一点,过几天可能他就气消了。”
    颜峻应道:“好,谢谢你提醒。”
    周寻磊“嗨”一声,“谢啥。”说完转回头去,心里总觉得和颜峻的对话怪怪的。
    而抱着书回去办公室的肖修乐这时却发现办公室里不只崔怀一个人,崔怀站了起来,正在和年级主任洪庆芳说话,洪老师左手边还站了个青年人,她似乎正在介绍那青年和崔怀认识,崔怀探身与那人握了握手。
    肖修乐不自觉放慢脚步。
    刚好洪庆芳转头来看到了他,笑道:“小肖,来,介绍个新同事给你认识。”
    肖修乐走进办公室,那青年这时也回过头来看他。青年个子应当有一米七八左右,眉眼清隽,头发细软,嘴角带着温和的笑,看似挺温和一个人。
    不过肖修乐再看清他容貌之后,瞬间心跳疾如擂鼓,险些没维持住脸上的平静,但是脸色肯定是瞬间变了的。
    洪庆芳并没有察觉这些,她只是热情地对肖修乐介绍:“肖老师,这位是新来的物理老师,姓陆,接下来担任你们六班和七班的物理教学。”
    六班和七班是同一个物理老师,因为休产假在学期中途中止教学,之前一直没有说由哪位老师继续担任两个班物理教学,结果是换了一位新来的老师。
    姓陆的青年物理老师向肖修乐伸出一只手,“肖老师,你好,我叫陆嘉华。”
    肖修乐用力盯着他的脸,半晌之后伸出自己冷汗淋漓的右手,“你好,肖修乐,七班班主任。”
    陆嘉华礼貌而温和地笑了笑。
    握手结束,肖修乐收回自己的手,不自觉地在裤子上蹭了蹭,却还是蹭不尽手心的冷汗。这个男人他确定自己见过,昨天半夜他噩梦醒来,站在窗边喝水时看到街对面那个望着他窗户的人,分明就是眼前这个叫陆嘉华的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本质上来说不是灵异文,以后可以考虑专门写一篇灵异文
    第6章
    陆嘉华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到肖修乐满手冷汗,不过他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正常,甚至都没有多注意肖修乐,而是认真听洪庆芳给他介绍六班和七班的情况。
    洪庆芳抽空对肖修乐他们说:“陆老师很优秀的,别看他年轻,他可是去年的全省优秀物理教师,学校特聘回来的。”
    肖修乐没有心思去猜想一个那么优秀的青年教师为什么会愿意来这个小镇中学,他只是不动神色打量陆嘉华,心里想的是昨晚走廊上诡异的脚步声。
    崔怀有点不乐意洪庆芳吹捧陆嘉华,说了一句:“那让陆老师来教七班,不是浪费了吗?”
    肖修乐冷冷看他一眼。
    洪庆芳笑着说:“孙老师不是生孩子了去了吗,陆老师现在过来时间正好,等孙老师生完孩子回来,陆老师可以去教新的年级。”
    “哦,”崔怀应得冷淡。
    洪庆芳觉得再说下去也不合适,她对陆嘉华说:“走,陆老师,我们去你的办公室。”
    陆嘉华点点头,对崔怀和肖修乐说:“崔老师、肖老师,那我先走了。”
    崔怀抬起手皮笑肉不笑地和他挥挥。
    肖修乐靠在办公桌边上,点一点头道:“慢走。”
    等到陆嘉华跟着洪庆芳离开,崔怀才抓着他的水杯,语气不屑地说了一句:“什么特聘的优秀教师,真有本事去市中啊,来我们这里干嘛?”
    肖修乐没有搭理他,而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他神经质地咬了咬手指甲,很快意识到不好,将手从嘴边拿开,在桌面上焦躁地交握着。
    莫名其妙的人和莫名其妙的事越来越多了。
    他睡眠不足,心情难以抑制地焦虑,突然开始怀念起孤儿院里一群孩子单纯的生活和那个从来都对他很好,如同亲生父亲一般的老院长来。
    上午第四节 课结束之后,肖修乐去七班教室转了一圈。
    原本在教室后面打闹的几个男生见到肖修乐出现,顿时都收敛了些,只打了招呼之后说笑着离开教室继续在走廊上疯。

章节目录

怎么可以吃兔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金刚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刚圈并收藏怎么可以吃兔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