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绒侧身躲开陆宇珩,拿了一个草莓给擎苍,然后踮脚敲了敲陆宇珩的脑袋,面红耳赤的道:“你安分一点。”
    “安分不下来。”陆宇珩搂着苏绒,声音愈发暗哑低沉了几分。
    苏绒偷偷看了一眼那正搂着陆绯喊心肝宝贝的陆母,伸手拧了一把陆宇珩的手背,“那你要怎么样啊。”
    “不怎么样。”陆宇珩说完,突然横抱起苏绒就出了厨房。
    擎苍甩着尾巴跟在身后,被陆宇珩一脚拨开挡在了门外。
    “小绒花~白白的~香香的~软软的~”白头鹦鹉看到进门的两个人,赶紧放下那被自己啃得乱七八糟的纸,装模作样唱了起来,一双绿豆眼心虚的乱转。
    “陆哥儿,吃饭了,陆哥儿,吃饭了……”
    “不吃饭,滚。”陆宇珩把苏绒压到沙发上。
    “胖居居居,吃饭了,乖,啾啾,吃饭了……”白头鹦鹉还在坚持不懈的说着话。
    陆宇珩放开苏绒,烦躁的走到书桌前伸手去抓白头鹦鹉,白头鹦鹉扇着翅膀在房间里一阵“扑腾腾”的乱飞。
    陆宇珩挽起袖子去抓白头鹦鹉,房间里面稀稀拉拉的掉下几根羽毛。
    “毛掉啦,毛掉啦……”白头鹦鹉尖利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陆宇珩从书桌抽屉里拿出网兜,一下就把白头鹦鹉给罩住了。
    拎着白头鹦鹉扔出房间,陆宇珩锁好房门转身,却是看到那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的苏绒。
    细碎的短发遮在苏绒白皙的面颊上,小嘴微张,露出雪白的贝齿,嘴唇粉嫩,就像庭院里新开的桃花瓣。
    陆宇珩小心翼翼的踩着拖鞋上前,拿出毯子盖在苏绒的身上。
    苏绒翻了个身,搂住沙发上的小抱枕垫在怀里。
    苏绒睡觉有个毛病,这么多年来一直没变,那就是睡着的时候一定要抱个东西在怀里,不然就感觉不舒服。
    沙发不大,陆宇珩轻手轻脚的挤上去,把苏绒搂进怀里。
    苏绒无知无觉的动了动脚,把腿搭在陆宇珩的小腿上,然后习惯性的把脸埋到陆宇珩胸口。
    陆宇珩把苏绒怀里的小抱枕给抽了出来,然后用毯子盖好两人。阳光晴好,落地窗大开,沁凉的微风倾洒进来,照在人的身上暖融融的透着一层绒光。
    “吃饭喽,吃饭喽,陆哥儿,吃饭喽……”
    白头鹦鹉从落地窗飞进来,啄着陆宇珩的头发。
    陆宇珩伸手拨开白头鹦鹉,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十二点半,是差不多要吃饭了。
    俯身看了看缩在自己怀里睡得安稳的苏绒,陆宇珩低头轻亲了她一口。
    苏绒搂住陆宇珩的脖子,小脸使劲在他胸口蹭了蹭。
    陆宇珩把苏绒从毯子里面托抱出来,带进了浴室,放在洗手台上。
    湿漉漉的毛巾贴在苏绒的脸上,让困顿的苏绒缓慢睁开了眼。
    “吃饭了吗?”苏绒迷迷瞪瞪的开口,摸到手边的白头鹦鹉。
    “吃饭喽,小绒花~白白的~香香的,啾啾……”白头鹦鹉蹭着苏绒的掌心,欢天喜地的唱着歌。
    房门口应声传来擎苍的叫声,一时间,房间内外热闹的很,把苏绒残存的睡意一下就挥霍了个干净。
    就着陆宇珩手里的毛巾洗了把脸漱了口,苏绒踩着脚上的拖鞋一边掩嘴打着哈欠一边往外走。
    陆宇珩护在苏绒身后,搂住她的腰肢道:“慢点。”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好笑的看着陆宇珩那小心翼翼的动作,苏绒笑弯了眼。
    陆宇珩不说话,只是盯着苏绒笑,苏绒被陆宇珩盯得久了,不好意思的偏头露出一对白玉小耳。
