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苏南回来,她就开始减少跟李垚见面的时间,慢慢疏远他,就算李垚来找她,也被她以各种理由拒绝,或者干脆就去写生,面都不给见,虽然慢刀子磨肉疼,但快刀斩乱麻,她实在下不了拿手。
    “凉凉,你知道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吗?”
    这日,她被李垚堵在美院读书馆门口,一脸阴沉沉地问。
    多久了?
    “也就一个多月!怎么了?这不是快考试了,忙着复习么?”她语调欢快道。
    “那今天有空没?”
    “真是不巧,我跟同学约好了去……”
    话编不下去,因为李垚的脸色已经如盛夏雷阵雨前的天气了,再说下去估计就要下雨了,最后她还是被李垚拉回了家。
    进门,就被李垚抵在门上,“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倏地握紧了她的手,眼眸死死盯着她问。
    “什么怎么回事,”她垂着头,不给他正脸看。
    李垚伸手过来,捧着她的脸颊迫使她面向他时,手掌不意摸到一片濡湿,皱了皱眉,看她别扭着不敢看他,手掌加了些力道,迫使她仰起头来,眼眸在看到她眼睛里打转的泪水时终于起了一丝波动。
    倒是她只觉得狼狈,她没想着哭,只是眼泪有些控制不住,他的皱眉更让她觉得委屈,咬着唇使劲儿想撇开头,一边低低道:“你放开我……”
    李垚似是长叹了口气,捧着她脸颊的手掌沿着她的颈侧滑下,落在她背上,压着将她紧紧搂入了怀中,另一只手也轻扣在了她的后脑勺上,很亲昵地揉着她的头,似是无奈又似是其他。
    “凉凉……”李垚嗓音有些徐缓,隐约无奈,“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段时间总对我这么忽冷忽热若离若即的,我很害怕,你知道吗?我到底哪里让你不痛快了,你说我改好不好,”
    语气里带着几分祈求,她刚硬起来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回抱他,“没事,就是有点累了,”
    “凉凉,你这些日子心事不宁的,到底是怎么了?为程瑾担心吗?她已经在接受治疗了,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没有,我就是气你太忙,不陪我,”
    李垚紧张的表情略微松缓,将她抱起,亲吻她的唇瓣,“是我不好,这段时间冷落我家宝宝了,案子已经结束了,我有时间陪你了,有想去玩的地方吗?”
    “哪也不想去,就想跟你在一起,”
    “想我了?嗯?”李垚手指轻捋着她的长发,低头在她额头上轻印下一个吻,十分的怜爱。
    “嗯,”她又想哭了,在他颈窝处蹭着,“李垚,”
    “怎么了?”
    “没事,就想叫叫你,”
    李垚偏头亲她,“好久没去逛街了,要去吗?”
    “不要出去,不想出去,”
    “那你想干嘛?”
    “想一直你想做的事,”一把将李垚抱住,“我们做吧,”
    “凉凉,我是男人,正常的男人,你知道这样撩我的后果么?”李垚捧着她脸问。
    “知道,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一下子就哭了,“你到底要不要我!要不要,”
    主动献身,她也会觉得很羞耻好吗?
    “要,”李垚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吼,亲吻已由原先的温柔转为了火热。
    泪水顺着脸颊滑了下来,滑进两人亲吻的唇间,咸咸的,李垚突然清醒了,看到了她眼中的泪,怔住了,轻轻地放开她,叫了声,“凉凉,我还可以继续等的,等你完全做好准备,不怕好不好,”
    她却不干了,反抱紧他,“李垚,我想要,想给你,你要了我吧!”
    不管以后我们的未来是怎样的,我现在想做你的女人,至少你现在是属于我的,就算变成曾经,你也曾属于我。
    李垚沉默片刻后,拥她入怀,“你想清楚了,保证以后不后悔,”
    “不后悔!”
    吻,重新又罩了上来,要比刚才温柔一些,手像是被施了魔法,或轻或重或快或慢地划过,放纵,其实就在一念之间,只是这种放纵,最后会不会变成深情,就不知道了。
    但心却在放纵后堕落的更深了。
    “宝宝,宝宝……”
    李垚,是李垚的声音,夏凉努力地想睁开眼睛,然而身体太虚,以至于明明睡了很久,却还是有些睡不醒的感觉。
    人进入了一个努力想醒来,却醒不来的状态。
    感觉被人抱在怀里,怀抱是那么的熟悉,让她贪恋。
    “凉凉,”
    努力睁开眼睛,看到的又是她哥那张大脸盘子,“又做噩梦了?”她哥问。
    夏凉仔细回味一下,“不全是噩梦,也有美梦,”
    美是真美,噩也是真噩!
    她躺在床上问,“哥,我好像听到李垚的声音了,”
    不仅他的声音,还有他的味道,那种被他抱在怀中的感觉是那么真切,如果是在做梦,那也太真实了。
    所以她纠结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他是不是来过,”
    夏时愣了愣,认真地看了她一会,才道,“他刚确实在这,你要见见他吗?”
    夏凉:……
    这要怎么说,见还是不见呢?
    “他怎么在这,”表情有些忸怩。
    夏时眼眸一闪,“你出车祸,是他第一时间发现,并且送到医院来的,”
    也多亏这个痴汉尾随,不然再晚来一会,阎王多半就醒了。
    “哦,”
    “要见见他吗?”
    “他还在?”
    “嗯,就在外面,要见吗?要的话,我让他进来,”
    夏凉摸摸自己的脸,“我睡多久了?”
    就这么躺在床上,没有梳洗,该多难看啊!
    “我这样是不是很难看,”
    “不难看,我妹妹什么时候都好看,”
    话是这么说,夏凉还是要她哥给她打水洗脸,这才让李垚进来。
    门打开,李垚走了进来,走到她床边坐下,轻声问,“头还疼吗?”
    “嗯,”夏凉歪头看李垚,跟她记忆里的小鲜肉差好多,虽然没有胡子拉碴,但状态没比她哥好多少,唔……要瘦一些、黑一些,五官更立体一些。这样的李垚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她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摸李垚胡子拉碴的脸,想起什么又缩了回来,却被李垚一把抓住,红着眼道,“想摸就摸,”
    “哦,”夏凉有些不好意思,但又舍不得收回手。
    李垚抓着她的手却特别用力,“我这样是不是特别难看,”夏凉问。
    “不难看,你什么时候都是最好看的,”
    作者有话要说:  手机和电脑没有同步,昨晚看电视时用手机写的,一边看电视一边写文的后果是,自然没写完,早上起来用电脑继续改时,顺手就点了修改章节,昨天用手机写的就白搭了,只能重新修改……关
    本书由 旋-律 整理 请手机用户输入m.haitangshuwu().com直接访问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章节目录

重返十五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香朵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朵儿并收藏重返十五岁最新章节