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等到齐安的回答,前方一束刺眼的灯光照过来。
    两人抬眼,就看到一辆警车驶来。
    妈的,招来警察了。
    玩大了。
    秦宁坐起身来,动作迅速而敏捷的发动了车子。
    他车技好的不得了,悍马开的像是快要飞起来。
    一路疾驰,终于甩掉警车。
    身上的汗,又添了一层。
    他松了一口气,朝齐安看去。
    恰好对上齐安的视线。
    两人对视几秒,笑了。
    齐安说:“好,我们结婚吧。”
    ☆、第97章 陆许夫妇包子番外篇
    穿戴整齐的陆西洲怀里抱着小女儿, 手里牵着小儿子, 站在洗手间门口翘首以盼。
    等了好一会儿, 不见许南风出来。
    他垂眸看了一眼腕表, 他催促了一声:“陆太太,你再磨蹭这婚礼就别去了。”
    没错,今天,是秦宁和齐安大婚的日子。
    洗手间里传来许南风的声音:“别催别催,快了。”
    “要来不及了,别打扮了, 他的婚礼你打扮那么好看干什么?”
    “这是尊重你懂不懂?”
    “好好好, 你快点。”
    说完这句,陆西洲叹了口气, 你们女人啊,就是这个样子。
    算了,皇上不急太监急, 趁这个时间他还不如给闺女换个尿布。
    想着, 陆西洲回卧室取了尿布,刚刚把旧的取下来,还没待他换新的, 忽然, 一股尿猝不及防的喷了他满头满脸。
    “陆沨!”
    陆西洲脸色铁青的看着自己的小闺女,陆沨吃着手, 一脸谁让你嫌弃我们女人的表情。
    陆西洲深呼吸,压下愠怒, 给陆沨换好了尿布,又回头去处理自己身上的一片狼藉。
    许南风确定自己非常妥当没有一丝不完美之处从洗手间出来,没看到陆西洲。
    她喊了一声:“老公?”
    陆西洲换了衣服从洗手间出来。
    许南风翻白眼:“你不是早收拾好了吗?怎么这么臭美,又去一次。”
    陆西洲脸色非常难看。
    许南风上下打量他,忽然,看到他的头发湿漉漉的,她走过去:“什么情况,你头发不早干了?”
    “你问你的宝贝女儿去。”
    许南风回头,陆沨立刻卖乖的向她张开手臂求抱抱。
    许南风忍不住笑出声来:“当初可是你说要女孩儿的。”
    “……”
    陆西洲嗅了嗅头发上的尿味儿,一脸的生无可恋。
    罢了,自己生的女儿,跪着也要宠下去。
    两人一人领着一个娃,出了门。
    婚礼举办的非常完美,新娘非常漂亮,两人诚挚的送上了祝福。
    两家还顺势定了娃娃亲。
    。……
    四年后。
    许南风陆西洲结婚五周年纪念日。
    为了有一个单独的二人世界,许南风和陆西洲决定把娃送出去。
    好在,这会儿许希和陆淇都在国内,娃就交给他们两家。
    一家带两个难免吃力,这两萝卜头都捣蛋的很。
    陆淇喜欢女孩儿,陆沨跟她走,许希喜欢男孩儿,陆南跟她走。
    两人来家里各自接走了陆沨陆南。
    陆南性格随许南风,呆萌可爱,又乖巧的不得了,叫了许希小姨后,就安安静静的跟在她身后。
    陆沨的性格……也不知道是随了谁,相当一言难尽,闹腾的不得了。
    自从见陆淇来了,就开心的不得了,上窜下跳的,抱着陆淇的大腿一直叫:“嘟嘟,嘟嘟……”
    初开头,陆淇还耐心的纠正她:“跟我学,是姑姑,哥乌——姑,姑姑。”
    陆沨挥舞着小手,开心的不得了:“嘟嘟,嘟嘟!”
    陆淇:“……”算了,你开心就好。
    两个捣蛋鬼不在了,家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许南风问陆西洲:“在家吃还是出去吃?”
    “在家,我来做。”
    “好。”陆西洲这么贤惠她当然没有意见。
    “但需要一起出去买食材。”陆西洲顿了一下:“顺便,买套。”
    许南风红着脸瞪他一眼:“老不正经。”
    “谢谢夸奖,但我要纠正一点,我不老。”
    “都四十的人了,不害臊。”
    “……”很好,这个仇他记下了。
    两人下去买食材,离开超市的时候,许南风小声的揪住陆西洲的衣袖:“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什么?”
    许南风一脸“你好坏”的表情:“买套……”
    “哦,不在这里买。”
    “那去哪里?”
    “去一个神秘的地方。”
    二十分钟后,当许南风站在桔色成人这四个字下面,她终于明白了,陆西洲嘴里的神秘的地方,是什么鬼。
    可是,进这种地方不会感觉很羞耻吗?
    陆西洲的表情告诉她,不会。
    她暗搓搓的跟在他身后进去。
    一排排陈列的情,趣用品,像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许南风捂着脸,简直没眼看。
    陆西洲仿若无人,自顾自的挑挑捡捡,最后也不知买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两人回去。
    陆西洲洗了手,开始动手准备大餐。
    许南风抱着他买来的一堆东西进了卧室。
    入眼,是一件情,趣内衣,护士服,看起来,相当诱,惑。
    此外,还有什么绑带,羽毛……
    许南风看的气血直往上冲。
    这几年,自从有了小陆南和小陆沨,他们两人已经很少会肆无忌惮的进行某些激烈运动,她一直以为,陆西洲这几年变的清心寡欲了。
    可事实证明,他依旧是一个衣冠禽,兽。
    不知过了多久,她在卧室打电话询问两孩子的情况时,楼下传来了陆西洲的声音:“宝宝,饭好了。”
    许南风又说了几句,挂断电话。
    陆西洲做了鹅肝,他的手艺这几年在日复一日的带娃中淬炼的愈发精进,简直炉火纯青。
    在楼上,许南风就闻到了香味。
    走下去,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房间的窗帘都拉上了,陆西洲在长桌上摆了烛火,在配上上好的红酒,非常的浪漫。
    而他如同一个绅士,静候着她。
    两人碰杯,陆西洲将一个精致的礼盒推到她手边:“陆太太,结婚五周年快乐。”
    许南风打开,是印了两人指纹和名字的专属戒指。
    她微笑:“谢谢。”
    感谢结婚五年,他依旧对他宠爱如初。
    感谢这份感情,没有被生活磨灭掉最初的激情。

章节目录

南风知我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琰阙并收藏南风知我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