    他的小绒花,合该被他捧在掌心里。
    ☆、第57章
    陆绯之所以会叫陆绯, 是因为陆绯出生的时候面无表情的陆宇珩说了一个字, “肥。”所以, 陆肥就变成了陆绯。
    今天是陆绯上幼稚园的日子,苏绒早早的就把人给喊了起来。
    陆绯有起床气,她窝在床上不肯起来,被陆宇珩直接单手就给拎了起来。
    “哇啊啊啊……”陆绯瞪着一双小胖腿, 使劲的干嚎着。
    陆宇珩把人拎到浴室里面熟练的给她洗脸刷牙,然后帮她换好幼稚园新发下来的小校服。
    “好了吗?要吃早餐了。”苏绒把手里的两杯牛奶放到餐桌上。
    前几天苏绒和陆宇珩搬出了陆家,搬到了离幼稚园只有三分钟步行距离的小别墅里, 增加了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陆绯红着一双眼被陆宇珩按在儿童椅上吃东西, 她摆弄着两条小腿,“哇哇”乱叫。
    陆宇珩搬开椅子坐在陆绯身边, 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
    陆绯跟陆宇珩对上视线,原本“吱哇”乱叫的声音立刻就低了下去,变成了奇怪的“哦哦”声。“哇啊啊……哦, 哦, 哦……”
    “哦什么呀,快点吃早餐了。”苏绒系着围裙过来, 把手里的牛奶递给陆宇珩。
    陆宇珩转头喝了一口牛奶,坐在陆宇珩身边的陆绯又开始嚎了起来, “哇啊啊……”但在陆宇珩转头看过来的时候又心虚的变成了“哇啊哦,哦,哦……”的声音。
    苏绒坐在对面,看着陆绯那双透着心虚的大眼睛, 忍不住的笑道:“小绯,快点吃早餐了。”
    “麻麻,抱。”陆绯朝着苏绒伸手,陆宇珩往她嘴里塞了一片面包。
    “快点吃完早餐,我们要去幼稚园跟别的小朋友玩了。”苏绒伸手摸了摸陆绯的小脑袋,帮她在面包上涂了一层果酱。
    陆绯噘着小嘴,在陆宇珩的威压下乖巧吃完了早餐。
    “麻麻,抱。”站在别墅门口,陆绯朝着苏绒踮脚。
    “我抱你。”陆宇珩单手把陆绯从地上抱起来,然后拿过苏绒手里的帽子压在她的脑袋上。
    陆绯小时候爱哭,而且只要苏绒抱,苏绒心疼她,每晚都抱着睡,肩膀都抱出了毛病,陆宇珩跟着家庭医生学了推拿,帮苏绒推拿了小半年才堪堪有所好转,所以现在基本都不让苏绒抱陆绯。
    坐上车准备去幼稚园,陆宇珩刚刚把陆绯放到儿童座椅上,就看到别墅门口爬进来一个人。
    “陆哥,陆哥,江湖救急啊!”穿着一身睡衣的杜明副急匆匆钻进车里,朝着陆宇珩喊道:“我半个小时以后有一场比赛,在光华广场。”
    “没空。”陆宇珩伸手拨了拨头发,懒洋洋的插车钥匙。
    “陆哥,我求求你了,要不是我又被那胖婆娘锁门外面身无分文,我也不会来求你了。”杜明副可怜兮兮的搂住陆宇珩的胳膊,一副可怜兮兮的小媳妇模样。
    坐在副驾驶上的苏绒凑过头道:“杜明副,你是不是又做什么坏事让阳阳不开心了?”
    “我的祖宗呀,我哪里敢惹那个小姑奶奶啊。”杜明副使劲的抓着头发,一副崩溃模样,“我的几个粉丝给我寄了礼物,还写了表白信,我都藏好了准备扔了,没想到被那个小姑奶奶给翻出来了。”
    “你藏什么呀,这样不就表示你做贼心虚嘛。”苏绒嚼着嘴里的奶糖道。
    “哎呦……”杜明副抓着脑袋蹲在地上,头发都要被扯秃了。
    “杜杜。”陆绯伸着小胖腿,朝着杜明副招了招手。
    杜明副一眼看到陆绯,突然眼前一亮,一把就将人给抱了起来。
    “哎,杜明副!你干什么呀!”看着那抱起陆绯一路狂奔的杜明副,苏绒急忙下了车去追。
    杜明副一口气跑到隔壁别墅,然后使劲的拍着门道:“祖宗,祖宗,胖居来了,快点,大胖居来了!”
    死死关了一晚上的别墅门猛地一下被打开,谢寄阳一脸笑意盈盈的接过杜明副手里的陆绯,死命的抱着晃,“小绯绯。”
    陆绯扒住谢寄阳的脖子,奶声奶气的道:“阳阳阿姨。”
    “哎。”谢寄阳开心的应了一声,杜明副趁机钻了进去换衣服找车钥匙。
    苏绒气喘吁吁地追过来,“阳,阳……”
    “小绒花,这么早啊。”谢寄阳抱着怀里的陆绯不放手。
    “要送胖居去幼稚园。”陆宇珩从后面慢悠悠的走上来,一把接过谢寄阳手里的陆绯,然后单手把还在旁边喘着气的苏绒给抱在了臂弯上。
    一边挂着一个,陆宇珩脸不红气不喘的回了自己别墅。
    谢寄阳看着人走远,气势汹汹的扭头奔回了别墅,片刻后拿着一把菜刀把哭天喊地的杜明副又给赶了出来。
    可怜杜明副身上套着半条裤子,跌跌撞撞栽进了旁边的草丛里,被扎的嗷嗷叫。
    “活该!”谢寄阳插着自己丰腴的腰肢,扭身就回了别墅。
    虽然去幼稚园只有五分钟的路,但是因为要送苏绒去工作室,所以陆宇珩是开车的。
    头一次去幼稚园,陆绯扒着苏绒的小腿不肯放,白胖胖的脸挤在苏绒的小腿上,几乎被挤成一个白肉饼。
    “小绯,快点进去跟小朋友们一起玩呀。”苏绒摸着陆绯的小脑袋柔声哄道。
    陆绯猫在苏绒的身上,就是不动,像团软绵绵的白米团子。
    陆宇珩双手环胸的靠在旁边,身边站着其他来送孩子的妈妈,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偷看了他多久。
    没办法,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陆宇珩这个人走到哪里都是闪亮的发光点。
    不远处有牵着一个小男孩来上幼稚园的男人。男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身形挺拔的走来,那张脸俊美非常,就像电影明星一样,自带背景布板。
    小男孩穿着幼稚园的小校服,绷着一张脸,似乎有点不开心,但因为长相随了父亲的关系,所以即使臭着一张脸依旧看上去粉粉嫩嫩的尤其精致好看,就像是个精雕细琢出来的瓷娃娃。
    陆绯躲在苏绒身后朝着小男孩的方向偷瞄过去,然后突然一把放开了苏绒的小腿,颠颠的就跟着小男孩进了教室。
    “哎……”苏绒愣愣的看着陆绯那屁颠屁颠的小身影,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抱着怀里的小白兔,陆绯坐到小男孩身边,奶声奶气的搭讪,“我叫陆肥。”陆绯说话还不是太准,常常把陆绯说成陆肥。
    小男孩坐在那里没动,连看都没看一眼陆绯。
    陆绯从书包里面拿出苏绒给她准备好的奶糖递给小男孩。
    小男孩看到奶糖,终于扭头看了一眼陆绯。他的视线落到陆绯那只白胖胖的小手,然后慢吞吞的伸手拿过了那颗奶糖。
    “颗颗,要好好跟小朋友相处啊。”穿着西装的男人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然后转身离开,动作行云流水,丝毫没有一点眷念。
    小男孩闷头吃着手里的奶糖,身边是陆绯叽叽喳喳的声音。
    “哥哥?你是哥哥吗?那我是,是妹妹。”陆绯掰着小手指头,晃悠着小脑袋道:“哥哥,你是不会说话吗?”
    小男孩用门牙咬着奶糖,别过了身子。是颗颗,才不是哥哥呢,他不要当哥哥。
    陆绯凑过去,把小男孩手里的奶糖拿回来塞进自己嘴里,然后一本正经的道:“麻麻说,哥哥要让妹妹的。”
    小男孩盯着陆绯嘴里嚼着的奶糖,突然猛地一下就扑了上去。

章节目录

他的小可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田园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田园泡并收藏他的小可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